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認真的想改標題…在即將完結的時候(抱頭
是說現在的好像勉強也OK可是就是太口語。

今回也是砂糖。
而且砂糖就到這回啦(爆
接下來是倒數章回。

沒意外的話兩天一篇再三章,
結局在跟我招手了(毆爛

待到鍋底的湯汁收乾後,花井將方才就備好的青醬倒入鍋中與麵條稍作攪拌,起鍋。
「田島!你的起司要加很多嗎?」
一面分盤的同時,花井一面對著客廳大叫,沒有回應,這時候他才想到可以先把抽風機關起來。

「田~島~!」
他又喊了一聲。
這次仍然只聽得到電視裡的效果音。

算了,等一下再加就是。花井邊想邊托起盤子,然後又放下,把圍裙解下掛回鉤子上才又重新端著兩盤義大利麵走出廚房。
才出來就看到靠近沙發把手那邊的一小撮髮,一動也不動。

把冒著熱氣的麵放到餐桌上,花井這才走到沙發旁邊。
剛才還在看電視的人現在已經睡著了,頭倚在扶手和靠枕上,發出輕微又規律的鼾聲同時,胸部也跟著微微起伏。
他蹲下身就和躺在沙發上的田島差不多同高,維持這樣的距離,花井觀察起那張安穩的睡臉。


沒有約定也能成俗,關於這件事情的認知,是在花井上了大學之後逐漸建立起來的。

雙方都沒有任何表示,但在那天以後花井自然而然的就和田島在一起。
所謂在一起,是說,應該怎麼樣定義『一起』這件事情?
如果依照花井的經驗和認知,大概是做些超過朋友程度會出現的身體接觸,或者是…像是說我喜歡你之類的……


符合前者吧。

邊思考的同時,方才撥開田島短短劉海的手往下,扶在下巴上。幾乎是沒什麼在猶豫花井就貼過去壓上田島因為呼吸而半開的嘴唇。
試探般的接觸、貼合,接著就是一面吮住下唇然後用舌頭舔舐。
差不多是這時候,花井發覺田島原先穩定的呼吸頻率受到自己干擾變得混亂,半夢半醒中底下的人開始遲鈍笨拙的回吻。

收到回應的花井歪過頭換個角度,舌頭探入因為親吻加深、自然而然張開的嘴裡。
方才還呈現被動狀態的田島,不知是何時清醒過來,反過來吮住撈過界的舌尖,花井的舌根則因為被用力吸吮的關係微微發痛。

在肩膀被那雙手臂攀住、上身被往下拉時,他忍不住覺得自己很像是遭到豬籠草捕獲的昆蟲。

夾帶唾液和唇舌潮濕摩擦的接吻聲音持續了好一陣子,一直到花井分不清楚是因為缺氧還是欲望的關係腦袋開始發昏時,終於推開田島。
「哈啊!吃、飯了…」
靠著茶几坐在地上,彷彿現在終於想到自己應該要幹什麼似的,花井冒出和目前氣氛全然不相干的話。

「嗯、有聞到…」帶著剛睡醒的沙啞嗓音,連說話聲都低低的。

「那就快起來吧…,你的義大利麵要加多少起士粉?」
從地上爬起來的花井催促似對田島伸出手,一面拉起好像還呈現懶散狀態的人一邊問。
「很多~」
從沙發上站起來就順勢撲進花井懷裡的田島回答。
「好~可是你這樣我怎麼拿?」話雖這麼說,花井也伸手摟住發散著高體溫的田島身體。

「因為、想吃飯…但是也想做。」悶在脖頸間的聲音重重的打了花井一下。
「……」他真是不該…

花井暗暗懺悔。

基本上用接吻來叫醒人就不是什麼好方法…雖然本意只是要把人叫起來吃飯,但使用的方法卻是脫序行為。
「…先吃吧,再不吃麵就要冷了。」
拍拍田島的頭和背,然後把貼在身上的人拉開。

原先還沒什麼,卻由於田島說的話讓花井也開始覺得渾身不對勁。
他想著和恍惚狀態的田島接吻是件會讓人無法把持的事。
……麵真的會涼掉…而且再加熱就不好吃…

走進廚房拿出料理檯上的起士粉時,花井為了使用這種不倫不類的理由企圖壓下欲求,而強烈的想要吐槽自己。


所幸一上到餐桌,田島的注意力就全被食物給吸了過去,把剛才的事情丟得一乾二淨。


「對了、你還記得嗎?我跟你打架那次。」
「高中嗎?什麼時候的事情。」
起先的話題是從田島說到這次職棒有人鬧事被禁賽,把鬧事說具體一點就是打架。
因為聊到那個選手打架事件的細節,田島突然丟出這問題。
「耶…什麼時候……」
正在捲麵的叉子停下來,被反問之後反而是田島陷入沉思。
「欸、不然什麼原因?」看不下去苦惱的樣子,花井讓田島試著從別的方面回想。
「原因啊~嗯…好像是因為我被不准出賽。」
「咦?被停賽所以打架?」怎麼跟剛才說的完全相反,花井一臉糊塗。

「對啊…為什麼會不准出賽呢?」
「…應該說,真難想像我會跟你打起來。」一旦認真的想,就發現記憶深處的確殘留了一些關於這件事情的印象。

「啊!因為我考紅字!」
「什麼?」
「不是考紅字就不准上場嗎?」
「好像是有這回事。」所以他就打田島?那還真是……

「而且我還被打掉一顆牙齒。」
「……現在說道歉還來得及嗎?」雖然說不記得十幾年前的自己在衝動些什麼,花井很難不困窘。
「咦?為什麼?」想起前因後果後又開始大口吃麵的田島含糊不清的問。
「嘛、算了。」

真的要解釋自己的想法也不知該從何說起。

提到那些過去的事情同時,偶而花井的腦中也會冒出一兩個突兀且陌生的記憶片段。
像是西浦附近的超商店長換人之後,大家練習結束,買完零食如果還聚集在店前面聊天就會被趕走。
或者是西廣常常幫大家補習,還有每次念書都很容易跟田島和三橋鬧不愉快,訓練時自己最喜歡玩捉水鬼,因為每次排名都很前面等等…

對於學生時代田島那零碎的印象,和現在的田島一比對,幾乎沒有誤差。

但過去不喜歡到甚至會讓自己主動打人的對象,現在卻就坐在自己家的餐桌前,吃自己煮的晚飯。
這是什麼樣的心境轉變,和怎樣難以逆料的際遇?

無來由地,花井心裡升起一股微妙的感覺。
「麵好吃嗎?」
看到很快將盤子掃光清空的模樣,說不愉快都是騙人的。
「超好吃!」

原先只是微笑的花井,在聽到田島篤定的回答後,真的笑出聲音來。








待續

==============================

關於義大利麵的橋段是去網路上找食譜(毆
有誤請指正XDDD

是說裡設定就是吃完飯以後兩個人就滾床單去了。
其實上回也是,但是我都沒寫(揍
這回大概也破梗了,就是高中的時候花井很不喜歡田島XD
不是討厭,就是有某些點他們兩個不合。

反正重點是他們現在很合就好(覺得這句話骯髒的我自扛

以上ww
2007.12.17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500-db7b6eb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