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今天一早(其實是昨天)是靠夭的升旗,所以一大早不到七點就爬起床。一看就知道是死大學生的作息表。

升完旗之後三四節才有課,不過廣告企劃要開會所以直接留在學校開完會去上課,上完課之後中午又要開會(這次是電視劇)。
電視劇開完時間還有一節課於是跟同學跑到學校裡的書店打屁聊,然後再去上課。上完課還有一次會要開。
不過我忘記了所以回到家又得重新到學校一趟(老娘沒得睡。)

一整天都睡眠不足的我猛然想起今天(昨天)是影展拉斯馮提爾的歐洲三部曲最後一天,趕快查了時間發現幕後花絮跟第一部曲的場次時間都過了,剩下二部曲跟三部曲。
和友人評估了時間之後(隔天第二節就有課),決定看9點10分的第三部曲-歐洲特快車。

歐洲三部曲主要是以催眠為底,搭配上迷離奇幻的剪接手法(就當時來看真的很奇幻,充滿了蒙太奇的拼貼)。

主角進入因自我混亂與死亡而麻痺入睡的歐洲,自信地跋涉過沼澤式的圈地,理想主義地希冀矯正扭轉眼下所見的所有錯誤,然而當他們執善時,事情卻更加謬誤。拉斯馮提爾在此後三部曲當中,也一貫延續著這種「指證邪惡正是使邪惡不朽」的論調,並惡意地將這種罪惡感傳遞給觀眾。



第三部敘述一名裔的美國青年李歐波‧凱斯勒,希望能夠改善戰後國的環境,透過在鐵路公司叔叔的關係,在列車上擔任臥鋪車掌。
沿路上他親眼見到戰後國的殘破,並且莫名奇妙的和Zentropa(就是他任職的鐵路公司)老闆的女兒凱糾纏在一起,凱也對李歐波坦承自己曾經是狼人(WERWOLF)的一員,狼人是當時從事反對美國進入國,以及重建工作的游擊隊。
由於Zentropa在戰爭時期,運輸著一班一班的猶太人前往集中營(簡單來說就是幫兇),戰後卻儼然成為一家營運往返歐洲各國城市的鐵路大公司。
對於一心希望讓鐵路成為戰後重建助力的老闆來說,這件事情的揭露無疑會成為打擊,最後他自殺了。

之後李歐波和凱結婚,兩人一起生活。
幸福的日子沒有很久,先前的市長暗殺事件和李歐波接觸過的狼人成員,這次將凱綁架,要求李歐波在前往布萊梅的列車上安裝炸彈,然後在列車通過橋的時候引爆炸彈,他也可以自己脫身。
事情成功之後,就會將凱還給他。
李歐波拿著炸彈在列車上惶惶不安,偏偏這時候他的叔叔帶領了鐵路公司的考試人員前來,檢定他是否可以升級。
李歐波在考試時拖拖拉拉,根本不能專心,等到列車過站停駛時,他抱著炸彈跑下車,安裝在車底下後又回到車上。直到列車駛到橋上的前一刻,李歐波跳下車。
躺在鐵軌旁邊的草叢裡,他感覺到放鬆,任務完成,他的妻子也將歸來。
但是他卻想到這和他當初來到國的初衷相違背,李歐波於是重新追回車上,把炸彈的倒數暫停。並且完成了考試(當然成績不盡理想。)

不久之後,他看到狼人的成員被逮捕,押解在列車上,有人告訴他他的妻子就在第一節車廂。他匆匆忙忙的跑去,卻看到凱被銬在椅子上。

原來凱從來就沒有脫離過游擊隊,也是因為她匿名寄給自己父親的威脅信導致父親自殺。並且進一步指責,沒有引爆炸彈的李歐波是錯誤的。
李歐波正想要反駁,又被考官叫了回去。這時候有一名乘客來向他抱怨他根本就沒有把鞋子擦過。原因是擦過的鞋子要在鞋底用粉筆寫上編號,而李歐波沒有做到這點。
怒氣沖沖的李歐波一把拉下緊急煞車把手,搶了衛兵的機關槍到處亂射、威嚇車上所有的乘客和考官。最後列車再度行駛到同一座橋上時,他將炸彈引爆。
然而自己卻困在緩緩沉沒河中的列車箱裡,最後被淹死。



雖然只看了最後一部,卻能夠完全了解到所謂拉斯馮提爾的惡意。

想必內心掙扎、又費盡千辛萬苦的李歐波在阻止炸彈引爆的那一刻,心中盈滿了是滿足正義和貫徹自己意志的成就感吧?
但是車上的渾蛋考官卻一副你根本什麼事都做不好的態度、乘客居然跟他抱怨鞋子沒擦好(到底是鞋子重要還是被炸死重要呢?)
最重要的是,應該是平安歸來的妻子原來才是一切的幕後主使者,然後指責自己,應該要炸死車上已經受盡戰爭和時代折磨的乘客們才對。李歐波是錯的!

好吧既然是妳要我引爆、反正大家都在耍我?!

於是憤怒的李歐波按下炸彈的按鈕,列車隨即落進水裡。在淹死前的一刻他看到了逃出車外,擁抱著自己被炸死兒子一面哭泣的父親。
到底怎樣才是對的呢?但是無論後悔或是如何,一切都來不及了,他被淹死在河水之中。


拉斯馮提爾運用了大量的拼貼,轉場之間藉由白影像和彩色影像的轉換,切換了時間空間。
旁白就有如李歐波內心那股催眠的聲音,倒數著預告著李歐波未來的命運(數到十之後,你將被淹死)。由於大水沖壞了列車被卡死的門,李歐波的屍體也逐漸飄出車廂,旁白述說的水中的李歐波希冀自己可以清醒過來,脫離死亡的惡夢。然而這是不行的,因為李歐波已經死了。

儘管在他拿著槍掃射車箱,並且微笑的詢問乘客需要飲料?還是鋪床,或者是擦鞋呢?!(最後一句他怒吼的對著那個縮在角落,前一刻還指責著他的乘客。)
這一段演出時,底下的笑聲不斷。

最後溺死在水中,後悔不已的李歐波卻叫人悽涼。
胸懷著偉大的抱負,最後發現原來只是被所有的人擺弄、以為做了對的事情,是否又是對的呢?
就算想要從頭來過一次解救失敗的人生也不行,他就連生命都賠進去了。
正是可笑的演出,才顯得深深悲哀。

拉斯馮提爾似乎就是用這樣的手法,嚴的強調了「指證邪惡正是使邪惡不朽」的論調。讓人不寒而慄。
2006.03.31 / 日記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140-af3c4be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