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對不起時間差很久(土下座

這集還是很甜蜜,然後下集預告也是糖灑狀態…(毆
我發現前言可以說的真是越來越少,是因為結局逼近的關係嗎XDDDD

「花井。」
「嗯?什麼事?」攪拌著加入可可的熱牛奶,熱氣中的甜香味讓他語帶愉的回答。

「我啊、在想一件事情喔,」美保子倚著茶水間的門框,樂得讓花井為自己代勞。
「想什麼?」
「我在想,為什麼有時候明明就沒說話,一個人也能看透另一個人的心情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吶,牛奶。」
將手中剛沖好的熱牛奶遞出,另一手則是自己的咖啡。

「你也不知道啊…真無趣。」白皙的雙手接過捧住深藍色的馬克杯,像是捧著寶物的美保子一臉滿足。
「怎麼了嗎?」靠坐在流理台旁邊啜飲帶著微酸的苦味咖啡,花井覺得因為接連加班而恍惚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些。
「沒~事~」
「耶~?賣關子嗎?」明明剛才還讓自己幫忙沖牛奶的欸…
「是跟現在男朋友的事情,跟花井沒關。」
「…這樣啊。」實在聽不出來美保子是在賭氣還是純粹開玩笑,花井也只好打哈哈過去。

像這樣不說明白、實在是不會懂得對方真正的想法。
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用說呢?

談話結束後,目送美保子離去的背影,他想。






「你看起來好像很累,沒事吧?」在看到田島的第一眼時,話就這麼下意識的從花井嘴裡脫口而出。

「咦?很明顯嗎?傷腦筋~」
田島沒有否認,反而是抬手在自己下巴上搓弄。
「沒有鬍渣啦。」
伸手把木頭般杵在門口的田島推進房間裡,另一手提著飲料跟便當的花井一面說。
「那是眼圈?」被往前推卻還是要回頭的田島問,但答案還是否定的,花井想著跟那些事情沒關係,一面聽到電視的聲音。

一看就知道是開來放聲音的,完全不是田島會看的節目。


「兼那麼多打工、還要當教練,小心累垮了你。」彷彿連續睡在公司三天沒時間回家的那個人不是自己,花井教訓起田島一副理所當然。
「啊…是啊。」

不是說『才不會咧、沒問題。』…花井隱約察覺到微妙的差異點。

把便當店買來的便當和飲料從袋子裡拿出來,推開亂七八糟桌面上的雜物空出位置,然後把食物放上去,花井聊般的開口。
「最近棒球隊還好嗎?」
「嘛…普普通通…」聞到飯香味就湊過去的田島答得很隨便。
「什麼嘛,不是在準備秋季大賽嗎?」
拍開伸過來偷吃意味明顯的手,不知道為什麼花井就是覺得田島的答案隨便到不正常。

「是沒錯…」

「真是、」受不了綜藝節目裡毫無意義的吵鬧聲,花井從桌上的雜物堆裡翻出遙控器來把音量關小。
關掉的話就會被田島再打開,如果是關小聲就不會有意見。
來過田島家的次數和田島拜訪自己的次數差不多,所以很亂七八糟的房間、吵鬧的電視聲,還有一回家就脫線的田島都讓花井很習慣。

但是、

今天…就是覺得和平常不一樣。


「很累嗎?今天。」
才偷襲過一次食物就打退堂鼓癱在一邊榻榻米上的田島,讓花井忍不住伸手過去撫摸起額頭靠近髮際的地方。
有點…超過了,這動作。可是不想縮手。

田島沒有拒絕,反而閉上眼睛表現出接受的樣子。
「很累…呢。」

「怎麼了嗎?」爬梳著田島的短髮,閉上眼睛毫無防備的模樣更突顯了那張臉上疲累的痕跡。
思忖便當涼了加熱還可以吃,花井也不催促田島,就讓他這麼樣像是半睡半醒的狀態。
「嗯~渡部他…就是、投手…」
「我知道,然後呢?」

「…退社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田島把手蓋在臉上。所以看不出表情。
「這樣啊。」
沒有特別問為什麼,因為覺得田島不想說明。不想說明,可是又想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某個人。

『不用說,也可以知道對方的心情。』
花井腦袋裡不合時宜的冒出這句話來。

「我覺得、有點累了。」
明明剛才就說過很累,卻又再重複一次。不管是真的很辛苦,或者是背負的壓力沉重得讓人無法思考。

這陣子的田島,經歷了一些花井不知道的事情。

「那就睡一下吧。」
撥開覆蓋在那張臉上的手,花井取而代之的將掌心闔在田島眼瞼上方。

「嗯。」

一直到底下的人發出規律而平穩的呼吸聲,然後又過了許久許久,花井都沒有把手拿開。





在那之後。



發生的事情…花井想說像是夢,大概都不算太過分。

剛睡醒時還難以分辨現實與夢境的恍惚狀態,發生的事情就像是漂浮在天上一樣。輕飄飄得有如羽毛,既實在又虛假。

忙到好一陣子沒有睡在床上的花井,說不累是騙人的。
在看到許久不見的田島之後,就覺得透支的體力和精神準備要開始向自己討債。雖然本意是想讓田島可以安心的睡一覺-似乎不獨自一人時他反而較為放鬆。
最後的結果是自己也倒在旁邊睡著。


隱隱約約覺得聽見雨聲。

於是花井退一步。
發現自己踩在路面低窪處積起的淺水塘中,又隔著窗戶看到外面正在下雨。腳底一片乾燥。
那扇窗不是屬於家裡的,好像是田島房間的窗。
他就這樣躺在榻榻米上,看著窗外下起雨來。
看著看著眼睛閉了起來。
過一下再張開,打視線裡的窗戶外沒有下雨,還多出一個側躺在自己面前的田島。睜著眼睛凝視自己。

原來…不是雨聲,是電視斷訊的聲音。

花井想。

為什麼田島會那樣看自己?
實際上當時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只有這是夢境延伸到現實來了的理所當然。
基於某些一時間難以解釋清楚的想法-但大部分可以歸咎在慾望上-他湊過去,手掌扣住田島的後腦勺,貼上那片自己從沒有碰觸過的嘴唇、親吻。

輕觸一下、兩下…,分開來、再一下,兩下。

憑藉著這是非現實的認知,花井索性伸手將田島拉到自己懷裡,用舌尖挑開微啟的嘴唇,侵入對方溫暖又潮濕的口腔。
沒有被抵抗…在意識逐漸趨近現實這一邊時,應當阻止一切的理智卻帶著田島並不抗拒自己的想法一起回來。

不論是夢或者是現實,花井在田島的房間裡親吻了田島。








待續

==============================

所以說,前女友再度出場XDD
這就是裡設定,花井是她調教的(毆

是說莫名的就很青春氛圍,
這樣真不像是兩個年近30的男人會幹的事情(抱頭
我覺得後續就是矮桌被踢翻然後便當飲料亂灑orz

對不起請不用理會我<囧
2007.12.15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99-728226b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