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然後孫啊,很帥的把蛋翻過來,結果蓋到臉上。』

『啊哈哈哈哈──』
『後來因為燙傷的關係,就送去急診了。』陸笑著補充自從那件事之後,孫就少了一截眉毛。
『那樣沒關係嗎?』壓抑著下意識會想要和談話的人面對面的衝動,空好不容易停下笑聲追問,陸也笑著說看起來反而比較帥。惹得空又哈哈大笑起來。

『唉…啊!跟你說,你知道媽最近居然開始迷上園藝,結果買了一大堆小盆栽。』
吁了一口氣之後,空才想到最近家裡發生算是比較大的事情。
『你是說那種小小的觀賞植物嗎?』
『對啊,而且跟你說、他連辣椒都種耶。』

『然後說以後長出來了爸爸就可以用來做菜。』
『聽起來很有趣嘛…啊小心!』



對向車道的喇叭聲跟著車頭燈光一起呼嘯而過。
陸有些驚魂未定的把縮起的肩膀慢慢放鬆,原先對於空能夠順利考取駕照的佩服心情已經瞬間消失大半。
『抱歉啦、抱歉抱歉。』空心虛的笑著道歉。

『你居然可以考到駕照啊…』牢牢抓著綁好的安全帶,陸的口吻有著濃濃的不信任感。
『什麼話啊,我可是因為太久沒看到你,太高興才會表現失常耶!』
『那還真是感謝您的大恩大,空大人對小人的厚愛,在下銘感五內。』
『聽你在放屁。』

『好啦、不要生氣,這次我有帶要送給你們的禮物喔,等到回家之後就來拆吧。』
看著逐漸熟悉的街頭巷道,住宅區的路上已經幾乎沒有什麼車、也沒有什麼人在活動。
『咦~~送啥?』踩下煞車之後才將方向盤往右打。這次空倒是小心翼翼的放慢速度才轉進巷子裡。
『回去拆就知道啦。』

『切、小氣。』



陸想過,要不要問老師的情況。只是一直到空將車子停進車庫時,他還是沒有提起。
對老師的印象,腦海中的輪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模糊了。
曾經喜歡的對象,到了現在都還搞不清楚,那是真實存在過的感覺,還是自始至終都只是一種幻覺?
不管怎麼樣,到最後也都只是過去式罷了。

『媽媽、陸回來囉。』

『啊…是嗎?』沙發上睡著的人顯然還是沒有真的清醒。
『媽媽,累了就進去房間睡吧。』
陸蹲在沙發邊上哄著睡眼惺忪的人。像是在機場的空一樣,說話的口氣聽不出來是不同的兩個人。

『抱歉…明天再跟你聊喔…』一面被陸和空一人一邊拉起來,帶著歉意和睏意的人還是踱著步子走回房間內了。


『不管怎樣,還是先去洗澡吧,那麼晚了有事情等明天起床再說。』走出父母的臥室,空輕拍了兩下手。

『你咧?』
『我要趁你洗澡的時候先去開禮物。』
『靠。』

『睡衣先穿我的,你留在這邊的衣服去年冬天都被收起來了。』
替陸把行李拖到房間裡,又從抽屜裡拿出摺疊好的睡衣。
『內褲我有帶回來啦。』接過空遞過來的衣褲看了一眼,又把最後面那件折得小小的布料還給面前的人。

『早說嘛~』

『對了、老師現在還好嗎?』
還是問了,趁著脫下上衣時,口齒不清的含糊過去。
連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那麼迫切的想問,不知道問了想要得到的答案。
『學校明天要期末考了,所以他這陣子很忙。』
『噢…』
『等你洗完再說吧…啊、我把你行李打開囉?』

『Okey~』

一直到目送陸抱著換洗衣服消失在臥室門外,空才慢慢拉開行李箱的拉鍊。整齊的摺好的衣服、一些貼身用品,一些被慎重安置的盒子,看起來就像是禮物。
空不知道哪一個才是要送給自己的。
他決定一個一個拆開來看,想必陸是不會太介意的。

挑了一個頗為精巧的盒子,外面印了燙金的字,但空不太清楚是什麼牌子。裡面是一枚領帶夾。
『爸爸的吧?』
把領帶夾原封不動的放回去,盒子也按照原來的方式擺進去,空又挑了一個盒子起來,翻過來看才發現,是自己也曉得的香水。
會知道是因為這款香水是媽媽喜歡用的。所以應該是媽媽的禮物,放回去。

接著他挑了一個扁扁的,與其說是盒子,不如說是有些沉重的卡紙封套。裡面有一套十二張的明信片。是十二個季節…雖然主題很常見,但是每一張都是圖畫,內容頗有趣的。
老師很喜歡蒐集明信片,沒想到陸還記得啊?

特別喜歡二月的明信片,兩個小精靈在發出嫩芽的雪地上翻滾,總覺得陸也是因為這張的關係,才決定買下一整套吧?
2007.10.07 / 小說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44-ba93434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