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沒想到寫出來會變甜文囧>

都快要變成千代花了
主將就是跟誰在一起都少女。

會寫這篇只是因為我的花田圖又卡了(抱頭)



  「就是,我想問…篠岡為什麼會答應和我交往呢?」
  「咦?」
  兩人走在路上,花井就那樣牽著篠岡的手,小心翼翼且低調的意味。相貼的手掌帶了一點點厚繭,是國中時打壘球、高中時當經理做了許多體力活,逐漸累積下來的。
  一直到覺得篠岡也是真的喜歡自己時,他才終於敢把這句話問出口。

  「為什麼你要這樣問?」
  她既沒有把被握住的手抽走,也很久不再用『花井君』來稱呼花井,這些花井並沒有明確的意識到,但篠岡的反應卻讓他打從心底安心。
  「因為…感覺那時候就是會被拒絕啊…」他苦笑的說,每每想到自己笨拙的告白都會莫名的困窘卻又高興,「感覺妳那時候沒有特別、就是喜歡…我……」
  為了說出這兩個字,花井彆扭的想咬舌頭。



  『為什麼沒有喜歡的對象?是全部的人都不夠帥嗎?』學姐半打趣半八卦的口吻追問。
  『不是啦~』篠岡擺擺手,『因為我根本就跟大家都不熟啊。』
  她說。
  對啊、有時候覺得自己跟男生們格格不入,因為自己沒有那樣的相處經驗。雖然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可是在投注許多時間和精神進入社團時,說不希望可以被完全當成一份子是不可能的。
  然而平時她甚至連跟同班的阿部他們都說不上幾句話。



  被推舉做活動委員的那段期間,或許花井是有意的也可能沒有特別想什麼,但是透過和花井的相處,篠岡可以從聊天的內容稍微知道更多男生們的想法,喜歡的東西,正在著迷的事情。
  放學後等待花井部活結束的時間,篠岡多了很多和其他人接觸的機會,原來大家也只是不懂得怎樣和女生相處罷了。

  還記得夏天的時候,三橋生日的第二天,她才知道前一天練習完後大家都到三橋家慶生了。
  儘管那是溫書的名義,儘管她也知道一個女生擠在一大群男孩子裡很奇怪,心裡頭還是有點點說不出的鬱悶。
  擔任委員的期間,和阿部的生日重疊了,為了什麼篠岡不太清楚的理由,花井抓著她一起加入生日當天的惡作劇活動。
  她問為什麼。

  『耶?什麼為什麼?妳也是一份子啊。』
  他的口氣理所當然,是主將那種『必需要關照到全部人才行』的責任感。



  看到高個子的戀人露在頭巾外紅紅的耳朵,篠岡微微的笑了,沒發現自己的臉也跟著紅了起來。
  「那個時候對花井已經有點點好感了呀。」
  「真的嗎?」
  「嗯~而且感覺會一直累積呢,有種會變成很喜歡的預感。」

  「那、那現在?」故做冷靜的聲音表情和握著自己發熱冒汗的手截然相反。

  「很喜歡噢~」因為走在路上的關係,有人在旁邊的關係,篠岡說的不是很大聲,但足夠讓花井聽見了。
  主將高興得想微笑又沒辦法坦率,一張臉僵硬的板著,他偷眼看向經理,那張明明是和平常一樣的表情,臉卻紅得惹人憐愛。
  於是花井不由自主的將原先前後交握的手抽開,張開五指滑進那隻小手的指縫間,十指交錯的貼在一起。

  「我也…很喜歡篠岡…」
  邊說這句話的花井,視線一邊往旁邊別開。










おわり

==============================

經理怎麼可以外表這麼可愛內心卻如此堅強~(捧頰

我都快要愛上千代了ˊˋ,拿來配花井好可惜(喂
(最近經常性的自嗨過頭囧rz)
2008.01.30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44-f5e1d1b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