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叫感言應該比較符合的感覺…
寫這篇的時候眼睛都快閉起來了,所以怎樣都好。
正文沒有,只是後記也把本篇的劇情講得差不多了,應該(?)

因為洗澡的時候容易想東想西,所以就把想到的通通寫下來這樣……
如標題,這篇講的就是花井的頭髮…(打爛
這句話是真的,只不過重點不在於頭髮,頭髮是靈感的起頭。因為我想描述花井長出頭髮的模樣,照著漫畫的設定,就是灰髮(跟眉毛同色),可是太超現實,沒有辦法。
這時候腦袋裡自然冒出花井或許有少年白吧?如此想法。

煩惱三千源自李白〈秋浦歌〉,是大二電視劇製作時候想的劇本標題之一。

我想寫的是花井的少年白,花井的煩惱,他的煩惱來自於田島。
這篇是我對於花井喜歡田島這件事的怨念。對我來說,他喜歡田島最大的矛盾,不是田島不喜歡他,而是他既喜歡田島,又擁有那份與喜歡同等強烈對田島的競爭心。
花井絕對贏不了田島,這個是原作的設定,無論怎樣粉飾都依舊顯而易見。

現在的花井本身沒有這種自覺,他總有一天會發現。
我想要寫出發現這件事的花井,因為焦點在這上面,所以這次的花井和過去看起來不太同調。
其實花井一樣,他一樣的笨拙,一樣的溫柔,一樣想很多。可是這邊沒機會表現出來,反而顯得他充滿心機,氣量狹小。
不論哪一個都是同一個花井,只是再溫柔的人也不會全為別人想,何況我一直覺得他的企圖心是可能勝過於情感的。
這樣一個花井,在發現田島成為自己的陰影之後,還會想要跟他在一起嗎?

所以我給了他一個喜歡花井的田島,讓花井自己選擇他要跟田島在一起或者是不在一起。

至於田島…寫了這麼多篇花田花我還是不懂他。
翻翻剛迷上大振(講得好像很久一樣)時候寫的花田花,差不多都是花→田模式,對我來說花田花的基礎就是花→田。
所以沒辦法滾床單,沒辦法有交往行為出現,後面這些現在進行式花田花都是妄想暴走…(請不要自己承認)
不管怎麼樣,我可以形容一百種花井對田島的喜歡,可是沒辦法用任何一個具體的單字或是形容詞去描述田島怎麼樣喜歡花井。
我覺得花井很可憐,非常同情他,到最後變得很喜歡他,從此之後筆下每一篇田島都沒有條件的喜歡花井,不需要理由。這次的田島當然也是一樣的,沒什麼特別。

可是我都給了花井一個這麼喜歡他的田島,花井卻還是不幸福…
或許我只是想要反彈非田島不可的花井吧?想證明什麼不管有沒有田島,花井都是花井這種論調、隨便啦。
其他還有這篇的配對,是田花,不是花田也不是花田花。
至於哪裡田花?當然就是R指定的部份啦,雖然寫到最後我還是很孬種的把大半過程都給鬼隱了。
原來在我心目中,花井還是很難做受,儘管我已經被九月うーさん的田花同人洗得這麼嚴重。有這樣的認知還是挺讓人安心的。

話說回來,最近不是在寫花阿田三,不然就花千代,友C(?)說的沒錯…花田花離我越來越遠了……
好不容易擠出一篇結果還不能算是HE,這應該解釋成『等到怨念清除乾淨了才可以妄想暴走』嗎?
……本來明明本篇打完就要睡了,洗過澡卻又跑來敲後記。orz
2008.02.11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52-409c077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