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篇可以不用跟本末倒置當系列作來看。
然後田島神化已經變成常態了XDDD

基於一些道義責任什麼的、隨便啦,
不可以嚇到路人(雖然我也不知道這邊有什麼路人)等等原因。
所以要設密碼。

反正很簡單,九碼。
三星的羅馬拼音+田島背號+花井背號,
猜不出來的就還是不要看比較好(毆
如果有猜出來,那還是要說,田島女體有,BG的H有。
不能接受請不要自己踩雷謝謝。

(是說熟人想看的話可以在MSN上直接跟我討文XD








  曾經,花井梓以為自己徹頭徹尾的喜歡田島這個人,包括他同樣身為男性的那部分、全部都喜歡。


  這裡是花井的房間,他正與田島接吻,唇舌交纏、唾液互換,跨坐在自己腿上的重量較以往輕盈許多。
  而他兩隻手掌合圍差不多輕易就能圈繞田島大半個腰身……。好細,他想著,現在有點恍惚,所以與其說是思考田島的腰很細,不如稱之為是類似身體的感覺。
  相當的…柔軟…現在正被自己緊摟在懷中的身體,不論是環繞的手臂、或者是緊貼著的前胸,還有被田島大腿夾緊的髖骨,碰觸到的那不全然是肌肉、也包含了脂肪的柔軟肢體。

  這就是、女孩子嗎…?

  懷中的軀體還讓花井感到陌生,縱使他被欲望燒灼得意識不清,本能卻也無法指引他該從何下手。
  於是花井只能一直一直的緊緊抱住田島,像是要將她揉進體內似地,焦慮全然展現在富有侵略意味的唇齒上。咬著、舔著、吮吻田島濕軟又豐滿的下唇。

  直到田島的手擠進兩人緊密貼合的下半身,花井才驚得結束了這個冗長的吻。

  「勃起了。」
  田島說,掌心貼在花井的褲襠上,手指沿著褲頭拉鍊由下往上劃過。
  受到刺激的花井微微顫抖,他不干示弱的與田島拉開一點距離,指尖按向坐在自己身上跨開的腿間。意料外的平坦、有些彈性,輕輕壓手指就陷進褲子中間的縫線裡,然後一股濕意從布料內側漫出來,沾在指尖上。

  像觸電似的花井抽起了手,田島則是立起膝蓋,彎身看向被水漬成深色的褲襠。
  「這是尿嗎?」
  「不是吧我想…應該是、愛液之類…」光是田島張開腿坐在自己面前的身姿,已讓他呼吸困難。手上還殘留著液體風乾的涼意,那或許就是女孩子舒服時候會有的分泌物、但花井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用A書裡面看來的名詞代替。
  「黏不拉機的好難過~」
  「咦?」田島邊抱怨邊從花井腿上爬起來坐到一邊地板上,連脫帶拉的將外褲和內褲一起褪下。

  不論是平常或是興奮的狀態,都看過好幾次的田島下體,原先覆蓋在體毛下的陰莖被一小片微微鼓起的肉丘給取代。
  燈光底下有一點點帶著反光的,是那種分泌物吧?花井耐不住好奇的挨過去想再瞧仔細,田島也沒有避諱。他把脫下的褲子往邊上踢開,盤坐在原地,像先前一樣彎腰低頭研究那塊自己看不太到的地方。
  「…可以摸嗎?」「嗯?」
  難得花井沒有等到田島點頭,他一手壓在田島不再擁有結實肌肉的大腿上,另一手合攏了四指撫摸起帶著微妙弧度的肉紅色私處。

  黏黏滑滑的汁液沾黏在手上、有點…像是生蛋白,透明的樣子看起來也很像…
  當花井張開手掌時,看到纏繞在指縫間的銀色絲線,這樣想著。
  「手指、應該可以進去吧…?」
  「可以吧~電視不都那樣子演的?」
  相較於花井的遲疑,身體的所有人田島似乎更乾脆些。
  「用你的手還是我的手?」
  「…我的。」想必是腦袋跟著田島性別的轉換、有某些東西也跟著掉了,於是花井在指尖嵌入濕熱的肉縫當中同時,另一手揭開田島的上衣下襬,按揉在吊鐘形狀的乳房上。

  「可以到床上……」
  花井說,不知道是講給田島聽還是自語,但他直接挾著腋下將田島從地上抱起放到床上。



  「這樣子、怎樣?」花井視線掃過全身赤裸的田島,最後停留在臉上,手指在努力摸索之後好不容易能完全埋入兩片陰唇內。說不出是在吸吮還是推擠,裡頭的肉緊緊夾住花井的手指,他只能轉動手腕、微微的彎曲指尖。
  「…沒感覺。」
  好像是沒趣、又有點像失望,田島皺著眉頭看向花井。
  儘管受到刺激的私處流出好些液體,卻有如不知道癢處在哪裡所以始終搔不到的著急。
  「花井直接插進來不就好了?」他焦躁。
  「………」

  花井也覺得很焦躁,想要用性器代替手指進入田島身體裡已經好一段時間。
  但是會受傷吧?也沒有保險套…這樣會懷孕嗎?他胡思亂想,索性避開田島逼迫的嘴臉俯下身,往那個他也同樣覬覦卻從沒有機會碰觸的胸部進攻。花井張開嘴吐出舌尖壓上粉色的乳暈,捲動舌頭、感受著原先柔軟的乳頭在味蕾的磨擦下逐漸挺立。
  底下的人發出顫抖的吐息,花井感覺到自己的頭被田島緊緊抱住。
  「快點進來……」他又再次催促。

  不知道是因為缺氧還是怎麼著、花井覺得自己頭昏眼花。
  他終於還是聽從田島的意見,拔出沾滿了濕滑汁液的手指,用自己勃起許久的陰莖取而代之……

 



  「早知道就不要變女的!!」田島一把將揉皺的衛生紙丟進垃圾桶裡,牢騷被剛從廁所出來的花井聽得一清二楚。
  …反正都是你在說……,他無奈的想。

  剛剛才只是塞進前面一點點田島就開始叫痛,花井怎麼樣也沒辦法把剩下的大半截繼續往裡頭硬擠。折騰到最後他決定不顧田島連聲抗議到廁所自己打出來。
  「妳趕快把衣服穿起來啦、小心著涼。」他彎腰一一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往床上的田島身上拋。
  方才還讓自己接近無法思考狀態的女性軀體,在經過漫長的折磨與射精之後,現在已經不再這麼擾亂花井的情緒。


  「那下次換花井變女的好了。」好像是得到了結論,田島擊掌。
  「!!不準!田島悠一郎妳敢這麼做──」他差點掉了正在戴的手錶。


  「為什麼不行?我一定會上得花井唉唉叫!嚴密地!」


  「口癖不要用在這種地方!」花井暴走。



  「那就這樣說定囉!」


  「田島!!!!」

 






 


 

おわり

================================

其實我不是要寫百題,只是發現題目很合就拿來用了。(打爛)

因為要編輯語法麻煩到翻桌,所以現在才補上來(喂)

首先關於篇名,是在我寫到中段的時候,開始思考要取什麼樣的名字。

於是想到還有百題這好用的東西XD

雖然就從裡頭抽出了這個→物足りない 。

確定篇名後,再依照這個主題做結尾…(毆

所以就是這樣,不能滿足的花田,其實某方面來說花井還比田島好一點。

不過難得讓田島神空虛一回,只是寫得我很想再試一次逆反(這人不停的在挖坑是怎樣囧)

再來就是寫完以後,我有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感覺…(掩面)

為什麼連正常向H都寫了,這簡直就是完全違背了BL的精神吧。囧

但我曉得如果換成花千代或是花百,絕對是不會寫得這麼開心。大概是跟角色個性有關。

對我來說花田花是不會結合的(至少目前為止),無法想像全壘打的花田花。

如果其中一個是女的就沒問題了吧,大概是基於這種想法,所以生出這篇。

只是我有點太高估花井的實力(?),於是他們依然沒有做到最後。

完全就是沒營養的短篇、只是寫得我很嗨,其實不太想設密碼,因為設密碼害我光是編輯這篇就花了快一個小時囧。

可是要是有人誤踩了說不過去,設定密碼至少還算是勉強上個喇叭鎖(?)。

內有惡犬還有人硬要撬進來,被咬了我不管,大概就是這樣。

2008.01.17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29-e1e78cc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