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回西斯還是沒有,不過閃光放很大。
請慎入he.jpg
因為是趁著沒電腦前趕快寫一寫貼一貼,所以有修文的可能。
當然也可能沒有(痛毆
請看看就算不要太認真XD(喂

『…花井。』
『……』

『花井!』

『………』

『…花井梓!』
『哇!』
嚇得掉了手上的筆的花井抬起頭來,只看到罪魁禍首正把圍成筒狀當作擴音器的手收回去。

『叫你都不回。』田島一臉不滿。
『…叫我做什麼?』花井的頭無力垂到桌上,徒勞無功的試著把飛出腦外的數學算式拉回來。
『這個這個,這英文字要怎麼念?』推推靠著桌子的花井,然後再強迫推銷般把雜誌硬塞到花井臉頰和桌面接觸的縫隙裡。
『O…』eau…
『什麼啊~好無聊的發音~』田島悻悻然的把雜誌蓋起來。

『…這才三個字母你是想怎樣,而且這是法文、還有大考不考雜誌,除非你們班英文老師想出。』
花井略帶不耐的碎碎念著,彎下腰把滾到桌子下的筆勾出來。
數學又要整個重新想過一次。
他看著式子列到一半的習題,覺得頭殼因為腦袋過度思考的關係正在發漲。

『什麼嘛、為什麼這些東西你可以念得下去?』這回田島把筆放在嘴唇上玩起平衡遊戲。
無視於那樣做還能正確發音是件奇怪的事情,花井直盯著那題數學、彷彿這樣做答案就會自己跳出來。

『我也沒有很念得下去啊。』
『那幹嘛還要念?』
『因為不念就會考不及格。』明明不想跟田島玩無聊的問答遊戲,花井還是不由自主的回應。

『這樣啊?那我就不及格好了。』田島率性的說著,然後把書本往地上一丟。

聽到這麼任性又自我的發言,花井只是抿著嘴不說話。
因為他怕自己一開口就想罵人或是揍人。

──不及格就不能出賽囉!

那個人這樣說、帶著困擾的笑容。自己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少,所以無論是什麼都想要幫上忙。

可是,

田島、根本就不管要是不及格不能出賽,到最後困擾的會是誰……




「清水那傢伙說如果這次還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考紅字,就要縮短練習時間耶~」
花井站在廚房裡,一面撈起油鍋裡的炸豬排一面聽坐在客廳的田島抱怨。
「很合理啊,不然家長會抗議吧?」

「哪裡、明明考不及格打棒球也不會輸。」
田島毫無道理的發言讓花井大聲笑出來。
「什麼嘛!我很認真耶。」田島不滿的抗議。
就是因為知道你是認真的才覺得好笑啊…花井想,把切好的高麗菜絲裝盤,上面鋪上還冒著熱氣的豬排、淋上美乃滋。

「做好囉,快去盛飯。」
一手一盤炸豬排,花井從廚房裡走出來。
「好…」聞到香味跳起來的田島一轉身就看到穿著圍裙端菜的模樣「花井…好賢慧……」
好不容易憋著講完話,田島抱著肚子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
「少囉嗦。」
赭著臉把盤子推到桌上,花井馬上就解下身上的圍裙,恢復原先下班後的襯衫西裝褲打扮。

「開動了!!」一臉虔誠的雙手合十,他一說完馬上就拿起筷子大吃起來。
「……」看到田島可以把碗裡的飯堆得那麼高,花井真覺得不可思議。
當他回到廚房拿出其他菜的時候,只看到桌上擺了兩個裝了四人份飯量的碗。
所以花井也只能再把自己碗裡過量的飯撥回電鍋中。

不過啊……

「花井?」差不多把堆起來的飯吃到平碗邊的高度時,田島終於暫時停下來。
「嗯?」
「你不吃嗎?」田島指指花井面前不管是豬排或是白飯都消失緩慢的碗盤,不知道是不是對於自己吃太快這點感到顧忌。
「沒有啊~」他若無其事的回答,夾起一塊豬排塞到嘴裡。

「喔。」雖然是這麼說,但重新動起筷子的田島相較於先前的速度,明顯慢下許多。

「…豬排還有一塊、我放在廚房才不會冷掉。」
花井苦笑的發現自己盤子裡還剩下大半的豬排正被有意無意的覬覦。

「真的嗎?!」
「要再炸也還有。」雖然不知道田島是不是真的有辦法吃那麼多就是。
「萬歲~!」他歡呼的活像是發生什麼大好事一樣

見狀,花井低下頭扒著飯,藉以掩飾可能洩漏在臉上的愉心情。


或許是田島那晚說過的話。
花井無法不一廂情願的認為自己可以讓對方安心的依靠,就算知道自己的猜測是過於樂觀了,也停止不了這一類照顧過度幾乎可以稱之為予取予求的行為。

雖然田島也不會得寸進尺到哪裡去…不、這很難說,花井默默的嚼著混合美乃滋和番茄醬的高麗菜絲邊思考。

「啊!」
「怎麼了?」
「花井的菜!」他一臉不解的看看田島指過來的手指,又看看被指的盤子。
「我的菜怎麼了?」不一樣多嗎?不會啊、田島的還比較多,還是說他其實不喜歡吃高麗菜?
「有番茄醬。」田島一臉很不公平的表情。
這時候花井才想到,方才淋醬的時候,不知道田島喜不喜歡,就只替他加了美乃滋而已。

「你要加嗎?我去廚房拿一下。」說話的同時花井放下碗筷,準備從椅子上站起來。
「啊、不要,讓我吃一點就好。」
說著田島就把筷子伸過來,夾了一大團回到自己碗裡。

「……」花井愣愣的看著田島的動作,好半天沒有說話。

「…我夾太多了?還你…」正要吃的田島發現對面的人一句話都不吭,只好心虛的捨不得的把碗裡的東西還回去。
「呃,沒關係,你拿去吃吧。」
回過神的花井擺擺手,阻止田島讓那堆還在滴醬的菜在桌面上方移動來移動去。

「真的?」
「對啦。」

現在低頭會被誤認為是在不高興吧?

但是沒辦法,花井用碗擋住正在上揚的嘴角。
對於這樣的行為模式毫無抗拒能力的感到高興,不管是田島自在接受自己好意的樣子,或者是自己發自內心認為可以滿足對方任何願望的想法。

他想、自己是真的很喜歡田島。
喜歡到從來就沒有過產生這麼想要照顧一個人的心情,像是累積了許久一次全部爆發出來一樣。


花井開心到覺得自己無藥可救了。








待續

=========================

對不起很閃●-●(戴墨鏡
除了對不起之外我已經無話可說了(毆

最近看太多萌花田花開始有壞掉的趨勢。
連MSN狀態都改成花井は俺の嫁♥ 的我,真是希望娶到像花井一樣賢慧的老婆啊!(誤
這是花田,真的!
其實花井的心情就是我的心情。請好好的用力的疼愛田島吧!

這回的田島看起來明顯笨化,其實不是的,笨掉的是花井。所以他看到的田島好像變得跟自己一樣笨蛋(喂


希望再五回可以結束(毫無依據的希望
2007.12.07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93-3a536de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