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問了空家裡還有剩下的冷飯之後,陸又從冰箱裡拿雞蛋、番茄,加些醬油跟番茄醬炒起了蛋炒飯。

『飛機上不是有飛機餐嗎?』
最後空還是跟了過來,而且到最後陸炒了兩盤。空一面端著盤子一面笑,說到半夜果然是會餓啊。

『飛機餐太難吃了,所以飯沒有吃完。』
『炒得真好吃、真害。』沒想到在自己依著老師跟老爸煮的菜,以及外食度日的時候,陸已經學會怎樣下廚了。
『只是炒飯吧?』抹掉沾在嘴角上的飯粒,舔舔油膩的指尖。陸看了空佩服的表情一眼又低下頭繼續吃。
『還是覺得很害。』
『每天都吃外面的食物感覺會瘋掉,所以最後就自己買了書回來學。』


孫也很會做菜,只是有時候耍帥過頭。陸這樣說著,手指蓋住一邊眉毛,空又笑了起來。
『感覺都是聽到你在取笑他啊?』雖然就這點來說跟松田很像,但是又不太一樣。那是因為剛到那裡的時候,都是孫在取笑他的口音不純正。陸說明著,吃掉盤子裡最後一口飯。
他站起來,端著盤子走到流理台前。
『啊、等一下我來洗吧。』空趕緊說,口氣有些侷促。
『沒關係啦~等你吃完就把盤子放過來吧。』陸連著瓦斯爐上的鍋子一起放進洗碗槽裡,扭開水龍頭沖了起來。

『那就一起吧。』三兩口扒完剩下的飯,空口齒不清的將盤子拿過去,抓下掛在架子上的毛巾等著把陸洗好的碗盤擦乾。
『吶、陸,明天有空嗎?』

『有吧…整理完行李之後。』
『來學開車吧!趁著這次的假期去考駕照。』空接過陸遞來的盤子,仔細的擦拭。
『哪那麼容易考到啊?!』陸一臉的不敢置信,根本就不可能在一個半月內就考到駕照的。
『試試看啊~就算只是學會開車,等…在外面也派得上用場。』頓了一下,他迴避了「回去之後」這句話。
『明天再說吧,這裡跟我住的地方交通都很方便,根本就用不到車。』


『好了,刷完牙我就要睡了。你知道鋪地板的墊子跟棉被放哪嗎?』
拉扯空用來擦拭碗盤的毛巾一角吸乾手上的水珠,又將手背在衣服上蹭了兩下。
『…我不知道,不過還要鋪地板嗎?就一起睡吧?』
空專心的將鍋子內側擦過一遍,又將毛巾搓洗一次。
『好吧…你不覺得擠的話。』

陸聳聳肩,留下整裡洗碗槽的空一人。



那時候、因為發生那種傷害事件。
之後的陸就變了,變得……不、應該說是,那之後的陸發現了些什麼吧?挺身而出保護自己的陸讓身為哥哥的空感到愧疚。
不論是眼睜睜看著弟弟受到傷害、或者是無法回應身為雙胞胎的另一半的要求,都讓空感到痛苦。
緊抱著空的陸,力氣大到讓空幾乎無法呼吸。他窮盡一生也無法了解,為什麼陸會對著雙胞胎的自己有感覺、為什麼想要擁抱這具身體?

只有在陸離開之後,站在鏡子前面的空,看著鏡子裡的形象、卻感受不到陸的存在時,才稍微的、稍微的…感受到了那種痛苦。
明明沒有推開陸的擁抱,但是陸卻自己鬆開了手。如果當時將他拉回來的話,是不是就不會離開自己了?

沉穩的陸、溫柔的陸、變得能幹的陸,讓他猜想不出到底在想些什麼的陸,讓空感覺到心慌。
就算不希望陸就此離開,當時的他還是安靜的看著陸將一切準備就緒,看著他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空幾乎以為自己的一半被生生撕裂。
但是他還是照樣的繼續生活,跟老師的相處並沒有因為缺少陸就變得有什麼不對勁。對於陸突然的疏遠和離開,空並沒有說太多什麼,老師也沒有追問。

只是在某一次,很普通的約會時,老師露出既輕鬆又開心的表情。

空才明白,老師對於同時和兩人來往已經感覺到累了吧,是因為下意識的不知道該取捨哪一方,顧忌兩人的感情,還是在不知不覺中,老師的心已經傾向自己,所以在陸離去之後,終於能鬆一口氣呢……



『你很自動嘛?』
刷完牙的空一走進房間,就看到打開床頭燈的陸正在翻自己這陣子在看的睡前書。他走到床邊,一屁股坐在鋪平的被子上。
『這麼無聊的書你怎麼看得下去啊…』一面把內容艱澀到難以下嚥的書丟回床頭,陸一面拉扯被空坐著的被子。
『就是看這種書才容易入睡啊。』抬起身體來等到陸把被子都抽走,空才爬上床跟著掀開被子躺進去,陸也配合的把身子慢慢往裡面挪,空出些位置。

『嗚啊…很擠耶。』
陸縮在靠牆的角落裡抱怨,抓著被子半遮住嘴的模樣讓人直想笑。
『就算很擠也可以睡的。』空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側身面對陸的方向調整好姿勢。
『……我想去睡地上。』
『¬騙人,你才不想睡地上。』像是要阻止陸接下來的蠢動,空伸手關掉床頭的小燈,在暗裡慢慢說著。
『你怎麼知道我騙你?』看不清楚,只能聽見陸的聲音,在一片暗中自然的壓低了。

『…因為我想跟你一起睡……』所以、你也想要跟我一起睡的。
空並沒有說出來,只是用適應了暗的視線看著陸模糊的表情,他稍稍向睡在內側的人靠近了些。

『…你在想什麼?』像是鏡子一樣,空感覺到陸也往自己的方向靠過來,兩個人額頭碰著額頭,讓人想起小時候也都是這麼樣的入睡。
『我在想…你怎樣才不會又走了。』呼吸著對方吐出的空氣,而自己說話時呼出的熱氣也混在對方吸入的空氣裡。
『沒辦法,我還有一年的書沒念。』
陸的聲音很縹緲。雖然很近,近得連說話時都感受到些微的震動。
『…就算念完…你也不會回來。』說著連自己都感到害怕的揣測時,思念的感情彷彿在這時間才突然一擁而上。
不想要陸離開、不想要看不到陸,不想要陸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生活。

不論做什麼事情都想要一輩子在一起。

想念或是期望什麼的…那種事…
沉默型成在兩人之間好一陣子,空咽嗚起來。

『……』儘管只是從喉嚨裡發出短促的鳴聲,淚水還是迅速淌流過臉頰,落在枕頭上。
陸伸出手抱住因為耐忍哭泣而顫抖的空。

『…我還是,會回來的…』
不知不覺當中,陸的聲音也變得嘶啞。
離開的兩年中築起的疏離感被空一下子粉碎。像是眼淚一樣滾燙的情緒流進心裡面。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
然而的確抱持著已經和以往不同了、築起防備的心回到家。
就算還是一樣的在意著空,在看到那張臉時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但是已經打定主意,以後的人生就再也不要跟眼前的人扯上關係。怨恨就算自己離去也照樣過著原來生活的空和老師,怨怪每個人。


擁抱的體溫太溫暖,是這輩子無法被取代的。
因為自己的任性而讓自己痛苦、讓空受到傷害,但空卻從來就沒有把自己忘記過,就算表面上的生活一樣,內裡卻被掏空了。

『就算…跟陸變成情人也沒有關係……』
夢裡的自己沒有回應抱緊自己的陸,所以陸自己把手鬆開。空抓著陸胸前的衣服,緊握不放。
『…你的情人是老師吧?應該還沒分手吧?』
陸笑著說。因為空說的這句話而感到被拯救的陸,把以前的痛苦放下了。

『當然、還沒…』還帶著哭音的空也跟著笑出聲音,手卻依然沒有把緊握的衣服鬆開。


『明年我回來的時候,你也要來接我喔。』

『嗯。』

『等老師期末考完,帶我去找他吧。』
『當然。』

『先睡吧。』

『等一下…我去擦眼淚。』

『愛哭鬼。』
『少囉嗦!』



【end】
=============================

這邊寫到一半就去萌おお振り,還以為我大概會寫不完..(痛毆

雙子的怨念太深,積壓到最後還是寫了。
可是因為沒想清楚的關係所以寫不好。

勉強算是有寫出要表達的東西這樣...?

不想浪費篇幅所以最後兩千多字就一起貼上來了=w=|||
沒想到破了一萬字,還滿訝異的就是。
2007.10.10 / 小說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49-05ac213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