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很難形容這樣的心情。


然而在掀開那塊覆蓋了整個軀體的黃布以前,一切都讓我難以相信。 

雖然接到電話的當下痛哭了。
但是卻只一下下,我在客運上累得睡著。
醒來的時候彷彿那是一場夢,情緒無論如何都無法沉澱。
總是覺得...只是聽到,不算什麼。

 

 

我在家裡和媽媽還有妹妹聊,一直到醫院的姑姑打來要我們可以過去了。
就算是騎車到醫院的路上都覺得,那種哭到喘不過氣的心痛是假的。
我試著讓自己的心態能夠更符合一個..那樣情況下的表現。

 

就算是誦經的時候,一再被疲憊侵襲的大腦,想著這一切就快結束吧。
眼淚一點也沒有落下的徵兆。
那個...被呼喚的名字,變得很陌生,不像是平常聽到的一樣。
稱呼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

 

被掀開的黃布下是陌生的臉孔。
又青又紫,因為水腫的關係,不是我所認識的臉。
是一張沒有生命的臉。

 

是一張...真的真的不會活過來的臉。

 

已經不會對著我笑,不會親親我抱抱我的人。
不會露出笑容。

 

禮拜六的晚上不會看到這樣的身影坐在電視機前面看綜藝大哥大。。
不會任性的這個不吃那個不吃。
不會再用不靈活的手從皮夾裡掏出零用錢給我們。

 

這輩子我再也看不到了。
再也看不到了。
腦海裡的悲傷把我掩沒,可是我被帶出往生室。
因為不可以在遺體前面哭,這樣他會捨不得。

 

我也好捨不得。

 

光是想到從生到死,從會動到再也不會動。


可是,希望你不要不捨得。
希望你能安心的到那邊去。
那樣子,我會很高興的,就算是捨不得也會覺得很高興。

 

希望你一路好走。

 

 


達達。

2007.06.02 / 日記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419-4410610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