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好了,走吧。』把機票一道夾在護照裡交給眼前的人。
將手上的護照放進背包裡,有著一頭髮,輪廓卻深邃得有些像西方人的青年笑了。

『謝謝你還特地送我。』背著簡單的輕行囊,他輕聲說著,站在人潮往來的機場大廳裡,產生一種讓人以為他幾乎會就此消失的錯覺。
『唉呀!客氣什麼,記得要回來的時候打個電話,我也會來接你的。』
對於眼前這個同窗了三年的留學生,越是逼近回家的時刻,神情卻是越惚緲。孫不由得心慌起來,連語氣也跟著叨叨絮絮。

『嗯,當然。』

『再見,記得到的時候打通電話報平安。』
大概是因為那種口氣太像母親慈愛的叮嚀,他薄薄的嘴唇又往兩邊咧開了一些。
『ByeBye~』

孫就站在原地,目送陸走過海關,一直到身影被人來人往給淹沒為止。






『我要回家了。』
一直到兩個人一起把碗洗完,有著薄得有些剛硬的嘴唇、卻因為眼角微微的上挑而軟化了臉部線條的大男孩,一面用掛在牆上的毛巾擦乾手上的水,一面說。
『今天不留下來嗎?』

『明天你們學校不是期末考了?老師應該要好好休息吧。』
『少來、這種體貼人的話會從你嘴巴裡吐出來,明天太陽大概會從西邊出來。』
忽略了對方發出這樣說真是太過分了的抗議聲。還是濕淋淋的手,男人卻沒有擦乾,而是打開冰箱從裡面的架子上拿出兩粒蘋果。
『吃點水果再走吧。』

『嗯嗯,敬之好賢慧喔~』
『少囉嗦啦!』抓著水果刀,男人一臉很習慣卻還是略帶無可奈何的表情轉過身。
看到男人困窘的表情,單手托著臉的空嘻嘻笑了起來。

『這樣是殺夫耶,敬之想要上社會版頭條嗎?』

『哼!只要跟你扯上關係,不上社會版頭條都很難。』
嘴巴裡叨叨的念著,卻已經重新轉過去將拿出的蘋果細心去皮切塊。男人臉上露出難以查覺的笑意。
如果是平常,要是敬之沒有太過反駁自己過分的言論,空就會再接再下去直到男人連耳根都紅起來、大聲叫道住口為止。

但是一直到切片的蘋果被端上桌為止,空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吃吧,既然要回家就不要弄得太晚了。』

其實也才接近9點而已,或許是當老師的個性使然,他總認為到了這種夜晚的店紛紛要開張的時間就算晚了。

『嗯,我等一下不會直接回家。』空直接拿起一塊蘋果塞進嘴裡,口齒不清的說。

『要去哪?』看不下去的敬之將小叉子叉起一塊蘋果,然後遞過去。
『去機場,陸的飛機大概是11點多到。』
『咦!?好突然。』

『…哪有,』吞下嚼爛的蘋果,空才接過遞過來的叉子『他這學期結束就說會回家一趟了。』
『那是你沒有跟我說啊!這樣我也要去。』

『不要吧?就說明天還有期末考了早點休息嘛。』頗沒規矩的甩動叉子,舌頭把咬到一半的蘋果推到一邊嘴巴,看起來就像臉頰腫了一塊。
『可是陸很久沒回來了啊。』

『反正他會待好幾個禮拜,之後就會見到他啦。』

『喂…』並不是他的錯覺,但是今天晚上的空口氣無所謂得讓人有種想冒火的感覺。
『讓我一個人去接他,好嗎?』
撥弄著盤子裡還剩下好幾塊的蘋果,下垂的眼睫讓敬之看不出他現在的眼神是個什麼樣子。

『……嗯。』
有些事情就是,怎麼樣都無法被替代。因為是不能夠衡量的心裡面的價值。
所以,就算曾經被雙胞胎揪葛其中,現在卻也已經被屏除在兩人之外了。闊別了三年之後的聚首,變得不是敬之可以介入的世界。

『空…』
『等你們期末考結束之後,我再把陸抓來找你吧。』
空的薄嘴唇因為微笑起來的關係,變得很柔軟。
讓敬之想到剛教導到新生的空的時候,他的笑就像現在這樣子,像個小孩子的笑容。
2007.10.05 / 小說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42-600633d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