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啊、貼這個有點像廣告文,又好像有點政治傾向。
但沒有辦法,我多少算是從事相關行業的,
我的老闆就是台大城鄉所出來的人,這封信也是他轉寄給我,
雖然這個話題充滿討論的空間,有太多其他力量介入,
雖然說這些可能會被貼標籤(我向來算是避免在自己的地盤發表這類政治敏感的話題),
但看到小小的室內裝修乃至政府外包的大工程,
只要是相對高價就會被拿出來鞭,心裡真的有很多感嘆,
我知道不瞭解細節所以只能就自己知道的部分(比方說金錢價值)來比較,
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
所以我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看到的人了解。

舉個例子,前陣子新聞上報導關於市府發包的人行道鍊鎖磚工程,
被議員提出報價過高,市價10元多一點的磚頭,市府每平方公尺報價平均下來卻是40幾元,
基本上用這種方法提出質疑方式,看了就有問題,
議員拿出一份「材料的單價」,來跟一項工程的「每平方面積施工費用」作比較,
我很想問,這份報價,含料有沒有含工?有沒有包括後續維修的成本?
做政府的工程需要多久的文件往來,票期拉這麼長成本誰來擔?
這樣的報價到底哪裡坑人?

另外,既然很坑人的話,議員們當初審預算的時候怎麼就不一條一條抓出來問呢?
或許議員不懂,或許他們懂,但是騙大家不懂所以拿出來唬爛,
不管怎麼樣,我想說的是,
沒錯!工程通常不透明,也總給人很容易汙錢的印象,
不管是建築業還是室內裝修都有非常多的暗,
因此當出現的是有理想的規畫時,
我也很希望它不要被媒體的斷章取義和政治人物的角力給汙衊。

前言很囉唆,那麼正文就讓我貼在下面吧。


城鄉所對花博新生三館空間設計理念的內部討論

Part I. 林教授給台大城鄉所師生的信

各位城鄉所的老師與同學:

最近一段時間,幾乎每天晚上的「大話新聞」與「頭家開講」,以及每天的報紙都在批判新生高架橋與花博的單價比市價偏高。主要項目包括:竹編休息站、九層塔、骨灰甕、紙座椅等等,好像市政府的一群貪官污吏結合了奸商的建築師與營造廠,共同演出一齣工程弊案。

每天看這些報導,內心都會非常難過,忍不住要替辛苦工作的同仁說句公道話,尤其是用心設計新生三館的張清華建築師,因為上面所謂的單價偏高項目都是張建築師的工程項目。

張清華建築師曾經在我們城鄉所擔任過夏鑄九老師的研究助理,目前是建築領域國際知名的建築師,北投圖書館就是她的代表作之一。很多國外貴賓來台北參訪,我們都會安排去看北投圖書館,展現台灣的驕傲。就像城鄉所所有的師生一樣,張建築師和我們都是參與式設計的忠實支持者,她在為花博設計新生三館的時候,除了建築之外,更是用心的導入參與式設計。
以被罵得很慘的竹編休息站為例,張建築師的原始用意是要將台灣本土的「竹」元素帶入花博,以竹編方式不但可以落實建築,也可以展現台灣傳統的竹工藝。而為了讓竹工藝可以代代相傳,擴大建築系同學參與花博的準備過程,乃要求本工項的施作不是買現成的竹編工藝品,而是由南投的竹編老師手工製作,並且在製作過程邀請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蔡淑瑩教授帶領學生參與。
另外,由於新生公園地質鬆軟,為了確保休息站能在六百公斤重量下不 會傾斜,工法又要避免混泥土,於是必須打鋼樁,花博結束鋼樁可以拔出再利用,土地可以縫合。做成五公尺直徑的底座再鋪上木板,再加上竹編。花博期間如果被風吹壞,或是被惡意破壞,承商必須補上新的竹編。這樣的工項及製作保固要求共計三十四萬元的預算,可以罵人家是心建築師嗎?竹編師傅提供機會給學生參與學習,不收學費還請他們吃便當,這算過份嗎?
此外,新生公園原本是當地居民很重要的社區公園,為了花博,只好犧牲地方居民的日常運動方便性。建築師為了彌補對社區居民的影響,同時要營造社區居民的共同參與,乃在花博展區的外圍,沿著民族東路的圍牆設計一個「開心農場」,裡面種的就是民眾日常生活常用的菜園作物,有花也有果實,希望有居民參與維護九層塔就是其中的一項。所要求的 九層塔必須是灌木型的九層塔,具備一定的高度與形狀,而且六個月的花博期間必須保活,種在路邊如果被偷拔走了,廠商也要負責補植。這樣的九層塔一棵一百二十元,你還會覺得很貴嗎?

張建築師結合建築、本土工藝與參與式設計的工程項目,被拿來與菜市場的材料價格相提並論,這樣子公平嗎?建築與參與式設計的目的不是為了追求更便宜的工程單價,而是為了落實永續環境與以人為本的空間營造理念。如果我們不支持張建築師的理念,以後有哪一個公共工程願意支持用心推動建築與參與式的設計?有理念的官員挨罵事小,參與式設計的空間營造方式受到污衊與阻礙,事情就大條了。如果你認識張清華建築師,建議你現在就e-mail給她,表示你的支持。
http://www.bioarch.com.tw/



Part II. 台大城鄉所創所資深教授 王鴻楷教授的回信

謝謝林教授提供這些細節。

張清華建築師是我所前身土木所都計室時期的研究助理,我對她還有印象。她是個有理想而且默默認真做事的人。這樣的“建築師”應該受到大家的支持與鼓勵!
鴻楷。



Part III. 台大城鄉所現任所長 夏鑄九教授的回信

是的,張清華是我從前的助理,也是我最好的幾位助理之一,成大建築系畢業之後,去U.Penn讀書之前,一直在台大工作,那時我們是土研所都計室。

張清華的作風一向老實認真,到現在我還很懷念她。在最近還見過到她,幾乎二十幾年不變。

她是台灣的負責任的建築師,要求品螂銵A不可能貪污。像張清華這樣的建築師,支持都來不及了,豈能政治污衊?搞政治,也要有點基本原則吧?不能到了選舉,一切就變樣了。

難怪台灣的公共建築,幾乎就是品質低劣的同義詞。

我願意無條件支持張清華建築師,淑貴可以把這封信轉寄給同學、校友、以及所外的相關友好系所與同行。

夏鑄九(人在日本淡路島開會)



Part IV. 張清華建築師的回信

從新生高架橋一路燒到花博新生三館

因沒電視看以為天下太平

本來不以為意可是後來大家告訴我怎麼越來越奇怪

感覺好像不把這些細部的專業工作一樣一樣說清楚已經不行了.是這樣嗎?

新生三館的各項單價分析一共大約有2萬項之多

這些單價疑似偏高的項目(以媒體及議員每天斷章取義的價格來比較)

這些質疑一向在台灣的公共工程每天都在發生我們常常都要面對審計室及各種查核已司空見慣

但因工程是以總價決標,大家都瞭解討論個別單價真的很奇怪,這些問題公共工程委員會及審計部都知道

何以他們都不發言

怎麼碰到選舉所有的事都不對了,而被說成弊案更是莫名奇妙

花博一共有14館及大大小小的工程項目這些要怎麼去一一澄清

這種星星之火(這些項目真的很小)燎原下去真的要留意

因民眾不了解工程實情會信以為真

我一直覺得我們辦博覽會不用再去蓋一堆偉大的工程做秀

記得以前在初步設計時提出各種市民參與的工作方式可惜被以時間來不及而刪除

於是我們就自己在能力可以控制的範圍內請營造單位邀請學生及一些市民來參與創作

原來沒做就沒事了

媒體和議員應無法理解這些吧.

若您覺得週二記者會還是有必要一一去澄清.我就想辦法去移營建署的演講

但我要一次說清楚.而且必須把專業的內容用一般民眾聽得懂的話說.

若不開記者會

就利用報紙版面就設計內容不斷的Q&A

重點是讓大家暸解實情因人民的錢他們應該要知道為何如此發

以及為何做這些事

不是只來看熱鬧
2010.09.21 / 日記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88-abcd5ff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