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當花井一面用小毛巾擦著頭上流下來的水珠,一面打開田島房間的門時,聽到田島吵吵鬧鬧的聲音。
『在幹嘛?』花井停下擦頭的動作,左右看了一下,然後田島說毛巾掛鉤子上就好,花井喔了一聲,轉過去把毛巾掛在門背後的掛鉤上。
『哪~你看,富士。』田島往肩膀上一抓,像是變魔術一樣憑空抓出一隻胡亂扭動的楓葉鼠。當然那不是變魔術,只不過是田島飼養的寵物罷了。
『富士?』
『對啊、牠叫富士。』花井挑挑眉毛湊近過去觀察,而手上原本不安分動來動去的老鼠在發現自己被觀察之後,就稍微安靜下來了。

『嗚哇…好可愛!』
好大的眼睛、好像快掉出來了。家裡從來沒養過這類小寵物的花井頓時心花怒放起來。


『吶!』看花井一副有興趣的樣子,田島二話不說把肥滋滋的楓葉鼠塞到花井手上。
『咦咦?!』手掌中納著軟綿綿像是沒骨頭的溫暖小東西,花井一下子慌張起來,只敢小心的捧著怕讓老鼠給掉下來。
『放心啦放心、不會怎樣的~』和不在乎的田島比起來,花井似乎才是富士的主人似的。


今天會來田島家,不是花井預計中的事情。
原先只是七班幾個人約好到學校踢足球而已,會特地約田島一方面是花井的私心,另一方面也是聽說這傢伙足球也踢得不錯,真的想看看而已。
從中午之後開始踢,等到大家都玩累了,已經是四點多的事情。於是大家一起到便利商店買了冰和飲料,在店門口休息完之後就各自解散。

然後,大概是看到花井不停擦汗的樣子,田島才會開口問花井要不要先到自己家沖個澡再回去。
雖然說…結果一到田島家,卻是主人自己搶著先洗的狀態,讓花井有些無言但也不好說什麼。

捧著僵持了好一陣子,一人一鼠在熟悉彼此之後才開始放鬆,花井一面讓富士在兩隻手上來回走動,一面想著剛剛在田島房間好像沒注意到這邊有籠子,大概是被什麼東西擋住了吧?
話說回來,這小東西還真是可愛啊……

西浦的隊長、花井梓,在和楓葉鼠富士無聲的互動當中,悄悄被觸動了心靈。

『花井…花井!』
『哇!』
『叫你都不聽…你看你看!』田島一把搶過花井手上的老鼠往自己頭上拋,然後在花井還來不及發出慘叫聲前,富士在空中翻轉了一圈之後,穩穩站上了田島的頭頂。
『…嚇死我!』張著嘴巴好一陣子合不起來,花井不滿的抗議。
『來來~換你啦花井。』完全不把對方的抱怨放在耳朵裡,田島抓下頭上的老鼠,搓揉了兩下像是鼓勵一般,然後往花井的頭頂拋去。

翻轉、落下、然後富士順勢滑下花井才剃過不久的大光頭,掉進花井衣服後領去了。

『啊!!!!!』
這時候西浦棒球隊長終於真的慘叫出來,伴隨第四棒爆出的大笑。


『掉進去了!』花井一臉驚恐的樣子試著把衣服裡的老鼠抖出來,就怕一個不小心把富士給壓死。
『啊哈哈哈───!』始作俑者的田島在旁邊笑得很開心,一點都顧不上理會花井的掙扎。
『田島!!』
『好啦好啦!你不要亂動。』還在嘻嘻笑的田島把花井拉得亂七八糟的襯衫整個從褲子裡扯出來,然後手伸進衣服下擺在花井的襯衫裡摸索。
被摸來摸去拍來拍去又不敢隨便動彈的花井,不知不覺從驚恐變成緊張,一張臉一下紅一下白差點沒變成青的。

然後他為了轉移注意而飄動的視線餘光發現一個正在動的物體。
『那裡!田島!』花井大叫著指著沿著牆角奔跑的楓葉鼠富士,然後田島一面說著哪裡哪裡一面很快的就抓到發出微弱吱吱聲的富士。

『……』一直到田島鬆開手花井才有種鬆口氣的感覺,他一面把又亂又皺的襯衫拉平,一面看著田島小心翼翼抓著老鼠走回籠子邊上。
他打開籠子門把老鼠送回去,然後用一種平常很難得聽到的嚴肅口吻,田島說:
『富士、你該回家去了。』
一旁的花井想著果然田島還是很關心自己家寵物的,他一面靠近安置老鼠的田島一面說還好沒有不見。
接著就被突然回過頭的田島給推得往後坐倒在地。

『喂!?』
『吶吶、想跟花井做愛,來做吧!』跨上花井膝蓋的田島說著,在花井阻止不能的情況下開始解起他胸前衣服的扣子。

『太、太突然了吧!』他一副措手不及的樣子,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才抓住了田島不安分的手。但對方已經把扣子全部打開了。
田島就這麼被抓住手沒有反抗,用他明亮而顯得平靜的眼睛看著花井。
『沒有很突然啊,剛剛摸到花井就想了。』
『還不是一樣!』

『花井不想做嗎?』
好卑鄙…居然把問題直接丟回來…
明知道田島會這樣問不意外,花井一時間還是狼狽得難以回答。

『…怎麼可能不想可是-』
『那就是啦~』全然不等辯解終了,趁著花井思緒陷入苦惱忘記要把手握緊時一把抽出被箝制的手腕,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開花井的褲襠拉鍊。
『哇啊~花井的內褲好帥!還有扣子!』雖然手再度被抓住,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田島大得不得了的聲音搞不好讓隔壁房間的人都知道花井穿了很帥的內褲這件事。
『────!!!』
吃驚到舌頭都快咬掉的花井,腦中浮現昨天洗完澡後拿出換洗衣服物時,特意挑了平常就很喜愛的內褲款式的事情。
明明不會有人看到卻還是會在出門時把裡裡外外都特意打扮過,這不是高中生的虛榮嗎!?

試圖在腦內為自己向羞恥心辯解,好不容易才打碎石化狀態的花井惱怒的把田島往後一推。

然後他一把拉下田島洗過澡後就換上的鬆運動褲:
『那也讓我看你是穿什麼樣子的啊?!』


呈現在眼前的是大賣場那種隨處可見,布料花樣的疊色還會印得很奇怪,有著泡泡圖案的四角褲。
跟平常在部室換衣服時看到的差不多。

視線中過於普通的畫面讓花井頓時清醒過來,他鬆開拉下褲腰的手抬起頭,看到被自己推倒在地衣衫不整的田島,露出了遭到連續三振時那種受打擊的表情。

『啊…對不起!』連忙鬆開手,花井一臉尷尬的樣子不知道手該往哪放。還在想自己實在是衝動又太大力一定讓田島很受傷,後悔得不得了時卻聽見田島說:
『嚇一跳、花井的力氣好大,完全沒辦法掙脫!』
只見到田島一臉帶著驚訝的表情,搓揉被握到通紅的手腕。
『………』
自己、真像個白癡…,都忘記這傢伙根本是暴露慣犯。
花井又是火又是窘,他默不作聲從地板上爬起來,正要把被扯開的褲子穿好就被田島一把拉住。
『幹嘛啦!』
『我真的很想做呢~』

又是這種無辜又認真的表情,真可惡!
最可惡的是知道田島就是真的很認真而無法抗拒的自己。
『那就自己做啊!』花井還試圖做最後的抵抗。
『可是我想跟花井做啊!』
田島用比花井的大聲更大的音量吼回去。明明就是做愛的事情卻變得像吵架一樣是怎麼回事?
不、重點是,果然…抵抗不了田島啊……

直接明快的言語充滿力量像是子彈一樣穿過花井的心臟,他紅著一張臉像是想再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趁著人還在懵,田島一把抱上去親住花井的嘴。

然後兩人都聽到硬物撞在一起的聲音。

因為用力撲上去的關係,牙齒和嘴唇硬碰硬磕個正著,田島一面唉唉叫一面鬆開手摀在嘴上。
被撞上的花井也是淚眼矇矓的按著似乎破皮的嘴唇,看向罪魁禍首的那個人,雖然很痛卻反而產生了想要好好接吻的慾望。
他重新靠近蹲在地上還在痛的田島,拉開蓋著嘴巴的手扳住那張動來動去不安分的臉。
這次是小心翼翼的慢慢的親吻下去。

嘴唇接觸的時候,捧著田島的臉的花井,感覺到對方變得安分不少。
但血味這時候卻跑出來。花井只好中斷親吻的動作,離開碰觸的柔軟嘴唇。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已經鬆開手,田島還是默默的沒有說話。
『…怎樣?』
等到親完了花井才發現自己心跳得很快,方才接吻的觸感還殘留著。但田島的沉默讓他不知道該不該繼續。
『嗯~』田島舔舔嘴唇,好像有甜味似的。舌尖抹過的下唇帶著唾液濕潤的反光。

『再來吧。』在花井還因為那樣舔嘴的動作覺得心臟跳得更快時,田島主動靠近過來,手掌捧著花井的臉吻住他半開的嘴。
兩片嘴唇一貼上,田島就用力的壓了下來,連一點點縫隙都沒有,彷彿呼吸都停止似的,過了好一陣子才分開。

『……』

『那、來做~』鬆開手,田島笑著又說了一次。


一臉窒息的樣子,臉頰上還有手心的熱度,到底是手比較熱還是臉比較熱花井都不知道了。
他彆扭的瞪著田島八風吹不動的笑臉,然後終於帶著投降意味的垮下肩膀。
『…我去鎖門…』

田島笑了起來,花井一面咒罵笑屁啊、一面站起來跌跌撞撞的走到門邊把門鎖上。

『直接脫掉吧~』盤坐在原地的田島豪邁的拉掉套在身上的T恤,像是要催促到現在都還一副遲疑態度的花井,連運動褲和泡泡花紋的底褲都一起拉下來。
在田島拉下褲腰的時候就低下頭的花井,默默脫下敞開不知道多久的襯衫,其實連褲子也早就被拉開了…
想到內褲的事情被田島大聲說出來,就覺得丟臉到無以復加。
明明集訓和平常換衣服的時候也會看到的,那些時候就一點也不覺得怎麼樣啊!

但這種時候果然還是會、覺得尷尬……
帶著苦惱的表情,花井把脫下的衣服隨意堆放在角落。
然後他抬起頭,看到在西斜太陽的窗邊下脫去衣服的田島,變得好像和平常不一樣似的。
田島粗魯的踢開脫下來的衣服褲子,皺成一堆的布料攤在地上。
『啊!忘了鋪床、要鋪嗎?』
主人一臉認真的問,被問的客人卻越發困窘,只好大聲的回『不用啦』來掩飾。

『花井好急喔。』
大大咧咧站得直挺挺的田島笑著說。然後一下子撲過去把花井壓倒在榻榻米上。
『才沒有──哇!』來不及遮什麼也不想再掙扎的花井連口頭上的抗辯都沒辦法就遭受攻擊。
田島溫溫熱熱又粗糙的手準確握住了躺在花井腿間的慾望,然後用著平常自慰時的速度替對方摩擦那個還半軟半硬的器官。
『嗯…!』當電流般的快感竄上腦袋時,他忍不住悶哼出聲來。
嗯、嗯什麼啦!?花井自我怨恨著,明明嘴巴都閉了聲音還是從喉嚨裡跑出來是怎樣?
先前抗拒的態度與其說是自己的自制、不如說是預防失控的安全鎖。

感覺手裡握的慢慢變硬,於是田島也挪動自己的腰貼過去,連自己的和花井的用手握在一起,上下套弄。
『…哈啊~』

很明顯的,田島對於一次掌握兩根這種事情不太在行,花井只覺得自己的被一下捏緊,一下子又從被握住的手中滑開。
於是他抓開底下動得很癟腳的手,用自己的雙手一起包覆住兩根翹得老高的小弟弟。

大概是因為很爽的關係,心跳得很快。但一方面卻又覺得方才的緊張感早就不知道被丟去哪個角落。
真是…奇妙……
刻意用著食指的邊緣在前端的縫隙磨蹭,就會感覺到手裡的器官敏感的抽動,然後聽見像是自己聲音的喘息,和田島粗重的呼吸聲。
兩隻手搭上花井的肩膀,隨著兩人貼近的距離,手臂逐漸圍繞過花井冒出細細汗水的脖子。
濕熱的吐息吹在臉上,接著就是嘴唇相碰。
花井主動打開貼黏的唇輕含著田島,後者回應似的伸出舌頭在花井嘴裡探索,亂來那樣的刮過捲在口腔內的舌面和牙齒。
雖然沒什麼技巧、但,或許是因為交換了唾液的關係,花井覺得自己的下腹的肌肉不由自主變得繃緊。

顯然田島也有點受到刺激,他側過頭像平常看到那些外國電影裡的情侶接吻一樣,把嘴唇用力嵌到花井的嘴唇間,然後挑著對方的舌吮入自己口中,用齒列輕咬。

『嗯……』
『……』
再這樣…大概會直接就射了吧?
被吻得只能用鼻子斷斷續續呼吸的花井,意識朦朧中想著。光是舌吻就射精的話就太丟臉了!
在腦內拼命掙扎的意念終於付諸實行,他用力把頭往後仰掙脫了田島攀著脖子的雙手。

但花井馬上就後悔了。
在看到田島的表情和感覺到脫離體溫後的寒冷時,他呼吸著帶著對方接吻氣味的空氣,舔舐嘴角染上的唾液像是回味和田島的吻。
然後花井抱住田島的腰,強制的讓坐在腿上的人和自己貼近。
連肚子都緊密的貼在一起,夾著兩人還勃起的慾望。

『這樣…不會很難動嗎?』田島開口說話,聲音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
這種事情花井自己也曉得的,卻沒辦法放開手,腦中冒出了如果可以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下去就好了的荒謬想法。

是因為體溫過高而把腦袋燒壞了嗎?


沒有人會回答花井的自問自答,包括田島。
他只是抓開花井繞在自己腰上的手,然後十指交握著往地上扣。而被壓制的花井也自然而然的往後躺倒在榻榻米上。

『原來花井是左撇子。』
左撇子?什麼跟什麼?
帶著莫名其妙抬頭的花井,看到底下硬得很有精神的小弟弟才知道田島在說什麼。
『…你自己還不是撇右邊。』
只是稍微壓低身體,田島那根東西的前端就正好頂到花井的前面,於是臉紅之餘他也不忘反駁回去。

『嗯~對啊。』田島笑了一下,接著收起笑容,臉貼近花井稍微抬起的頭。
兩個人對視一陣,有默契的一起瞇著眼睛再次接吻。

含吮、舔拭,田島帶著濕潤的嘴離開花井。
他像隻貓一樣抬著腰,支起下半身,用自己的陰莖去和花井的磨蹭。
雖然比不上手淫摩擦的快感,但腦中被田島堪稱淫蕩的姿態填滿,花井也忍不住拱起下半身迎合。
『花井~…』
叫著壓在身下的人的名字,田島似乎很想又能親嘴又能摩擦小弟弟。
但身高差距的現實讓他只能勉強搆得到花井的下巴。
『呼…田島…』被磨啊舔得弄到受不了的花井,用力抽了兩下被握住的手發現抽不出來。

『田島手放開!』
他忍不住大聲抗議,然後就感覺到箝制的力道放鬆了。
趁著這時候花井趕緊掙脫田島的壓制,撐起身體轉過來把上方的人翻到地上。

房間裡只剩下兩個人喘氣的聲音,看著田島攤平在榻榻米的地板上,溫順的姿態眼神卻還是清醒那樣的看著自己,花井不知道為什麼的笑起來。
他彎下身一面輕啄田島的嘴,一面伸手撫弄田島前端已經濕潤的性器。儘管自己沒要求什麼,還是感覺到底下自己的東西也被溫暖長著厚繭的手搓動。

跟平常自己來的感覺不一樣。
因為是田島的手的關係嗎?自己會這樣想…那田島呢?

好想知道射精的時候、田島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除了喘氣和悶哼益發沉重以外,又多了液體摩擦時噗啾噗啾的猥褻聲音。

真想要看到…

帶著這樣的衝動和興奮感,花井在感覺到手中的慾望正微微顫動時,用力的握著從根部一直滑到前端,反覆來回了好幾次。
然後就看到田島一瞬間閃過掙扎的神情,悶哼的全部射在花井手上。

『嗚…!』
大概是視覺的刺激、大概是花井本來就差不多到極限、大概是田島也比較用力……
總之花井也一下就棄械投降,黏黏白白的精液全部濺到田島平坦的肚子上。


喘著氣的花井脫力的翻躺在田島旁邊的地上,發洩後的兩個人沉默好久然後田島終於打破沉默。
『花井剛剛、好用力啊…』
不知道是在抱怨還是陳述事實,總之花井聽不太出來,清醒後的他慌慌張張爬起來只看到田島正用手指抹起肚子上噴濺的蛋白液體。
『呃…對不起、』

理智回覆到正常人狀態的隊長大人一臉尷尬的道歉。
『那個衛生紙…』
『啊、我去拿就好。』
從地上俐落的翻坐起來,田島赤裸著身子跑到櫃子。
而花井則一副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麼瘋的樣子盤腿坐在原地,窗外的風吹進來、帶走皮膚上的汗,變得涼涼的。
他看著田島找東找西的背影,那被太陽曬得黝的皮膚,和一向曬不太到太陽而顯得白皙的臀部。

『找到了!拿去吧。』
接著找到面紙盒轉過身的西浦第四棒,在看到當家主將那難以言喻的表情時,忍不住開口:
『花井~』
『怎麼了?』
努力想要甩掉田島萎下的小弟弟印在自己視覺中的記憶,花井格外困擾。
『花井我覺得你好像很想再來一次的樣子。』

被說的花井愣了一下,然後大聲反駁。
『才、才沒有咧!!』

窗外的不知道那邊,似乎可以聽到寺廟那撞鐘的聲音,還有烏鴉歸巢的叫聲。
今天一天又和平的結束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end.



完結得很突然(咦
2007.11.14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74-a0cd51c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