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多年後的聚會,就說大振梗很容易重複嘛唉…

水谷莫名其妙的一直被我虧XD

拿著販賣機買回來飲料的沿路上,正好碰到練習完要回家的球員們。
「花井さん再見!」有禮貌的隊長首先打招呼。
「再見~」
「花井さん明天見!」不過調皮的還是一樣沒長進。

「我明天不會來了啦!」
對著嘻嘻哈哈跑遠的小鬼大聲反駁,花井都覺得自己也幼稚了起來。

「哦~回來啦。」推開部室的門,還在裡頭弄東弄西的田島抬起頭。
「你的可樂。」
「謝啦,丟過來就好。」
「最好是…也不怕爆炸。」全然不理會田島的隨性發言,他把手中冰涼的飲料罐穩穩放在桌上。
「我剛剛接到阿部的電話,就是正捕手那個,你應該還記得吧?」
「記得啊。」一把拉過桌上的可樂,拉開拉環仰頭就灌的舉動讓花井都覺得舌頭辣了起來。
「然後說這月底要辦西浦的聚會。」
「哦、啊!這個我知道,昨天泉有打來喔。」

旋開包裝上寫著『お茶』字樣的保特瓶蓋,正要喝卻因為說話的關係又停下來。
「你也知道啊…那你要去嗎?」花井試探的問田島。
原因是他沒有想去的意願。

本來就是,現在都過月中了,哪個有常識的人會連問都不問調查也不做就直接約在月底聚會啊?
「唔嗯…我想我會去吧。」咬著空罐的邊緣,田島含糊不清的說話。
「真的嗎…那我也去。」
花井投降般說道,卻還是忍不住抱怨。
「可是約這麼緊,就算是周末,不曉得多少人有時間。」

「嘛、我聽泉說這次是水谷辦的。」
「…水谷嘛,我還以為他現在已經比較會想了。」
實在不能怪他對一個十年不見的同學有所期待。
「因為水谷要出國了嘛,聽說是下個月上旬,他好像要去他老婆那邊的公司。」
「結果是因為自己schedule…等等、他老婆?水谷結婚了?!」
還在喃喃抱怨下一刻花井卻被田島說的話給嚇了一跳。
「對啊~應該也有一兩年了,我有去吃喜酒喔,你難道沒收到喜帖嗎?」

「……」想來是不可能獨漏自己,但是花井沒什麼印象。
「可能是寄回我家…沒收到之類。」

這話說得實在是不肯定。
連花井都覺得這幾年來自己唯一有聯繫的只有田島這件事很扯,而且還是今年因為碰巧遇上的緣故。

好像下意識避開的感覺。

「…不、算了,總之這樣我就可以理解剛才為什麼阿部會罵他渾蛋左了。」
「渾蛋左?」
「就是…好像那時候常常聽到阿部這樣說,可是我現在不記得原因。」要不是聽到這名詞,花井還真的不會想起來…

自然而然吐槽水谷的阿部讓自己有股疏離感,好像他們彼此間的熟稔和自己無關,不、應該說,疏遠大家的是自己。
「還是去好了,要是加班就推掉吧。」
遲疑了一下,明知道要是到時候工作真的堆上來,那就是加不完的班了。
但赫然間發現自己錯漏了許多的東西,讓他突然很想趕緊抓住些什麼。

「嗯!走吧走吧~」
田島一面背起背包、抓著花井走出部室,一面說這句話。

不知道意思是要離開了還是表示要去聚會。





決定的時間是在禮拜六的下午,原本似乎是準備要約在晚餐時間。
但是太慢訂位了、最後只能訂到餐廳下午茶的時間。
雖然在電話裡聽阿部鬼叫抱怨絕對不會去渾蛋左辦的聚會,但是實際上西浦硬式棒球部第一屆的成員也到了七八個人。

水谷其實是個滿得人緣的人…花井想。

百枝教練臨時有事情,所以會晚點才到。身為召集人的水谷說。
一眼看去就能想起來的人只有半數,水谷文貴、阿部隆也(結果還是來了)以及篠岡千代…幾乎都是過去同班過的。
其他人直到田島介紹或是交換了名片後花井才一一想起來。

無可避免的,寒暄一番過後,這群踏入社會已久的男人話題就很難離開工作,當然還有幾個結了婚的聊到自己的家庭。
明知道去年大學同學會結束後就有人在抱怨,聚會時男人們都只會講事業很無聊,但是一聽到榮口的工作性質和自己有相關,花井還是很熱絡的跟他談了好一陣子。

後來會討論到棒球上反而是因為篠岡的關係…似乎是到現在都還有在接觸棒球的活動。
由於是現職教練,田島和帶頭聊起的篠岡成為聊的中心人物,而他曾經打過職棒這件事三橋和泉似乎也知情,但是包括花井在內,四個人彷彿有著默契似的沒有提及。

「花井呢?」後來在打社區棒球的還有三橋,只是他話依然不多,是附和著篠岡在說話。
「唔、就是公司的棒球賽吧…」

「啊!現在幾點了?」
剛剛還在跟沖說到地區的少年棒球隊情況的田島,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大叫。
「四點…六分。怎麼了嗎?」被嚇到的沖看了一下手表。
「等一下有事情,四點就差不多該走了啦。」
田島推開椅子站起來在背包裡東掏西掏。

「你先走吧,錢我幫你墊。」隔著桌子花井對田島說。
「百枝教練還沒來耶。」
似乎是希望田島不要走那麼趕的水谷說著。
「嘛、之後還有機會見面啦~先走囉。」擺擺手表示那就都交給花井了,田島背起包包大步離開餐廳。


結果田島前腳剛走,百枝後腳就來了。
「教練~終於來了!」水谷有如得救般的表情。
「唉呀!真不好意思!」
如果不是因為那一頭俐落的短髮,花井還真的不覺得眼前的人有任何改變。
反而是一眼就確認了那是教練的自己讓人訝異。

百枝豪邁的笑著道歉,一屁股坐到田島空出來的位置上。
「再不來的話晚一點就必須離開了。」
原來這邊只能用到五點嗎…難怪水谷會那麼在意時間。

心不在焉的把玩口袋裡的手機,一直到榮口走來對自己說他也有事情要走了的時候,花井才發現剛剛到現在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開口了。
「那、掰囉~以後有聚會要常常出現啦。」拍拍花井的肩膀,榮口如是說。
「知道啦。」

花井客套的笑笑,發覺方才和榮口的接觸已經全面覆蓋過高中三年對他稀薄的印象。








待續
==========================

接下來花田全然沒有(毆
然後西浦眾全員路人化,對不起(土下座

後來我才發現根本就沒梗啊!
梗早在第一回第二回就破了(抱頭
嘛、反正就是這樣,真是沒驚喜(毆爛
2007.12.19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02-2023e74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