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欸、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總之情人節就稍微over一點(毆

配對是…花田花一定要的(拖走)
另外阿三水泉水、如果有地雷請慎入。








  懷裡揣著福利社爭奪來的炒麵麵包,田島一跨進教室門就聽見泉大叫的聲音:
  「為什麼是你要給那傢伙巧克力?!你是投手他是捕手,誰才是誰的女房?…什麼?不可以搖頭?應該你去要巧克力,他不給以後你在投手板上就搖頭給他看才對吧!!」
  「什麼什麼?你們在說什麼?」
  屁股還沒沾到座位上田島就迫不急待剝開麵包的包裝,大口咬下還帶著微溫的炒麵餡料。
  「啊…田島君…」三橋一臉得救了似地轉過頭和田島打招呼。
  「在說巧克力啊,明天不是情人節嗎?」
  「好像有這麼回事,會放假嗎?」嘴邊帶著醬汁的模樣讓泉忍不住搖頭:「情人節怎麼可能會放假。」

  「那你剛剛在吼什麼?」
  「還會有什麼?阿部那傢伙居然要三橋送他巧克力,國中的時候他敢跟臻名要巧克力嗎?」
  「也是噢。」
  「可、可是臻名君很害…」
  「你也很害啦!」三橋的辯解被泉非常有氣勢的打斷。
  「那你呢?」吞下最後一口麵包,田島還有些意猶未盡。
  「啊?」
  「不送水谷巧克力嗎?」
  「沒有啊、怎麼可能,是他該送我吧?我都說了就算不是手做的也不准買便利商店賣的那種來充數。」
  「真好~」「泉君、真害。」九組兄弟口徑一致的發出讚嘆。
  「什麼啦、那是因為那傢伙的手藝不能期待啊!不然的話情人節當然還是手製巧克力最高!」泉一臉理所當然。



  田島一直覺得他們隊上主將的驚呼聲非常有趣,另一方面也是那個人動不動就一臉驚訝的樣子,這點也挺好玩。
  像現在這樣。
  「吶吶、花井,我要巧克力。」
  「蛤?」
  「要手製的喔。」
  「等…什麼巧克力、手製的?」
  由於田島態度太過理所當然的關係,花井甚至在腦袋裡閃過『怎麼辦我根本不會做手工巧克力啊』的念頭。

  「明天不是情人節嗎~?」
  「情人節…等一下等一下,為什麼情人節我要送你巧克力?」
  太有邏輯和太沒邏輯,就是要有邏輯的那個人去配合沒有邏輯的,花了三十秒花井才讓自己的想法跟田島同步。
  「因為三橋要送阿部,水谷要送泉,你也要送我這樣比較公平吧?」
  「……」這是什麼方法推定出來的公平!?
  一旦超越花井的理解範圍,他就決定不予理會。

  「…不要。」
  「耶?!為什麼?」
  「我跟你又沒在交往。」
  「咦?是這樣嗎?那花井請跟我交往。」
  「誰理你啊!!!!」饒是沉穩如花井也忍不住拍桌而起。
  「我要巧克力嘛!!手工的!!」
  田島一臉委屈的嚷嚷抗議。
  「我給你那誰給我啊!」
  其實這根本不是重點,花井也不覺得會有任何女生送自己巧克力。

  「花井不給我、我就──我就球會打不出去!」
  田島突然想到早上泉說的話,念頭一轉他口出威脅。
  「那很好啊,這樣我就會變成第四棒了。」花井睨了當家四棒一眼,難得露出可惡的笑容。
  「好過分!」
  「喂!是誰先──」
  「你就給他嘛。」
  似乎是達到要巧克力的目的,心情格外良好的副隊長在旁邊幫腔。
  「對嘛對嘛、反正我也要花錢買巧克力送泉…」
  另一位七組成員則是抱著能拖一個人下水是一個的心情附和。
  「你們!」
  「而且篠岡今天也要去買巧克力啊、你就跟她一起去不是剛好?」
  「咦?經理要買巧克力?她要做給誰?」水谷抬起擱在桌上的頭,一臉八卦的問。
  「不知道,沒問她,我也是午休時間聽到她問小惠巧克力跟香草豆要去哪裡買才曉得這件事。」

  「真好~~感覺好像會做出很好吃的巧克力。」
  「反正要吃巧克力自己去買,要上課了你快回去。」趁著話題焦點轉移到篠岡,花井揮手趕人。
  「不要~!泉說手工巧克力最高耶!」
  「那干我屁事!!!」
  「你就答應他嘛,就當作隊長照顧一下隊員怎樣?」阿部開始有點不耐煩,實在也不想聽兩個人無謂的爭吵一整節下課。
  「花井~~~~~~」田島奮力一搏。

  技術性擊倒。
  「唉、吼!好啦!你趕快回去!」
  「耶~!明天要給我喔~」
  「滾回去啦!」



  「花井君也…咦?可以啊、沒關係,只是為什麼…?」點頭歸點頭,篠岡一臉訝異。
  「…我要負起隊長的責任。」粗框眼鏡下的面孔一臉凝重。
  「啊?」


  一手壓著巧克力磚,另一手拿菜刀,花井板著臉的五官始終沒有紓緩。
  一腳踩店門內的時候,身高鶴立雞群性別又是男的花井頓時成為眾人焦點,渾身不自在的挑選巧克力和模具的隊長,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隊內經理採購了驚人份量的巧克力。

  真的是丟臉丟到家…
  忿忿的將巧克力切成方正的丁塊,放入浸泡在熱水裡的瓷鍋。雖然內心抱怨不已,回程的路上花井還是相當用心的向篠岡討教了許多問題。
  「水要…40°C…咦?不是、45°C。」
  趁著媽媽還沒回來,花井一回到家書包一甩馬上抓著材料跑進廚房。
  反正就把巧克力融一融倒進模子裡然後再放到硬而已反正也不用再做花樣不需要用太多時間……

  「然後、攪拌……」

  「我回來了~!」「回來了!」
  花井家雙胞胎活躍的雙聲道從玄關處傳來。
  在花井還來不及將砧板鍋子毀屍滅跡…不是、藏匿之前,雙胞胎已經循著融化巧克力的香味跑進廚房。
  『哦~~哥哥在幹嘛~』
  「……」做壞事…嗯、做丟臉的事情被逮個正著的花井假裝沒聽見遙和飛鳥的質問,在內心慶幸自己還好沒有連圍裙都穿上…。
  「是巧克力~」「巧克力!」
  兩姐妹一人一邊湊到花井身邊探頭探腦。
  『哥哥要做巧克力給誰?』
  「關妳們什麼事?」
  很想當場拋下鍋子逃離現場、可是如果擺著融過頭,再凝固就會不好吃…不對,不好吃也不關自己的事情啊!
  在腦內掙扎的花井最後還是輸給與生俱來的嚴謹性格,乖乖站在流理台前攪拌融化的巧克力。

  「不告訴我們的話,」
  「就要跟媽媽說,」
  「哥哥有喜歡的對象。」

  「沒有這種東西!」
  大聲反駁遙和飛鳥的猜測,花井把巧克力鍋移到較涼的水中降溫,這次要低到27°C…為什麼我要在這裡做巧克力?
  『那要送給誰?』
  「送給我們球隊的四棒啦。」趁著降溫的同時,花井揮手將包圍自己的小姊妹趕離,拿出一小包的碎果仁。
  『咦~~~~~~~』
  「哥哥是同性戀。」
  「哥哥喜歡男生嗎?」
  「沒有!妳們兩個不要亂講。」

  「那為什麼,」
  「要送給四棒?」
  「四棒是女生嗎?」
  「怎麼可能。」
  在變冷的溫水裡注入開水,花井再次將表面凝結的巧克力放回熱水中,倒入碎果仁攪拌,並且在飛鳥無理的猜測下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女田島的模樣。
  因為太過有趣的關係,西浦主將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是哥哥看起來很愉快。」
  「笑得好噁心,」
  「一定是喜歡四棒。」
  雙聲道與一搭一唱向來是雙胞胎的拿手絕活。

  「吼!不是。等一下,妳們等我把巧克力倒出來再說。」
  越做越上手的花井按捺下反駁的欲望,把小巧的鑄模一個個排列在檯子上,端起熱騰騰的瓷鍋,小心翼翼將巧克力溶液注入模內。
  「哥哥好賢慧…」
  「…是好妻子哦~」
  「……」可惡…不,算了,既然都已經放低音量,就假裝沒聽見吧。

  「好啦、我做完要出去了,妳們也不要待在這邊。」
  把鍋碗瓢盆全部洗乾淨,待冷卻的巧克力放在流理台上,花井一手一人將兩姊妹推出廚房。
  「哥哥還沒說為什麼要送巧克力給四棒,」
  「哥哥也沒說為什麼喜歡四棒~」
  兩人邊往客廳走邊回頭。
  「那是他叫我送我才…而且根本就沒喜歡好不好。」
  「為什麼他叫你送你就送?」
  「哥哥太聽話了吧?」
  「…妳們到底想得到什麼答案……」

  『哥哥就承認你喜歡他嘛~』
  「…才不要…不是,我是說、才沒有。」



  「早安!!嗯?這什麼?」
  一大早就蹦蹦跳跳跑進教室的田島,還沒放下書包就發現桌面上一個精巧到很顯眼的包裝。
  「不知道。」
  泉好像快速的將什麼給塞進抽屜,然後才轉過頭來回答田島的問題。
  「三橋呢?」田島邊顛來倒去研究手上的包裝,邊發現左前方的座位上只有書包沒有人。
  「去七班了吧?」
  「你剛剛藏什麼?」
  「要你管。」
  「噢…咦咦?Happy…happy…vare…」拿著繫在包裝上的字卡,田島半天念不出來。
  「Happy Valentine's Day.」
  「啊、花井耶。」
  「情人節快樂…他還真的送啦?」

  「對啊,哇!好香。」
  「真好~會做吃的就是…」
  「你要吃嗎?」扔了一顆巧克力到嘴裡,田島把包裝遞到泉面前。
  「…太大方了吧,你不是就要他做給你吃?我吃應該會肚子痛。」
  …搞不好不會,畢竟是花井不是阿部。
  「耶~才沒有,只是想要讓花井送我巧克力嘛,你不是說手工的最高嗎?」

  舔去嘴角的巧克力漬,田島一臉高興的說。












And.
=========







  然後。


  「大家~來一下。」
  下午的部活結束後,百枝拍手將大家召集到休息區。

  「還有什麼事啊?」
  「好累噢~」
  「唉…今天都已經…」
  休息區此起彼落的抱怨聲在球隊經理將包包裡一盒一盒的精緻包裝掏出、堆放到椅子上之後,逐漸平息下來。

  「這個是…?」沉默遲疑了老半天,還是主將率先發言。
  「就是昨天去買的巧克力啊~」西浦棒球隊的女神-篠岡千代,此時露出一個眾人無法直視的燦爛笑容:「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篠岡…」
  「經理~」
  明明知道同時發送給十個人的巧克力絕對是定義在『義理』的範圍內,眾人一一接過手中用粉紅緞帶包裝成的紙盒時,還是忍不住眼眶濕潤。

  「志賀老師跟百枝教練也有喔~」
  「咦?」「欸。」
  『…謝謝。』
  嗯…心情、有點複雜……










End.
=========

對不起、急就章的情人節賀文。
我果然還是非常喜歡看到花井站廚房的樣子,太可愛了!
這是篇私心花田花,還有一點點的阿三和水泉水。
然後最後的千代all是彌補所有沒能出場的隊員們,
希望大家能夠被溫柔經理的巧克力給治癒!

情人節很冷,祝福大家的內心都是溫暖的XD

Happy Valentine's Day!
2008.02.14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54-4221574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