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わい~
花千代生出來了!
所以這篇是BG向的大振文,完全沒有年齡限制之類。

順便婊了一下花田花(喂!)
啊不、我可能只是想虧花井而已XD

然後這是花井篇,比較長。
晚一點,大概是明天之類的(雖然是日期上來講會是今天),
再貼上篠岡篇。
本來是一整篇,可是感覺可以切開來沒問題。

經理真的好可愛噢~~
寫的時候滿腦子都是兩個人的身高差畫面XDrz
超萌(毆






  再過不久就是校慶,在班會時間被推舉為班級活動委員的花井和篠岡,為了策畫活動的細節,有時候是在學校,有時又到彼此的家裡頭討論。
  今天部活結束的時間還早,於是兩個人決定到花井家,想著有需要的話也可以用電腦查詢資料。

  「然後三橋就說-─啊、到了。」牽著腳踏車邊走邊聊的兩個人,因為到了家門口而打住。
  「我回來了…」花井一打開門就聽見裡頭的笑聲和聊天的聲音。
  「打擾了。」篠岡也跟著打招呼。
  「爺爺奶奶來了嗎?」
  拿出兩雙拖鞋來一雙遞給篠岡,花井穿上了就走進客廳,看到兩位老人家正在和妹妹一起看電視。
  「小梓嗎?好久不見了~」戴著老花眼鏡的花井奶奶轉過頭來,一看到是好久不見的孫子,高興得舉手招呼。
  「不要叫我小梓…」花井苦笑著反駁,走過去握住奶奶舉起的手,「爺爺最近也好嗎?」
  「好好~咦?這位小姐是誰?小梓的女朋友?」奶奶話聲一落,客廳裡四個人八隻眼睛的視線全部聚焦到跟著進來的篠岡身上。

  「咦?」

  「才、才不是啦!是來討論事情的同學,問小遙跟飛鳥就知道-」
  『才不知道喲~』雙胞胎異口同聲的陷害兄長。
  「妳們!算了,反正我們去討論了啦。」索性忽視老人家關愛的視線與雙胞胎妹妹的竊笑,花井急急的步出客廳。

  「對不起,妳別介意。」爬上樓梯時,花井和篠岡道歉。
  「嗯~?不會啊,花井君的家人很有趣呢。」
  「…這樣嗎?」看著她狀似不介意的神情,反而是花井有些感到若有所失。



  「今天先這樣吧,那我要回家了~」
  吃過晚飯之後,兩個人又把下午整裡的資料跟事項歸納一遍,篠岡收拾起攤開的筆記和文具準備離開了。
  「現在,有點晚了…我跟妳一起到車站吧。」閃過一絲侷促的神情,花井有些緊張,又故作鎮定的說道。
  「這樣嗎?那就麻煩花井君了。」

  往車站的路上沒什麼人,很安靜,雖然路燈挺明亮,有些照不到的死角還是散發著不安全的氣味。
  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當話題繞回到花井從外縣來拜訪的兩位老人家身上時,花井又帶著困窘且試探的口吻道了一次歉,而篠岡也依然不甚在意的模樣說沒有關係。
  然而花井仍然沒有釋懷似的,久久不曾再說一句話。
  一直到要快接近車站商店街的時候,花井放慢下腳步。
  「那個、篠岡,」
  「嗯?」
  「就是…」明明就是挺高大的身材,這時候發出的聲音卻細若蚊鳴。
  篠岡有趣的微笑起來。
  「怎麼了嗎?」
  「其實,我也希望…嗯、希望跟我爺爺奶奶說的是一樣的。」





  時間是棒球部的第一次集訓完沒有多久,花井從福利社回教室,正要經過走廊的轉角時,聽見熟悉的聲音在說話,他直覺的是避開從另一個方向繞過去,但在聽見自己的名字時,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
  『像是那個啊、花井,我每次都覺得那種頭髮剃光光的運動狂很自以為是。』
聽聲音,似乎是同班的女同學渥美。
  『……』看起來很自以為是真的是對不起妳噢。
  似乎是站在定點的聊天,花井索性一手拿著麵包一手拿著飲料,在轉角的另一邊默默聽著幾個女生談,而其中一個就是前陣子加入棒球部的經理篠岡。

  大致上來說花井沒有做了什麼罪無可赦的事情,真正得罪了女生的是阿部,似乎是他說了些口氣不好內容又惡毒的話,於是同樣身為棒球部的花井,無辜的和阿部一起被部分女孩子視為不受歡迎人物。
  為什麼只有水谷好像沒受到影響?這個花井是不知道。

  聽到常盤說篠岡為什麼要當經理,幫一堆臭男生做東做西的時候,花井開始覺得很無聊打算不再聽下去。他悄悄的轉身舉步,卻聽見篠岡的回答。
  『花井君人很好啦,其實沒有練習的時候大家都會一起幫忙,所以我並沒有很辛苦…』
  明知道是因為渥美惡毒的批評,篠岡才會特地為自己辯解,花井還是在心裡頭覺得挺感激的。


  加入棒球部的第二天集合,隊伍就多了一名專屬的經理,後來花井才發現原來是同班的女生篠岡千代。
  篠岡長得很可愛,大家似乎對於有一個女生的經理這點非常高興,私底下紛紛討論。
  但是花井一點也沒放在心上,因為在意著自己被不認識的投手三個打席三振的事情,還有那個荒川來的四棒田島。尤其是集訓和三星比賽完之後,他就一直追著田島的腳步,就連練習賽都會挑起花井旺盛的競爭心。
  從夏大的抽籤會之後,一直到幾番比賽被淘汰出局前的那段時間,花井在意田島在意得幾乎要陷入一種以為自己喜歡上對方的錯覺裡。

  幸好這一切在比賽結束之後都跟著一起結束了,簡直是場噩夢。想來他是真的對田島的實力和存在本身感到幾許的壓迫感吧。

  『咦?所以你是主將?』
  「對啊。」剛從浴室出來就接到國中棒球部隊友長沼的來電,花井肩膀上披著毛巾拿著室內電話的分機,一屁股坐到地板上,背靠在床鋪邊講起電話。
  『真好~新設的學校就是這樣,很威風吧?』
  「哪有什麼好啊……」花井想到那個就算不當主將也是很引人注意的四棒,語帶無力的回道。
  『那、你們球隊應該也有經理吧?男的還是女的?』
  「女的啊。」

  『長得正不正?』
  「還…我覺得不錯,你問這幹嘛啦?」意識到自己好像稱讚了認識的女生的長相,花井頗不自在的反問對方。
  『沒有啊,我們隊的主將就是在跟經理交往啊,而且是很漂亮的學姐呢。』
  「噢,很好啊。」…早知道就說篠岡也很漂亮。
  莫名的被挑起競爭意識,他反而忽略了長沼話裡的重點所在。

  『然後新保他們學校也是,主將跟經理喔~』
  「噢,然後呢?」
  『…你不覺得主將真的都很容易就跟經理在一起了嗎?』
  「講這幹嘛啦!?」終於注意到長沼刻意強調曖昧的口吻和主將經理等名詞,花井一臉彆扭的嚷嚷。
  『你說咧~~?』
  電話那端本來是小小的悶笑聲,在這端花井氣急敗壞的吼叫之後,演變成毫無節制的爆笑。


  高中第一年,夏大的開幕式,篠岡和前輩一起在看台上等候選手進場,等待儀式開始的時間,兩個人聊到球員們的事情。
  『我們隊伍只有十個人呢。』
  『咦?十個裡面有喜歡的人嗎?』
  『耶~…嗯、沒,沒有~』篠岡苦笑著揮揮手。





  拐彎抹角的告白脫口而出以後,篠岡沒有任何的反應,既不說話也不做動,彷彿空氣凝結了那般,等待的時間漫長到讓人感覺快要窒息似地。
  然而不論是接受或是拒絕,花井都不想要逼迫篠岡的答案,於是他只是站在一旁,甚至多退了一步。
  然後她抬起頭仰望花井,儘管路燈有些偏冷的色調,那張圓潤的臉還是給人紅撲撲的感覺。
  「這個…是要交往吧?」她問。
  花井點點頭。





  在大太陽底下搬著裝滿水的冰飲料桶走實在是件吃力的事情,就在篠岡覺得汗水快要突破睫毛的防線落進眼睛裡時,聽見了榮口和阿部說話的聲音。
  「可是我覺得…哇!篠岡!」還有花井。
  最先注意到嬌小的經理抱著和身材完全不相襯的大桶子,花井三兩步跑過去把沉沉的重量攬到自己懷裡。
  「謝謝~」她喘口氣,抹去額頭上的汗邊道謝。
  「嗚哇,平常都是這樣子搬的嗎?」跟著追過來的榮口發出驚呼聲。
  「這看起來挺重的。」阿部跟著附和。

  花井倒是沒有對重量表示任何意見,這時候如果說很重似乎是表示自己沒什麼力量,但是若說沒什麼,就是貶低了篠岡的努力。
  於是三個人又回到剛才的話題,而篠岡則是默默的跟在一旁,直到走到球場的休息區為止。


  在教室裡頭。
  阿部看起來很愉快,是那種為了別人的不幸而幸災樂禍式的愉快,看得花井非常不舒服。
  「你幹嘛?笑起來這麼討人厭。」
  「嗯?有嗎?」阿部反問。

  原來是前陣子阿部開始跟過去的同學連繫,才知道有個同屆的Senior隊友進了武藏野,和臻名同校。
  「球很威的那個投手?」水谷插嘴。
  「就他。」阿部點頭。
  從那個同學的口中得知,臻名似乎偷偷喜歡著隊裡的經理。花井只覺得奇怪,記得阿部不怎麼喜歡那投手,又為什麼聽到這種事情要高興?
  「因為那個被暗戀的經理正在跟他們那隊的主將交往啊~」
  正補手完全沒有任何掩飾自己惡劣語氣的意圖。

  「阿部,你真的很過份耶。」水谷發出評論。
  「好說好說、我可是很會記恨的。」

  沒有加入兩人沒營養的對話,花井獨自一個兒發起呆來。


  說不介意和長沼的那通電話跟阿部說過的事情是騙人的。
  練習完之後篠岡忙碌的分送飯糰和飲料,花井一邊咀嚼嘴裡的飯,一邊偷覷在球員之間團團轉的經理。然後他回過神,怨恨起長沼的挑撥和阿部無意間提起的話題。
  篠岡名符其實是長得既可愛、個性又好的女生,花井心知肚明即使自己身為主將,機會並不會就比別人多一些。有很多主將都可以和經理交往,只是他不會成為那其中之一。
  然而無論是怎樣的理性,都無法壓抑情感上自然而然萌發的期待感。

  自從因為注意到篠岡的存在,進而認知這個女生的確是身為棒球部的一份子之後,花井就會不由自主的在部活時間和她接觸,不論是聊天或是幫忙。

  他知道有人在那邊,明明就曉得,怎麼可能當作不存在那樣的不予理會呢…?
  只不過是像自己當初想盡辦法都想要跟三橋多說幾句話,想讓對方感覺到自己的善意一樣,那是一種主將的責任感,花井如此的自我安慰。


  「篠岡!」
  「啊、花井君。」還不需要奔跑,花井又大又快的步伐一下就追上了篠岡。
  「…我幫妳拿吧。」一邊說,一邊不容拒絕的直接從她臂彎裡將一整疊的作業本撈出來。
  「謝謝~」他突兀的舉動似乎讓篠岡愣了一下,但又隨即露出理解了的笑容向他道謝。
  「沒有、就順手……」心臟跳得很快絕對跟剛才快走沒有關係,花井抿著嘴,對於看到篠岡就不由自主想要靠近攀談的自己感到絕望。

  為了掩飾困窘的感覺,他提起了大家會因為想要吃到好吃口味的飯糰,而在遊戲裡拼命贏的事情。聞言,經理似乎是一臉錯愕,讓花井對於自己突兀的發言後悔不已。
  但下一刻那張可愛的臉上就露出了讓花井無法直視的笑容:
  「真的嗎?有點高興耶~」

  走到教室的時候,話題已經從飯糰一路跳轉到最近部裡男生熱烈討論的漫畫連載,明知那大概不會是篠岡感興趣的題材,拼命想要和對方說話的花井還是為了讓對話延續而提出來。
  「謝謝你。」
  「不會。」把作業整疊放上講桌,篠岡和花井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最近跟篠岡走得很近嘛。」前排的阿部翹著兩隻椅子腳,和球場上的樣子全然相反,一副懶散的模樣。
  「有嗎?」他邊坐下邊若無其事的反問。
對於他的否認,阿部只是不置可否的撇撇嘴:「聽說下節課班會時間要推舉活動委員,校慶的那個。」
  「噢。」
  滿腦子都是和方才充滿笑聲的聊天內容,花井完全沒有把對方的話聽進去。





  「…好啊。」
  篠岡答應了。
  反倒是花井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嗎?」
  「嗯~」她點點頭。

  「那個、謝謝…」因為沒有設想過告白成功這件事,花井反而不知所措,他舉起步伐往前走,才想道篠岡還落在後頭,然後一臉困窘的樣子又轉過身等人追上自己。
  後來的兩個人一句話都沒有再說,只有到車站時,才彼此道了再見。

  望著篠岡步入車站的背影,花井覺得自己就像在作夢。
  沒有真實的感覺。











おわり

========================

故事理應中斷在這裡,

不過覺得我好像有必要把千代的立場也表示一下囧。
嘛、這還是可以當一篇啦,只是顯得花井有點悲哀。
2008.01.30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43-f5b700c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