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是誰,墜入了海中?



  被雨水染成了深褐色的衣角墜入滔天大浪的一瞬映在墨色的眼珠裡。

  吉米感覺到身體裡的某個部分被硬生生的扯開了。像是狂風驟雨當中遭到撕裂的船帆。


  被快速流動的空氣毫無目的的拉扯飄起,接著搖搖晃晃緩慢墜下。








  安普!

  『安普──!』隱約聽見有人這麼吶喊。

  是嗎?!
  驟雨中的聲音聽不真切,呼吸過度就連視線都開始模糊了起來,但是回過頭時的確看到了遭到海浪吞噬的人影。

  思緒無法維持到一秒,吉米驚險避過再次揮下的長劍,防禦的手腕上頓時畫開一道口子。

  鮮血泊泊流出,順著雨水浸染了整隻袖子。

  急於掌握現況的焦慮,讓吉米無視於創口的痛楚,彎刀空劃一圈,三兩步衝上去搶攻面前的敵人。


  左手反握著的短劍揮動著在鬍髯的臉上開了一道口子,另一手刀刃準確砍進了對方來不及閃避的柔軟肚腹當中。
  再度拔出的凶器時,連帶拖出一長串暗紅黃白摻雜的臟腑。

  沒有聽見慘叫聲、聲帶還來不及振動發出哀嚎。吉米毫不猶豫將另一手的短劍送入眼前的咽喉。

  溫熱的血隨著利刃離開跟著噴灑出來,吉米的衣襟漫上了一整片暗紅色,隨即又被雨水給沖刷下來。

  眼見首領慘死而驚慌失措的海盜們有如崩潰般的被擊散。

  一面指揮船員們進攻,他冷眼看著一個個遭到砍殺、或是自行跳入海中逃離的敵人。


  「全員集合。」雨勢在不知不覺中退去,當一切情況都受到掌握時,吉米低緩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他一一檢視過受傷的,沒有受傷的人,看到了眾人也回視著他的眼睛裡映著他臉上也該有的一絲遑然。
  視線緩慢挪移。
  直到視線第三回環伺船上眾人,然後確定了應該是顯目而高大的褐色身影沒有出現。



  真的掉下去了──…

  男人幾乎要忘記身上的傷痛,被冰冷雨水打溼的身體盡力壓抑著才能夠不發抖。

  恐慌的情緒還來不及升起已強自壓下,吉米指示著船員將重傷患運進船艙。讓剩餘的人進入艙底搶救浸了水的物品。
  風還在吹、天色已經暗了,不能讓其他人冒險下水找人……然而聽見了指令的船員們卻是一陣騷動。

  『船長!』叫住吉米的是亞瑟。
  不用找人嗎?!──話語似乎是這樣說的,用著激動的語氣。

  『現在不行。』沉著聲音吐出帶有否定意味的答案,吉米肩上揹負頭部遭到重創的舵手,剛剛才隨意撕下包紮傷口的襯衫又被漫開的血給染紅。

  ──那得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行?
  亞瑟問,著急似乎讓他顯露出挑釁的口吻。

  『等到他媽的天亮了以後就可以!』

  怒吼著撂下話,嘈雜的周遭頓時安靜下來,只剩風吹和海浪拍擊船身的聲音。吉米轉身將負傷的船員帶進艙裡,不再理會背後的亞瑟。




  「你還好嗎?」
  吉米抬起頭,瞳孔對焦上了正替自己清潔創口的醫生的眼神。

  終於到了最後一個了,迪恩醫生一面包紮一面對著吉米說。

  堅持要在最後一個接受治療,在此之前一直奔走在甲板與船艙之間,指揮搶救物資與傷患的動作。

  右舺遭到炮火攻擊,除了砲台遭到擊毀、船底也因為龜裂而出現滲水的情況。
  一直在處理著這些事情。
  直到沙堤耶跑過來告訴自己,其他人都已經治療完畢為止。

  到了最後仍然是讓亞瑟帶了兩三名諳水性的船員下放了小艇進行搜尋的工作。
  除了亞瑟一再的抗議…真正的原因恐怕還是在自己吧…?
  然而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消息回報到船上。

  「嗯。」淋上了消毒的藥水,吉米握起拳頭忍耐尖銳的刺痛。

  一直到剛剛,才感覺到擔心與些微慌亂的情緒悄悄滲進心裡。雖然肉體鬆懈下來,神經卻還緊繃著似乎隨時會反彈。
  頭部遭到重擊,然後墜入海中…

  是這樣嗎?

  可能活下來嗎?到現在才可以真正面對這個問題。

  吉米怔怔的想著幾乎要出了神。
  到底是因為徹夜未眠過度疲勞或者是精神上遭受到的壓力與打擊?平時健康的褐色臉孔現在呈現近乎灰白的慘澹色澤。

  「…包紮過之後最好是先休息一下,你有點失溫的症狀,而且一直到剛剛你都還在流血。」

  看著手腕一圈圈繞上紗布,吉米聽出醫生語氣裡的指責。
  他沉默不語。
  由於淋雨以及不斷用力的關係,遭到砍傷的創口每次就在快要黏合時又會裂開。


  「大家都不是笨蛋,知道事情應該怎麼做。」

  對方遲遲沒有回應,醫生嘆口氣,手上俐落的打了個結結束包紮。
  「他們可是你引以為傲的女神號的船員啊!」

  說完話的迪恩,看見像一座雕像動也不動的吉米動了動肩膀,然後抬起視線望向自己。

  他露出淡淡的微笑。


  「你說得對。」

  這是他引以為傲的船與他的船員們,安普也是其中一員、是女神號無可取代的廚師。

  所以他會回來。

  負責救援的亞瑟他們會把安普給帶回來的。



  「突然、有點累了…」

  「睡一下吧,不然你要是倒下,大家可就手足無措了。」

  聽見醫生一本正經的敦促自己休息,吉米發出低低的笑聲。
  「嗯……我在這裡靠一下,等等就上去。」

  說完話的他放鬆似的將重心往後靠在椅背上,然後閉上了眼睛。

  「嗯…」
  看著馬上就發出淺卻規律呼吸聲的船長,醫生靜靜的收拾起散落一地的藥水與紗布,關上了艙門離去。






  一天以後,搜尋未果的女神號在船長吉米的宣佈下回航返回陸地。






========我是後記================


這篇是介於夢和薄荷巧克力蛋糕中間的片段...XD|||||||

如果破壞了魚的本意我..我道歉謝罪囧(有什麼用啊!(巴頭)
是說一被我寫出來吉米就很脆弱是怎麼回事orz

明明在大家(?)眼中他很硬派作風又沉默寡言,結果都被我破壞成想太多的嫩咖船長啦啊啊~~(淚奔)


可是不知道該怎樣表現吉米的動搖...XD||||||

因為安普對他來說很重要(正經)

這次沒有花俏這個即時雨了XD
吉米你自己要加油(揮手帕)

以上囧(邊閃避雞蛋)
2006.11.09 / MAKU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346-d769437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