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嗯…這是積稿囧

好久沒MAKU了(滾動)
我腦子一次只能塞一樣東西啊啊(抱頭
不過現在花田花有點退燒,應該趁機趕快畫個花吉還是吉花嗎?

(此花非彼花)

話說安普年輕時候(?)也好可愛喔~(謎




「很努力嘛、小夥子。」

蒼老一把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安普愣了一下,然後轉過頭用充滿洋蔥味的手抓了抓蓬亂的短髮。

「嘿嘿……」

眼前的張正拄著枴杖走進廚房裡,尚未裝上義肢的半條腿懸在空中。失卻血色的臉皺紋看起來又深刻了幾分,被染上白絲的頭髮和鬍鬚覆蓋。


聽說在斷腿之後張的頭髮就這麼大片的白了。




會說是聽說,是因為安普跳來這艘船也不過是半個月前的事情。
對於這個在兩船交火中貿然倒戈的雞毛頭,吉米一度冷著臉想要把他給扔進海裡,卻被剛斷了腿的船廚給阻止。

『聽說你會做菜啊~?』

『是啊。』面對張那看似線條柔和卻銳利的眼神,安普卻仍舊一臉嬉笑。
『那你就代替我吧、正好我也想下船了。』

『咦咦?!』
第一次碰到比自己更加率性的人,就連安普也忍不住傻眼。

然而一旁摔門的聲音卻很快的將他拉回現實。


只聽見吉米那沉重皮靴踩在木板上的悶聲逐漸遠去,伴隨著老人彷彿惡作劇般的笑聲。





在那之後經過十六個日落日出,距離預計停靠圖加的時間僅剩下不到一周。


「嘿咻~!」
安普一直盯著張直到他略顯吃力的坐上了桌邊的凳子,才回過頭繼續專心剝起洋蔥皮。

「在女神號還待得習慣嗎?」沒有忽略了新任船廚那默默的體貼,張瞇著眼睛問道。
「嗯!很愉快!」
那張被太陽曬得黝的臉帶著爽朗的笑容再度轉過頭,這次他索性放下了剝到一半的洋蔥給扔進木盆裡,一屁股坐到桌邊的另一張板凳上。

安普很樂意和這名和善的前船廚哈拉打屁,尤其是在僅僅剩下不到一個禮拜相處時間的情況下。

他有點感到不捨。

「啊…不過,到現在都沒看吉米船長笑過呢。」

「哼、他只是個性彆扭罷了。」從口袋裡掏出裝了煙葉的小袋子,小心翼翼塞進煙斗當中。張因為叼著煙斗又一面說話的嘴歪了哼出一口氣。
「咦~~是這樣嗎?」

「唔…總覺得他對每個人都不苟言笑,很嚴的樣子。」

下意識的摳著掩在瀏海下額際的傷疤,那早就淡去幾乎看不見,卻還是留下了微微凸起的觸感。
「那是因為吉米跟你一樣,都是新手啊……」
深吸了一口燃燒著煙草的煙斗,張緩緩吐出一圈白煙邊回答。

「嗯?」
對於張總是亂扔炸彈卻又平淡的口吻,安普已經不得不習慣了。

「半年。」

「小夥子當船長也才不過才當了半年而已。」
這下子安普非得要吃驚一下了。
見到那看似爽朗外表實際上是歷盡風雨的年輕船廚,也會打從心裡感到訝異。張不由得笑了出來。

「看不太出來呢~…」
安普用著近乎喃喃自語的音量說著。

當初並不是抱著非常認真的心態跳上女神號、卻在這段停留的期間看見吉米船長確實有著領導手腕的一面。
並不只是驍勇善戰而已啊。

「那孩子年紀很輕,幹得卻挺不錯的。」
張在裊裊白煙後方的臉孔和他的語氣一樣,透露著一點點的欣慰。


「年輕?」
安普挑挑眉。

「跟你差不多吧?」

「………」還真的是看不出來、他一直以為船長年過三十。
然而依照這名老人的充滿惡趣味的性格看來,丟炸彈似乎是他的嗜好…
「…我只擔心他沒有自己的目標。」
從那泛白口唇中吐出的煙也是蒼鬱的藍白色,溫柔的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怎麼說?」並不介意煙草燃燒的刺鼻味,安普雙肘抵著桌面,下巴靠上交握的手指關節。稍微傾近了身體詢問。
「只要多跟他相處、你就會明白了。」

張笑著、小小的賣了個關子。


五天後,拄著拐杖的退休海盜背了一身簡單行囊,正式離開女神號要開始過起腳踏實地的生活。
一直面無表情的船長在驅趕了所有的水手們回到船上做好靠岸的後續動作,手上拿了約莫是裝著值錢珠寶或是金幣的小袋子,放進張的行囊裡。

然後他張開雙背,輕擁著自從受傷以後看起來更加矮小的大鬍子老人。
大的手掌在張那微駝的背脊上拍撫。


「請你多保重。」

「你也是。」張呵呵的笑著。
老船廚一輩子嚇慣了不少人,倒是這次換成自己吃驚了。



沒什麼準備工作的安普就這樣倚在船邊,看著張首次露出那一副卸下一切的微笑,就像個普通的老頭子一樣。









當全船的成員都吵吵嚷嚷的被吉米驅趕離開、而樊的居所再次歸於寧靜。
安普一面等著將茶給溫熱的時間,靠在桌邊發呆,才想到這幾乎讓自己要遺忘了的記憶片段。

儘管過了這麼久,吉米卻一點都沒有變。


聽說在來到阿巴之前女神號曾經在圖加停靠補貨……

下次也找個機會、去拜訪那名沒有太多相處機會的老船廚好了…


「你在笑什麼?」將茶壺拿離熱水盆,替自己和安普各注了一杯茶,樊在桌子的另一邊坐下。
「…想到很久沒見面的女神號前任廚師,有點想去找他喝杯酒、敘敘舊。」
聽到又是要喝酒的樊忍不住皺起眉頭,卻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捧著溫熱的茶杯慢慢啜飲。


「……我想出去走走。」

像是突然想到一般,安普看著逐漸變得昏黃的陽光斜斜照入窗櫺。
沒有問樊要不要一起去,只是站起來對著他伸出手,像是邀請的動作。

「嗯。」

才將手交入安普掌中,就被那溫熱粗糙的掌心緊緊握住。



於是他也忍不住用力反握住安普那只大大的手掌,臉上漾起一個淡淡的微笑。












end


==============================

貼的時間跟目前的進度一比較,實在是lag太大XDDDD

我要催魚的安亞(誤
2008.01.21 / MAKU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33-d9feebe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