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聽說是海盜船日常的東西…囧
完全沒接觸過這類的東西寫起來真是亂七八糟沒有考據|||||||
所以請見諒嗚哦哦OAO





啪沙…啪沙…
海水拍擊船身的聲響,以及海鷗刺耳尖銳的鳴叫聲。前者讓人昏昏欲睡,然而後者卻是如此的擾人清夢。
出現海鷗的蹤跡是已經接近陸地的証明,距離上次靠岸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由於船上物資需要定期補給的關係,於是從半個月前就開始返航的動作。

吉米手握著船舵,僅僅是握著不讓舵因為海潮的影響而隨意亂轉,目光放在遙遠的海平線彼端,不知道是在看什麼。

待在船上實習的沙堤耶也擔任紀錄航海日誌的工作,原先應該是由船長負責,卻因為吉米的字跡太醜之下作罷。
由於知道最晚在今天傍晚就會到達陸地,小沙略顯亢奮的忙進忙出,一下子攀上瞭望台望向遠處的海,一下子鑽進船艙裡整理自己準備隨身帶下船的行李。

先前不小心誤食毒草的安普現在仍然躺在床上休養,一度病危的情況,在醫生正好不在船上的窘況之下,也只能按照過往的經驗配藥。幸好總算是支持過來了。這除了用『海盜生命是強韌的』來解釋以外,似乎也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或許也歸功於安普經常遭到毒食,身體逐漸變得百毒不侵吧。
總之缺少了船上廚師,這幾天海盜們也只能簡單的炊煮捕到的海魚,儉省的吃著所剩不多的糧食。


悄無聲息靠近掌舵的吉米,与丸這才發了話。
「很心不在焉的樣子啊~」

吉米就像是已經習慣了与丸的神出鬼沒,只是淡然的聳聳肩,連頭都沒有回。

「靠近海岸就不會再碰到敵人,不用太警戒。」
由於海盜的活動範圍多在遠洋,一旦靠近陸地,就是休戰範圍,降下了海盜的旗幟,海軍也不會來找麻煩。
嘖嘖兩聲,与丸搖搖頭,一臉不置可否。

「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不然?」吉米總算把頭給轉了過來,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卻還是看得出眼神裡有疑惑。

「啊…其實也沒什麼啦……」与丸露出一臉痞笑,擺擺手掌。

「………」如果不是因為身上配戴著特殊的紋章,在与丸身上也看到可以湊成一雙的相同飾物,吉米一點都不會相信這個東洋島國的人是自己的遠親。

「就算不需要警戒,你也顯得太柔軟了。」還是一臉痞痞的笑容,使用著自己不熟悉的語言,与丸只能從中找出自己所之最貼切的辭彙。
「該不會是因為對付弗羅爾就精疲力竭的關係吧?這樣子可是不行的喔。」

吉米挑了挑眉毛,鬆開一隻抓著舵的手,拔起腰間的短刀就往与丸臉上戳。
与丸也連著刀鞘在自己面前,刀尖重重戳在刀柄上,發出沉重的鈍聲。
「如果你嫌嘴巴不夠大,我可以幫你割開一點。」

「嘿嘿嘿、這就不用了。」待吉米收起短刀,与丸也把刀子壓回了腰帶旁邊。


「發生什麼事情嗎?!」聽見了騷動聲而趕來的人,只看到掌舵的船長,以及一臉笑容坐在船緣的斬人。
「沒事沒事~就快要靠岸,所以很高興罷了。」

「真的嗎?!」正好爬上甲板的小沙聽見与丸的聲音,一臉高興的衝上來,手撐在船邊上眺望遠處。
遠遠看過去,港岸就像一條鑲在海上的線,越是接近就越可以感受到陸地上的繁榮跟活力。
小沙發出歡呼的笑聲。

吉米望著逐漸靠近而清晰巨大的海港,暗自盤算著該怎樣消耗停靠岸邊的這一晚。




被我寫成抱病安普跟痞子的与丸,請原諒我吧~~~~~(奔)
2006.06.12 / MAKU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224-11249b4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