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都忘記還有時差了。』
等到上了飛機才想到,雖然距離不遠,但兩地之間還是有一個小時的時差。
但是在當地申請的手機已經沒有用處,因為沒辦理漫遊,就算想要打電話回去通知一聲也不可能了。
幸好晚的是那邊,至少不會讓他等得擔心。

陸吁了一口氣,對於機場大廳他一向不是很熟悉,高挑的天花板上交錯的網狀格子延伸到陸幾乎要以為沒有盡頭的彼端。
原先打算自己坐地鐵回去就好,對方卻堅持要開車來接。雖然曾經料想到這一類過多的關心會出現,但是思考過之後想到,如果因為這樣就連一聲招呼都沒打就回去的話,反而會更尷尬吧?



不過。

原來空已經會開車了。
他想著。接到托運的行李之後,陸拖著在輪子在地上滾動發出轟隆轟隆聲響的旅行箱。走到可以消磨時間的大廳,陸隨意挑了排椅子坐下,發出輕輕的嘆息,閉著眼睛將身體靠在椅背上。
周身的氛圍僅管不陌生,卻也並不熟悉。
像是泡在既不冰冷,也無法為身體帶來溫暖的水缸裡。

加上怕會意外發生導致延遲而多報了一個小時,總共還要等將近兩個小時啊…

戴上耳機,陸挪動身體靠到貼近牆邊的坐位。一直到上飛機的前一天都還在趕著將作業繳交出去,已經許久沒有好好休息過。
畢竟他一點也沒有把握自己能夠在回到家之後的第一個夜晚就可以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



第一次體認到,空和自己原來是兩個分開的個體。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感覺是不久之前才發生過的那般清晰,實際上卻是很遙遠的事情了。


險險避開了幾乎要擦撞到的前方車輛,空一邊吐著舌頭一邊趁對方降下車窗破口大罵之前猛踩油門超車過去。
打檔的手還因為方才的驚險有些顫抖……或者是,為了莫名的愉、不安、期待。
空自嘲的笑聲被淹沒在引低沉的吼聲中。明明知道就算早些趕到,陸的班機也不會因此就提早落地,但是壓抑著的情緒還是在離開老師家之後就節節高升起來。

「再見啦。」
只留下這句話就申請出國留學的陸,一直到這次回來前的三年之間,都還是會偶而藉由通信和電話報告近況。
但是就算看到那裏傳來一張一張的生活照,空還是認為只有看到本人才是最準確的。
話筒裡的聲音和自己一模一樣,照片裡的人的容貌也跟自己一樣。但是卻不會讓空感覺到錯亂,彷彿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自己,生活在一個不一樣的世界裡。


不過本來就是了,兩個人的不同就是讓陸遠離的原因,自己早就知道了。
雖然只有自己知道,但還是覺得很寂寞。




『嗯~~…』在陣陣頭痛中醒來,陸發出難受的哼聲。
冷氣不知不覺中都吹到頭上了,陸用外套將頭整個罩住藉以抵禦冷空氣的攻擊,但才一會兒就又拿下來。
一手按著像是有東西會衝破出來的太陽穴,陸一面掏出已經沒有通訊作用的手機,上面顯示10點38分,離和空說好的時間還剩下二十幾分鐘。
陸濛著雙眼,半張臉被外套掩蓋在後面,還是很昏昏欲睡。用腳踢一踢行李,確認都沒有被偷走之後,他再度閉上眼睛。

眼睛乾得發痛。

一點都不想要張開,感官也像是浸泡在水裡一樣遲鈍,意識卻已經清醒過來了。變得再也睡不著。
空大概會早到,可能現在已經差不多到了吧?

一面這樣想的陸,卻還兀自窩在外套後面,戴著已經沒有音樂的耳機,閉著雙眼。他不是不想看到空,但是卻不想要主動的。

為什麼硬是要在機場碰面呢?
如果是在家裡自然而然的相見就好了,陸想著,維持著無法查覺外界動靜的狀態,會被空發現,或是不被空發現,變得不是現在考慮的項目。
他只是任性的想要這麼作罷了。
就算空找不到而被擔心、被責罵都無所謂。


『喂。』
熟悉的聲音很近,卻不真實。

陸震了一下,明顯的,連靠在腳邊的行李箱都被踢倒在地上。這時候才想到是因為耳機的關係。
大概是受到從手碰觸的肩膀傳來的震顫影響,空頓時遲疑起來。

『很累嗎?到車上再睡吧。』

分離三年之後聚首的第一句話,和空和陸設想過的都不一樣,但是空卻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
『…好久不見。』
拉下罩式的耳機,陸抬起頭對著站在眼前的雙生哥哥打招呼。彷彿抹去了方才空那句不合時機的台詞,然後重新修正過一樣。

『好久不見。』

然後兩個人用力的,擁抱在一起。
2007.10.06 / 小說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43-8dec521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