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其實算是事件落幕了,不過各班代之間似乎還沒正式協商<--怒火消退就懶得追了,對不起我是爛(懶)人。

先前為了不要讓自己被火氣沖到,乾脆直接問了大四的直系(前副會長)前因後果。
老實說,關於大四不需要繳交系費的問題,以及目前經費不足的問題,這些答案都還是沒有。
不過知道的是所謂系費就是一屆吞一屆,正好我們這屆比較衰,被上面吞了又不能吞下面。至於下定決心拿我們拿開刀的前會長,我也只能說真的就是我們倒楣....既然他都抱著被人罵死也要阻斷一屆吞一屆的惡習,那就算蓋他布袋大概也沒用了。
只是我們被吞的錢也是一個回不來...(遠目)

我得到的答案一點都不合理,而整個二年級是受害者的事實沒有變。
只是知道了大三大四也不算加害者,讓我覺得我可以用比較平靜的心態去面對他們。


大概就是這樣吧.......當我怒假的。

虎頭蛇尾。

最後,雖然前會長偉大的承擔起補漏洞的責任,不過他處理得實在是很糟,所以我也不想幫他講話= =
2005.11.01 / 日記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61-b70f87a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