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你避開田島要求跟我比,是認為確實可以贏過我…吧?』
花井看著車窗外的風景邊說話,的確是因為不想要自己太難堪。

『嘛…你的直覺也很不錯啦…』阿部的聲音反而顯得很自然,大概是因為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的緣故。

那麼久以前的對話,是第一次集訓時候的事了。
但是,當時的心情的確是沒有怨恨什麼,或是嫉妒田島之類的,頂多就是揭自己短處時感到有些不自在罷了。
那是對於田島的佩服(荒川的第四棒嘛)以及和實力不成正比的親切態度吧?

啊…要說是親切也……
還是應該說沒有神經呢?

但是的確偶而也很敏銳的,有著像野獸一樣的直覺。
體力上來說也很像野獸,要是身材再大一號的話就會變成無敵的球員了吧?



…本來是這麼想的沒錯。

注意的程度就等於田島棒球才能的突出,不多也不少。


會注意到田島是個敏感的人,是在他一次次穩定了畏怯的三橋心情之後。
就算是監督跟作為搭檔的補手阿部都沒有辦法達成。

在之後那許多微妙氣氛的場合裡,田島都有效的帶給大家安心可靠的感覺。雖然說自己是很穩定的,而使用戰略的是阿部,但要說到激勵士氣這樣的中心角色,就非田島莫屬了。


追根究底的回想,其實可以很輕易的理解為什麼連三橋這樣閃閃避避的個性,都會這麼自然而然對田島敞開心胸。
就像是連加一個投手這種理所當然策略都無法接受的三橋;雖然了解箇中原因卻無法勸解的隊友們。田島像是直覺一樣的作為很簡單就安撫了三橋波動的心情。

說是直覺應該不為過?

無論如何,就是儘管注意,但也僅只於此的程度吧…?
很帥的心聲、心跳噗通噗通的反應,是因為花井見識到同儕強勢的一面而感到崇拜。





『中外野高飛!』投手前滾地球。
『中外野高飛!』一壘前滾地。

『中外野高…飛!』本壘上方高飛球。


『可惡!』金屬球棒落在地上的清脆聲響伴隨著花井的咒罵聲響起。

怎麼樣都不順手的感覺在練習中很少出現的啊!今天的自己是怎麼回事呢?
還是應該說,這幾天的自己到底是怎麼樣了?

『花井君…怎麼了?』被些微騷動吸引了注意力的三橋,停下揮棒動作往花井走向休息區的背影方向望去。
『手感不好吧。』看到三橋停下動作,也跟著停下放球動作的榮口說著。
『嘛、不過是花井,不需要幫他擔心啦~你說是吧?』
『說的…也是……』
『繼續繼續、我要放球囉!』邊說邊將球放在投球機的送入口上,榮口提高音量提醒道。
『是、是!』


『怎麼啦?』站在休息區內的百枝監督對著走過來的花井表示關切。
『打擊起來不太順手。』摘下帽子,隨手抓起固定位置上的毛巾往頭上臉上抹,花井的視線固定在手中的毛巾而不是正在對話的百枝監督臉上。
有時候監督的犀利會讓花井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尤其是這種毫無來由的低潮。

『嗯?』可以想像,是那種眉頭微皺,嘴巴抿成ㄑ字型的獏樣。

『不過~應該沒關係,只是需要調整一下。』

…調整一下?
要調整什麼這種鬼話,花井自己都不相信。只是下意識不想讓百枝監督再說些什麼而已。

『…這樣啊。』回應一聲之後就不再說什麼。
真是尷尬的年紀啊,高中生。
百枝監督想著,窺看著花井看來成熟的輪廓,儘管外表看起來再怎麼成熟,花井也只是一年級的學生而已。
嘛、反正這陣子也沒有什麼大比賽,不需要逼得太緊。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就好。



『呼!』休息過後重新站上打擊位置,花井握著球棒左右揮動兩下。讓球棒的重量和手甩動的感覺重新適應。站定位置,他對餵球的西廣比出OK的手勢。
可以打到、可以的。

因為他是隊上的第五棒!
『中外野高飛!』
球棒與球相觸的聲音之後,他看著球往投球機上空方向筆直的飛出去。
就是這樣,花井想。既然田島憑的是他卓越的棒球直覺,那自己就要想辦法利用身材的優勢才行。
只要是能擊出的球,就要可以飛得很遠。

『OKOK~花井,狀況很不錯喔!』等到手邊的球都送完,西廣站直身體對著滿頭大汗的花井比出大拇指。
『哈哈…』全部都打得這麼遠,等一下撿起球來應該會很辛苦吧……

花井抬起手背擦去快要沿著眉毛滴下的汗水,環顧整個球場一圈。
發現少了那個活躍的身影。

『…田島呢?』
『咦?田島嗎?』西廣愣了一下,也跟著東張西望一陣。然後搖搖頭。

『他連續兩次小考都紅字,剛剛被老師叫去了。』
打擊練習告一個段落,正準備開始撿球的泉,聽見兩個人的對話搭腔道。
『連續兩次呀~?』花井露出慘不忍睹的表情,還好只是小考。不然比賽中要是少了田島可就慘了~

……少了田島就慘了?

『話說回來,這次的英文真的很難啊~』先開口抱怨的是泉。
『你們也是嗎?我還以為只有我們班出很難耶!』隊中少數分在1班的榮口也跑過來搭起話題。

幾個人聚集在一起吵吵鬧鬧的說話,花井卻陷入沉默裡。
因為一瞬間萌生對於田島的依心。

儘管對於田島「沒有打不到的球」這樣可靠的賽前宣言感到安心,但花井還是挺注重個人在比賽裡的表現。
如果因為別人優秀的表現而感到安心,最後一定會連在隊伍內都被比下去。
變成那樣就沒有意義了。


像是休息般的聊結束後,眾人分開來將散落球場各處的棒球一一收集回去。

『我回來啦~~~~~!!』田島的大嗓門很快就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從球場外就一路狂奔過來的田島,臉上露出苦悶的表情。
想必是因為老師叨叨念念的訓話讓人感覺到不耐。
『哈!還是這裡比較好~』
如釋重負……正確來說,像是野生動物被放生回到叢林的感覺,田島深吸一口氣,就隨著大口吐氣、連著剛才的煩悶一起吐掉了。

『回來啦~?』
『被志賀老師威脅不准上場了嗎?』
『是導師!說再考一次紅字就會跟志賀老師告狀。』
『嗚哇……』
某種程度上來說,志賀老師是個比百枝監督還要可怕的存在。

對於喜歡的東西就會努力,討厭的則是選擇遺忘。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成績才會如此危險。
看著已經完全感受不到鬱悶氣息的田島,花井暗地裡吐槽。



『大家!準備把球場收一收!』在休息區的百枝監督大聲擊掌,集中球場上每個人的注意力。
『等一下就要分組練習賽囉~』
『哦哦!』
方才還在喧鬧不已的西浦全員,在監督的一聲令下後快速將球場收拾得乾乾淨淨。
記得第一次看到的濱田還曾經露出像是咬到舌頭的吃驚表情。想來那是因為第一次見識到在班上不是吃就是睡不然就是吵鬧的棒球社成員,原來也有那麼認真一面的緣故吧。

『嗯~』看著西浦眾人訓練有素的模樣,百枝監督一臉滿意的笑容。
但是分組還沒有決定好,不快想想好像不太妙的樣子。
但不管是以背號順序分1~5、6~10兩組,還是以單數雙數來分組,實力都很不平均啊……
嘛、今天就以打擊力來拆組好了!


花井和田島是一定要分開的,就以他們兩個為首。
再來應該是阿部和泉,兩個人擊球能力差不多,但是阿部會選球…這點算是優勢……

直到球員們都集合到休息區時,百枝監督已經在腦內將分組都排好了。
『那現在來分組吧,今天就不抽籤囉!』
『咦咦~~?』
對於一向都採取隨機分組的百枝監督,突然就改變策略,大家都發出疑惑的聲音。
但阿部馬上就想到,大概是監督對今天的練習賽有要求大家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吧?

『安靜安靜!我要公布了!』真吵!再吵鬧下去就會忘記原來的分組啦!
百枝監督揮著手要大家都安靜下來。

『那麼,紅組:花井、沖、水谷、阿部、泉;白組:田島、巢山、三橋、西廣、榮口。』

真是匪夷所思的分配,大家都這麼想著。
尤其是聽到自己和阿部被拆開來,三橋馬上就一副搖搖欲墜的崩壞模樣。

『監督~這裡有人不行了啦!』這已經不是背號的問題了,連田島都無法安撫。
『只是練習賽呢!要好好的跟田島培養默契啊!』
聽見榮口的呼救聲,百枝監督頭髮飄起、露出可怕的表情來。
事實上對於隊上最擔心的人還是非三橋莫屬,雖然是依照打擊順序來拆組,但三橋是可以跟西廣交換的,最後把投捕二人分開還是為了鍛鍊三橋的心志。

絕對不能妥協!

『哇!!對不起!真是萬分抱歉──!』
雖然對三橋的情況感到擔心(同情),但榮口還是屈服於監督的淫威之下。



『三橋!』田島的聲音從跪著的三橋頭上傳來。
『嗯…?』
聽見聲音而抬起頭的三橋,看到一個大大的數字2在眼前。

『看!這是阿部的球衣喔,穿上他的球衣我就是阿部了!所以你就安心吧!』
『呃……嗯!』
『那阿部,等到練習賽比完衣服再還給你。』無視阿部大聲的抗議才不要那種衣服,田島把寫了大大背號的練習用球衣當著三橋的面穿到身上。

『我啊、會給你暗號的。安心安心!』
『嗯!』

後攻一隊的花井戰在休息區裡,看向被田島從地上拉起來,勉強恢復平常狀態的三橋。
『……』
『「雖說不是主將,但是少了田島西浦就不行了吧。」』百枝監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咦!?』花井一臉錯愕的樣子。
『你的表情在這麼說喔~』
『沒有、才沒呢!』雖說是否認,但花井不自覺的摸了摸臉頰。真的很明顯嗎?

『…哼~』雖然說會多思考是優點,但偶而想得太多了啊。
這麼想著的監督,拍拍一臉困惑的花井肩膀。
『就是因為少了任何一個人都不行,所以大家才會團結吧?雖然田島某些方面很可靠,但你是大家公認適合當隊長的人選喔。』

這就是青春吧~?
看著花井從沮喪到慌張,再轉為迷惑的表情,百枝監督在內心哼著歌。
『要開始比賽囉,你不是投手嗎?』指指陸陸續續進入休息區的後攻隊員們,她還是決定提醒一下依舊站在休息區的紅組投手。
『啊!是!』





『嗯…真是不好看的比數。』無視就站在不遠處的花井,看著夕陽下背光的記分板,阿部毫不客氣的批評。

『真是、我知道啦!』
被刺到痛處的花井也用有些暴躁口氣回應。

因為比分這麼差,花井自己知道責無旁貸。
第一局因為大家都不習慣花井的投球(平常都是由百枝監督餵球),所以三上。但是差不多的原因,三橋也很順利的三下。

田島是真的出乎意料的可靠沒錯…但是阿部並不比他差。自己卻還是連連被擊出安打。
雖說表現不佳,但做為投手的自己不合格可以歸咎於經驗不足的緣故。
然而負責打席連續被接殺和三振是怎麼回事呢?四壞的保送就不用說了,三橋是個不會投壞球的投手。

完全沒有上壘呢。

花井沉默的坐在休息區裡面,對於練習賽中莫名的壓力感到不明所以。

『牛奶來了!』經理筱岡的聲音由遠而近的傳來,聽得出來是奔跑著過來的。
『嘩啊~~我要我要!』
振動空氣的大嗓門將花井喚回現實。

回過頭的花井才看到正大聲喧嘩的,是田島。


就算練習過後也好像電力完全沒有消耗一樣的精神充沛,還真是驚人。
雖然看起來很輕浮的樣子…但是在站上打擊位置時候的眼神,像是捕捉獵物的獵人那樣銳利。

對於花井這樣半調子的投手來說,很難忽視。

『啊!我也要~』
被筱岡問了好幾聲才想到要回答,花井舉高自己使用的杯子呼應。


『很在意比輸的事情嗎?』嘴角上還殘留著牛奶漬,泉在筱岡倒完牛奶離開之後才一屁股坐到花井旁邊。
四個打席,光是三振就去掉兩個。今天的花井表現糟糕到讓人難以忽視。
雖然說三橋的球很難掌握,但對於隊內的成員而言,是只要能習慣就好的球路速度。

『…這個、應該說是找不出狀況不對的原因吧?』握著手中的杯子,花井的口氣裡充滿不確定。
事實上是、隱隱約約查覺了癥結所在。卻不太想在別人面前承認。

『不過本來就會這樣吧~要是都沒有失誤的話就太害了。』知道花井並不是在沮喪之後,泉的口氣變得稍微開朗一點。

但是花井笑不出來。
說到沒有失誤的,不是正有一個嗎?


當自己站在打擊區時,他就蹲在後方接球。

就看著自己打擊的樣子,看著自己揮棒落空,或是呆站在打擊區上。看著自己失敗的背影。

『我去洗把臉。』

無論是聲音或是動作行為什麼的、田島都讓人太難忽視了。
所以花井選擇逃跑。

『哇…花井是怎麼啦?』把差點被碰倒的杯子扶正,泉望著繞出鐵絲網的花井。明明球場這邊就有水龍頭了。

『……』聽見泉的聲音的田島,難得安靜的只是在位子上看著跑到外面去的花井的身影。


真是討厭如此在意別人目光的自己。
把剃成三分頭的腦袋壓低在水龍頭底下沖著,彷彿思緒能隨著熱氣的遠離而被釐清。
明明知道做為補手的田島,就算說出「一出局」或是「投得好」也不是針對自己。但是在那樣的目光下,自己輸給了試圖有所表現的自己。

對著投球機卻無法打出好球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吧?之後會順利是因為田島離開的關係。
不想要這麼想,卻被負面的思考陰影給籠罩在底下。
明知道這樣下去就會輸了啊!

不是輸給田島,而是輸給自己。



──『那就做啊,你看起來很就是很壓抑的樣子。』

那個時候,就算是在別人面前自慰完都一臉泰然模樣的田島,這麼對自己說著。
雖然是超越常識的作為…但田島卻全然不在意。像這樣的心情,或許就跟在比賽時的打擊區上沒什麼分別吧。

『花井!』
『哇!』
田島的聲音把站在水龍頭前發呆許久的花井拉回現實。
『要夜間練習囉!』

還沒辦法從那時候的思緒裡出來,自慰時候的田島、和眼前的田島形象重疊了。

『啊…好。』

『花井、不是才洗完臉嗎?還是很紅呢。』
『咦?』一聽到田島的質問,花井趕緊抬起手用袖子在臉頰上擦著。『是你看錯了吧。』

冷靜下來吧。

拭去頭臉上的水珠,放下手的花井,變得跟平常看起來一樣。
『是嗎。』
話說回來,這種時候倒是一點都聽不出來田島的語氣裡有著怎樣的含意。
…就算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在自己面前自慰的想法也不能理解。

『看!又紅了!』
『沒有!』
大概是因為這樣…變得過度意識了吧。

雖然因為受不了的原因,當時的自己逃離到田島家的廁所去解決。
但是在那樣的情況下無論是誰都猜得出自己到底是跑去幹什麼了,所以就像是有把柄被握在田島的手上一樣。


可惡…真難堪!!


『啊、回來啦!』
『去好久,在等你們呢~』
此起彼落的抱怨聲從休息區發出。

『因為花井肚子痛跑去大便了!』田島大聲的說著根本沒發生過的事情。
『才沒有咧!』

『咦~~好臭!』

『就說了沒有啊!』

啊!真是可惡!
但是心情卻變得輕鬆了,的確是因為田島的關係。
雖然覺得很丟臉…但是一想到是因為自我意識過剩的緣故,就頓時變得比較輕鬆一點。




儘管一點都不想承認,不過今天從自己手上擊出全壘打的田島,真的帥氣到會讓人心臟漏跳一拍啊。
前往有夜間照明的區域時,花井這樣想著。






【END】

===============================


寫了(爆
時間上應該算是『嚴密的!』之後。

因為這對很想寫但是進展慢到很難有雙向互動…所以覺得挺苦惱的。
這種時候果然還是曖昧一點比較好。
另外五五的練習賽是我亂扯的(死
其實去網路上查,只有查到慢速壘球有四人一組的練習機制。但是五人五人要怎樣打練習賽呢?守備的球員根本就不夠啊(爆
所以就被我混過去了,請原諒(土下座

離兩人的兩情相應該還很遠吧……

而且田島方面的想法其實出乎意料的難以捉摸,比賽中也很少出現他的心聲。
所以小說裡也儘量不出現有他的想法。
這樣就逐漸傾向花→田了。

先心動就輸啦花井!(爆
我快要被感染乙女花井了,請趕快打住吧QQ(這女人…
2007.10.19 / 大振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54-b2f2d63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