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關於口不擇言充滿憤怒的日記,我正在思考是不是需要刪掉。

那是在失去理智底下極度憤怒的言詞(雖然我的腦袋還能夠有一種特別的邏輯在運作思考...)。
是說,當憤怒退去時,就會無法理解言詞之間挾帶的情感是如何。
如此去咒罵一些有緣同班四年的同學,心理上還是有愧咎....

這或許也是我寧願拒絕溝通,也不願意縮小隔閡的原因。
應該大部分的人眼裡看過是也是人的對象,就是靠自己最近最常接觸的那些吧...

不過可以從講解道理到說這些XO到不行的鬼話,不攤牌恐怕是我自己會被自己氣死?
不是能夠接受他們的解釋、不是可以因為道歉就一切釋懷,就算我的臉正在微笑,但我也不願意下學期再度與他們合作。
為什麼不要計較?
只是因為我已經累了,生氣到累。
2005.12.12 / 其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88-f0c11b7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