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F
新聞上偶而會報導,由於情感方面問題而自殺身亡的人的消息。
對你來說那只是平均一個月都會聽見2、3則,不到20秒的事件報導。



『欸欸、你知道XX走了這件事嗎?』

某天,你的朋友不經意對你說起這件事。
雖然你的朋友不是故意的,但你還是知道了XX死於自殺。
雖說你並沒有刻意想要記得,但你卻清楚的知道,XX的死期與他和你發生不愉快的那段時間重疊了。

儘管當時的你認為自己不以為意,但是XX說的那句『我死了的話都是你害的』,語尾因為氣憤而上揚的特殊口音,至今仍然在你的腦袋裡迴盪。

你用自若的態度掛掉了顯得侷促不安的朋友電話。
當天晚上媽媽端上餐桌的晚飯你吃得精光,席間你使用像是談論天氣一樣的語氣對著家人提起XX自殺的消息。
雖然這讓大家一陣尷尬,但你卻補充了一句『我又不在意』使全部的人無話可說。

你按照平常的習慣花15分鐘洗完澡,在睡前看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書,然後一夜無夢到天明。
你醒來時腦中第一個竄入的意識是:XX死了。

你將它丟開。
因為當時的你的確巴不得他還是早點死了算,而今他的存在與否無關你痛癢。
在你吃完早餐的吐司夾蛋前,這些念頭已經離你而去。
到了學校,你就像平常一樣的和同學聊。
不知道起因為何,你對要好的同學提到這件事情。你鉅細靡遺的說出了兩人之間為什麼會爭吵、隔閡逐漸的拉大,最終.....

最終....

『我們絕交了。』
你說。

然後你自然的隱瞞了XX真的去死這件事情,你認為到處宣揚他人的死是會遭天譴的。
這像是一種耀,某個人的生命為你而消逝,雖然你根本不希罕。

一整天下來,基於連自己都難以理解的情緒,你逢人就想提起這件事情,雖然到了最後你都用上述同樣的理由將結局改寫。
大概是因為曾經如此接近自己的人,居然也像是新聞上面常會出現的報導一樣自殺死亡,因此你感受到精神上的亢奮(這就像是王建民的鄰居會到處向人家耀自己的好厝邊是旅美棒球英雄一樣)。



to be continued....








我必須說,這是這學期的怨念。
討厭芭樂(雖然自己構想的第一個劇本也很芭樂)

有時後頗自不量力的想從乾癟的人生經驗裡去挖掘一些靈感,很不成熟,卻是青春才有的多愁善感(好屁XD)
這是這一次突然從腦中冒出的構想,若是有機會,或許可以編輯成劇本。
雖然我還不知道,具體的故事;雖然我還不知道10~15分鐘該如何去醞釀這樣的氣氛。
雖然這個idea的意義何在尚未釐清;結局是怎樣的完全沒有頭緒。
雖然我連應該用怎樣的動作、事件、台詞去表現都不知道。

到最後可能是胎死腹中,被我當成文字的玩弄而不是影像。
可能會被否決得一蹋糊塗,因為這是個不夠具體不夠有趣的想法。

不過還是想要做做看。
關於另外一個惡性循環的故事,要是我還有心力去將一些破站或是缺陷稍作修補,或許會放上來也說不一定。
編劇不是人人都有才能都當得了,只是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想要寫看看而已。
2005.12.12 / 編劇情結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87-a5ff6c2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