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沒有我想像中的難過,大概是因為和尚誦經的聲音實在是太過難聽。讓人完全就是想衝到前面叫他不要再念了。
表哥還說阿公一定很想跳起來揍他一頓。

穿上色的喪服也很熱,然而到了現在都覺得這像是一場鋪張儀式的過程,比不過當初在台大醫院的往生室裡,只有我們幾個家人坐在遺體邊上,那種私密的、告別的心情。
這是一個舞台上的表演。

在眾人面前我不想哭,就算酸意湧上鼻頭也要強自吞回去。


見到遺體的時候,彷彿那是一種把「人已經走了」跟現實連結在一起的契機。
所以告別的時候會流淚。
但是將骨灰檢入罈內的時候卻不會感覺到悲傷。

家裡的靈堂拆除、留下一片空蕩蕩的空間。
在經過一個多月之後,難過的傷心的情緒終於還是一點一點的消退了。
還是漸漸的會習慣少了一個人的日子。
2007.07.12 / 日記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31-c89e3a5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