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來想要轟轟烈烈的再來一篇抱怨文(反正已經夠多了,不差這一篇)
在跟他組電視劇組的朋友們抱怨過之後,似乎稍微能夠將怒氣平息,也決定抱怨是要有條有理的。不然不但沒道理,自己看得很也心虛。

首先關於這次提出修改劇本的提議。

或許對於導演來說,只是我又一次逃避老師提出問題的手段。
不過導演或許並不知道,對於劇本的意見並不是這一次才開始的,窮途末路可能是促使我提出解決方案的最終原因。
但是導演跟編劇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一些劇本裡無關痛癢的東西,兩個禮拜過去,老師提出來的問題,請問解決了嗎?

作為美助,我的確有為美術部分減輕負擔的私心,但這不過是一小部份而已。既然是整個劇組,那麼勘景的時候絕對不只是美術必須負責的吧?那麼為什麼在提出場地建議時卻都沒有人發表意見呢?
知道嗎?學生拍片的難題原本就是資源有限,除了商量跟商量之外,也只有借用這樣一個手段了。但是我們借不到合用的場地,那為什麼不能修改劇本來配合?為什麼要被說成是迴避問題呢?
對不起,我負擔不了最後無法借到拍攝場地這樣後果的壓力,所以我決定從美術助理抽離出來。

畢竟為了美術助理,到現在我都沒有碰過燈光應該做的本分,被老師罵的時候,我也沒有反駁的理由。


再來,十個人的劇組都可以搞四人小團體(現在可能是五個人?),明顯到連他組的局外人都看得出來。
就算在會議上提出>「我不希望有人搞小團體」又如何呢?是誰在中間劃開了界線,是很明顯的吧。
到底是誰在玩小團體的把戲,是誰利用多數人的優勢來欺壓組員,是誰任意的定立規定又擅自曲解。

無法否認,被否定劇本的我在第二天的會議上很不合作,但是和我一起脫隊的組員,也在往後的每次會議都很合作。我們提出意見,不竊竊私語,不私底下做出任何決策。我們尊重每一位組員的意見跟立場。

但是你們呢?導演、美術、剪接、攝影四位,你們用什麼樣的態度去對你們看不順眼的人?

編劇可能遲到很久,她就是被動。這些都會讓人感到不滿意沒錯。
不過可以無視於另外一位組員每一次每一次找藉口缺席,你們有什麼資格用大小眼看人家?是在針對人還是針對事情做出指責,憑良心說,當劇本的主導權不在你們手上時,你們表現出了相當的積極態度來配合了嗎。
嚴以待人以律己,原來是這樣子?


最後就是那位一而再再而三缺席,還有臉指摘別人過錯的人。
我第一次看到什麼叫做不做不錯跟狗仗人勢這兩句話的體現,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雖然不是我親耳聽見,但是類似「明天要找什麼藉口不來呢?」這樣的話都說得出口,我真不願意讓這種人跟我一起修過電視製作課。
2005.11.23 / 日記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77-1e1bb50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