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連續三個都猜錯,空決定朝一個霧面的壓克力盒下手。
拉出盒子裡的,是一顆表面畫了一些圖騰花樣的球,球可以從中打開成兩半,裡面固定著一只手表。
『你還真的在拆禮物啊?』
陸披著毛巾,已經換上鬆舒服的睡衣,一臉清爽的樣子。
『抱歉用了你毛巾。』

『沒差啦,不過你也洗太快了吧?』
空聳聳肩膀,又回過頭,將手表放回複雜的包裝裡。
『好漂亮~這是要送我的吧?』
『你又知道囉?』陸倚在門框邊,擦著不斷滴水的頭髮。

『因為領帶夾跟香水跟明信片都不可能啊~』

『哦~那你還有好幾個沒拆,這次我還買了岡村跟松田的禮物,然後有一個是要送給隔壁江角太太,你不是說她最近生了個女兒?…』

『那這手表到底是不是要送給我的嘛?』
像是完全沒聽見陸囉哩叭嗦的廢話,空又再問了一次,手還一面把盒子重新套回去。

『…對啊,是沒錯。你怎麼知道?』
走到空的旁邊,陸一把搶過空正要放回去的盒子,又再一次把包裝拆開。
『來戴戴看吧,這支表不太適合我,不過我滿喜歡的,你戴應該會很好看。』
『不知道,只是覺得這個就是要給我的,這樣的感覺吧。』空伸出手來,讓陸把表帶扣在他的手腕上。
『…真的很不錯。』
鬆開手的陸往後退了一步,端詳一陣子之後,吐了口氣邊說出感想。
雖然長像一樣,但是戴在自己身上不搭調的東西,卻彷彿生來就是為了空而存在一般的繫在那隻手腕上。



還在念國小的時候,爸爸替自己買了一件外套,深藍色的厚外套,上面的LOGO很小,布料有細細的直條紋。
陸很喜歡,而空的外套也是同款式,是咖啡色的。
比起褐色,陸更喜歡深藍色。

只是忘記是哪一次,媽媽把兩個人弄錯了,所以外套也跟著被穿錯。
聽到媽媽對著空說『陸今天穿這件外套特別好看呢。』

雖然兩個人的確相像到會被容易弄錯的程度,那又是為什麼,有些事情又隱隱的跟空有所不同呢?
在那之前,陸一直認為空和自己只是生下來的時候不小心變成兩半了而已。


『哪,換你去洗澡了。』
把空了的盒子和包裝套起來,一併塞到空的手裡,陸開始整理起箱子裡一堆一堆的東西。

『你不會要今天整理完吧?』
『我整理到你洗完澡就好。』陸頭也不抬的說著。

『好吧~』

『對了,爸爸這兩天出公差,所以都不在家。』才剛踏出房門的空又轉過身來說著。
『我知道啊。』
『你怎麼知道?』空懶懶得靠在門邊問道。
『我上飛機前有打過電話給他,結果他說他人在外面。』

『這樣啊…那你幹嘛不打回家?』

手上動作沒有停過,也沒有抬頭的陸終於停下動作。
『反正就算當時打回家,你們應該不在吧?』
他背對空說,看不到表情,聲音也聽不出來是怎麼樣的情緒,在空還沒反應過來之前,陸揮揮手,要他趕快去洗澡。


地板是濕的,鏡子上的霧氣還殘留著沒有退去。空踩著濕漉漉的磁磚地板,差點就滑倒在地上。
記得小時候自己曾經在浴室裡重重的摔了一跤,額頭靠近髮際的部分縫了14針,這件事情陸大概已經不記得了吧?
空一面拿下掛在一旁的抹布將地板擦乾,一面在心裡想著。
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一直想著,兩年下來的陸,應該已經改變了吧?
就是為了改變所以才要離開的,不是嗎?

是不是變得不是原來的陸,就會重新回來。然而自己害怕著看到變成自己不熟悉的陸。
好像變了的雙胞胎弟弟,會就此遠離自己。
如果沒有改變就不會回來;如果改變了就再也不用回來。所以無論如何陸都、不會跟自己在一起了嗎?
空扭著水龍頭將水開到最大,拼命的淋在頭上,彷彿稀哩嘩啦的聲音會把這樣的念頭給沖走。
那隻手表為什麼是送給自己的,連空都很想要問陸。但是連原因都不知道的就了解那的確是要給自己的禮物。是因為儘管自己以為不懂陸的想法,對方的心思還是隱隱約約傳達過來了?

洗澡的時候會想很多事情,從小就是。
陸、從前也是的,現在還是嗎?

空不由自主的猜測著陸,猜測著他是否也對於今天晚上回到家來這件事感到忐忑不安。
2007.10.08 / 小說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46-6805019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