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是接在重組的破碎之後的續篇。
然後就不會再有續集了因為只是番外XDXD

密碼是吉妮的年紀(2碼)吉米的年紀(2碼)共四碼XD
很好猜吧所以不要來問我owo




  月缺



 這一晚沒有月亮。

 本已是逐漸缺蝕的溫柔光線,被色的雲霧層層遮蔽在後頭。
燃燒的木柴火光可及範圍之外是一大片暗。

 安普用木棒翻弄著柴火,視線失焦一片當中,只看到黃色與紅色纏繞、上升,然後成為白煙。
燃燒的柴薪爆裂聲掩蓋了腳步,直到察覺了背後的氣息,重量已經壓上背脊,於是他順從的彎下身子。

 後面的人將臉埋在他頸窩裡,撩動髮根的吐息與其說是平穩,不如說是壓抑。

 擁抱在胸口上的雙臂只駐留了一下子,
 然後一手探進褲襠裡,掏弄起安普腿間的東西;貼在脖子上的嘴唇也漸漸由輕吻變成吸吮和啃噬的動作。
 長滿厚繭的手掌握著布料裡軟軟熱熱的性器,粗糙的指面在前端冠狀的邊緣摩動。安普不自在的動起腰,卻被攬在腰間的臂膀更用力的固定住而動彈不得。
 貼著頸項的唇與齒像是受到吸引般緊黏著不放,碎動著或是咬或是舔,留下一串濕濡的吻痕。


 「唔……」

 已經熟悉的從腰際竄上了酸麻感覺,安普才一回頭就被吉米扳著下巴堵上親吻。
 侵入口腔裡的舌頭動作頓時粗魯起來,攫住安普的舌尖吮進自己口中,齒列輕咬著微微顫動的濕軟肉塊。

 安普閉上眼睛,發不出的嘆息被嚥回了肚腹裡。




 第一次相互擁抱的隔天,安普再度醒來時已經是下午。
 身體的疼與酸並沒有因為休息而減輕,擦傷的股間似乎只要一動就會感覺到燒灼。


 「對不起…」笨拙的把乾草堆在安普身上,吉米輕聲道歉。

 然而讓安普感到訝異的卻是隨後而來的親吻動作,生硬的表情線條卻使他看不出對方到底在想什麼。


 後方撕裂的傷口引起感染,發燒。
 發燒當晚,頭很昏沉,身體卻冷得直發抖。他緊咬牙根側身蜷縮在乾草堆裡,兩手環抱住身體。眉頭皺得在額上刻出七八條溝紋。


 像是安普以往會做的,在火裡丟進足夠燃燒到天亮的柴薪。吉米走進洞內,倒臥在安普旁邊的乾草堆裡。
 或許是因為發出了比平常沉重虛弱的氣息,察覺到的吉米湊近他,觸手碰了碰安普冰冷失溫的肌膚,然後伸出雙臂一把攬住了正顫抖的身軀,粗大的手掌在安普手臂以及胸前慢慢摩擦著。

 溫暖的體熱圍繞著安普,顫抖慢慢止住。
 意識沉入暗的前一刻,迷茫之中似乎聽見吉米對著自己說些什麼話……





 吉米變了。

 似乎又變得沉靜,瘋狂似乎在那一夜的宣洩之後得到有效的抑止。
 他不再這麼常做惡夢,發自內心那一股有如帶刺般的僵硬防衛…軟化了下來。


 安普覺得鬆了口氣。

 看到以往蜷縮在石洞內一躲就是一整天都不會出來的吉米,現在只要有精神就會在島上各處晃。

 除了熟悉環境,吉米也劈了一支長的棕櫚樹幹,削尖了當作武器使用。


 於是在島上度過了漫長的兩個半月,安普與吉米才又再一次嘗到了肉的滋味。
 打起了精神的吉米,似乎也讓安普不再感到那樣絕望。儘管兩人仍然避免觸碰到關於其他沒有跟著上岸的人、以及早已沉沒在海底的船的話題。



 平靜的度過了。
 或許是一個禮拜…或者是六天。


 應付逐漸降低的溫度,就算是安普傷癒之後,兩人仍然每晚相依著彼此的體溫入睡。

 柴火劈哩啪啦的燃燒,從鋪著草床的地方看去只像是一團跳躍不停的紅色精靈,隱隱約約勾出安普削瘦的側臉輪廓。
 吉米就像過去一樣,臥倒在安普身邊的空位。安普並沒有因為身邊的動靜張開眼睛,只是挪動身體迎接預期中伸過來擁抱自己動作的雙手。

 一下子的靜默無聲。


 兩具溫暖的身軀緊靠在一起。

 只是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就察覺到抵在大腿側邊的燙熱堅硬感覺。
 安普張開眼睛,看到映照著火光的吉米的眼瞳也正望向自己。張開口,還來不及出聲吉米已經將嘴唇貼上。
 
 錯愕之中他別開頭,被吉米追過來更用力的親吻。
 吮在唇上的感覺有些顫抖,於是安普張開嘴唇,吉米的舌頭隨即竄了進來,愛撫般磨蹭著安普的齒列和口腔。
 鑽進兩人貼緊的身體縫隙,他拉開對方早已被撐起的褲檔,握著勃起的部位在手中套弄,頓時聽見吉米沉重急促的鼻息。緊擁著安普的手在背脊和腰際上撫摸,感受掌心上的觸感和溫度。
 牽帶著唾液的濕吻離開嘴,沿著下巴脖子一路吻到胸口。
 一把拉下安普掛在腰上的褲子,手掌執起半勃的慾望,隨即從前端深含入口內。

 「呼!…」
 溫暖又濕潤的觸感包覆著自己啜吮,安普重重吐了口氣,手背半遮著眼睛,模糊的視線看著上方的石壁陰影隨著火光而跳動。

 唾液的痕跡順著陰莖延伸到柔軟的囊袋,捲曲的毛髮因為沾濕了而更加糾結在一起。


 當略帶濕潤的指尖試探般伸入緊縮的臀間入口,安普抬起頭轉移視線看著正拉開自己膝蓋的吉米。
 後者別開了視線。
 就像個發現自己做錯事的孩子試圖掩飾過錯,吉米俯下身覆上他嘴唇的同時,手指整根埋進了緊又燙熱的內腔。
 濕濡的前端頂在大腿內側柔軟的皮膚上磨蹭,燙熱的手掌熨過腰身,遲疑了一下,逗留在體內的手指還是緩緩抽動起來。

 回應著和吉米的唇舌交纏,安普雙手繞上大的肩膀,指尖感受到蓄勢待發的緊繃肌肉。

 拔出手指的同時,吉米離開了安普幾乎是被吸吻到紅腫的唇,灼燙的氣息吐在埋下臉孔的頸窩邊,慾望對準在入口上…硬是撐開還沒準備完全的後方進入。
 痛苦表現在指甲撕扯著肩頭的皮肉,壓抑著喘息的嘴唇卻安慰似地在汗濕的臉頰和耳際親吻。

 「……安普…」
 吉米低低的叫著,聲音在顫抖。

 「嗯…我在這裡……」我就在這裡…



 吉米規律的動起腰身,持續摩擦著深埋在安普體內的慾望。一下一下肉體碰撞的聲音、吐息在四面石壁迴盪,直到汗水濕透了身下鋪墊的草床。


 吉米放鬆擁抱,視線迴避著性器從內腔拔出時牽帶的射入的精液。

 伏下身,一路從安普沾染上黏稠白液的下腹吻起,舔去一直散佈到喘息起伏胸口上的斑斑點點。
 安普閉起眼睛靜靜的躺著一動也不動,任由瑣碎的吻在身上留下點點痕跡。



 不論如何粉飾太平,
 有些傷口終究是再也不能有復原的一天。


 相互依偎的體溫不是慰藉,只是麻醉罷了。





 「下雨了……」

 首先注意到的是坐在洞口的安普,從天而降的水滴在他手臂上。滴滴答答的小雨一瞬間就如傾盆大水落了下來。
 聽見了安普說的話和雨聲,吉米從洞內走出來,靠坐到了洞口的另一邊。

 「今天晚上會很冷吧。」

 「………」吉米沒有回話,下巴靠在膝蓋上,伸出彎成勺狀的手掌承接不斷落下的雨水。遠方的景色因為大雨的關係像是蒙上一層水做的簾幕,顯得霧白迷濛。儘管平時面對著沙灘的洞口也只能看見一望無際的遼闊大海。


 「…也、看不到日落。」
 過了好久好久,吉米才吐出這句話。
 安普訝異的看著吉米,對方卻渾然不自覺說了什麼話一樣,視線靜止在不斷從掌中流失的雨。
 「…是啊…」



 沉默蔓延在兩人之間,驟雨是點綴。



 每每凝視著夕陽西下直至天,想念的是那一個人。似乎透過進行儀式般的作為就可以將思念傳達。
 以往總覺得神殿的距離之於自己是遙遠的。不管身在駛向遠洋的女神號上;或者就站在那一座巨大的白色建築之前。

 原來,還有更遠的,無法到達。

 在遙遠的深海之下,看不到日暮西沉。


 就算沒有把話說出口,一遍一遍望著沉落海面的夕陽,是安普的思念與弔唁。
 而吉米只能在夢魘裡翻滾,無數次的承受苦痛來減輕自責。




 「嘶!」
 指尖在觸到燒紅柴火的瞬間抽了回來。

 「……?」
 趴伏在自己背上進行著的動作緩了下來,燙熱氣息吐在汗濕的背脊上。
 察覺到後方的人帶著疑惑速度也跟著慢下,然而摟抱環繞的手卻開始在胸前撫摸、握著昂然幾乎要貼上肚腹的性器搓揉。

 安普搖搖頭。

 「…沒事……」
 他抬起手沿著披散在自己肩上的髮絲往後摸索,撫上吉米被汗水浸濕的臉緣。

 「嗯…」儘管看不見,卻可以想像吉米瞇起眼睛安心的表情。
 「啊…呼!……」再一次被拉抬起酸軟的腰用力頂入內部深處,安普吐出一連串斷續的低吟。情慾在身體的摩擦下升溫,瀕臨高潮之際安普抬起頭,目光之中,燃燒的火焰似乎變得矇矓…跳躍著舞動著。






 他聽見笑聲,於是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那木板釘製的天花板,因為長期受到濕氣的關係而有些斑駁。

 太陽很大,透過窗戶在地上印下了一個方形的框,白得發亮刺眼,吉米重新閉上眼,過了一陣子才打開。外頭的說話和笑語依舊持續。
 是他熟悉的聲音,還有海水拍擊在船身上讓人安心的節奏。

 『啊……』
 為什麼…眼淚會流出來……?

 手背覆上半瞇的眼睛,感覺到臉頰邊滑過了溫熱的液體,難以言喻的哀傷。就像潛意識知道這是個夢卻不願意甦醒,因為夢境太過美好現實卻殘酷得嚇人。


 『小沙你不要用跳的!』是亞瑟,聲音好像很高很遠。

 『吉米又沒有醒,沒關係嘛~』
 『吵死人了…為什麼每天都越來越熱?』与丸說。

 『這一帶洋流是暖的,所以氣溫當然也會高啦。』

 『還有安普!再給我一杯咖啡!』

 『好~馬上來~~』


 好想要再久一點,讓他再多聽一點。
 一滴又一滴的淚水從承載不了的眼框裡溢出,他無聲的哭泣,肩膀不可自抑地縮在一起顫抖。
 窗外的說話聲依舊,他卻聽不真切,模糊的視線看不清楚。他想要擦去眼淚卻發現手臂不能動;想要坐起身看看窗外身體卻不聽使喚。

 吉米就這樣躺在床上、任由淚液氾濫淌流。感受船身逐漸劇烈的晃動,聽見暴雨和風聲,聽見眾人的嘶吼與慘叫。
 驀地一陣滔天海浪翻來,他跟著被拋飛起來,意識頓時回到一片暗之中。



 「………」
 包圍自己的身體和手臂,一下子抽緊了然後放鬆。安普從迷濛中清醒過來,感覺到肩窩裡有些濕潤涼意。

 睜開了眼睛往外石洞外望,天氣很晴朗沒有雲。月亮似乎才升到最高處,清冷銀色的光垂直灑落在沙灘和海面上。
 他怔怔的看著外面,沒有自己正處在落難境地的真實感。然後就像突然想起一樣,安普翻轉過身子。在火光的映照下,吉米沉睡的臉上隱隱約約反射了水光。
 小心翼翼抓開吉米環在身上的手,拇指抹去流在吉米臉上的淚痕,然後他伸出手,將吉米攬進自己懷裡。


 就像是在呵護,將殘缺的月亮用層層雲朵包裹其中。


==================================================


是說這是無斷接下去的續篇XD

然後還是要強調這只是番外是虛構的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接下去了(炸

 

 

2006.12.28 / MAKU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370-fb7a939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