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他站在道路的正中央,居高臨下的燈光一閃一閃的亮著。

很安靜,連一點點的聲音都沒有。
「有人在嗎?!」
他喊道。





細細的,然而在寂靜夜色裡卻突兀又尖銳的迴響一陣一陣的往回盪。

「有沒有人在啊~?!」

把手圈聚在嘴邊當成擴音的道具,他再一次吶喊。
儘管夜色就像是深不見底的,劇場那般暗又柔和,聲音卻冷冽的反彈了。

啊,一個人都沒有……
如此這般的想著,於是他邁開步伐。

空無一人的道路被一棟一棟的民宅給包圍了,一面前進的他一面四處觀望。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

因為經過自己如今已在背後的建築景象,似乎有這麼些不同,卻又讓人無法分辨到底差異何在。
雖然腳不感到酸痛,時間的流逝與獨自一人卻是更難以承擔忍受。

一臉欲泣的表情放慢腳步,就像是迷途的機車騎士靠邊停在路口。他思忖到底應該繼續前進呢還是往回走?
不經意抬起頭才看到,微弱但肯定的,好遠好遠的前方,一扇窗子透出了黃黃的,感覺似乎就快要走到生命盡頭鎢絲燈那樣又暗又岌岌可危的黃色光芒。

放慢的腳步逐漸奔跑起來,搭搭搭的腳步聲在空寂的夜晚裡,不知道是追逐著他的腳步亦或是被留在後方。

黃色的光變得強烈,窗戶的形象也明確起來。

為什麼要奔跑呢這樣的念頭幾乎不存在他心中,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就會被空虛給填滿。於是他使盡全力的奔馳著,直到視線可以看見窗戶內約略的景象為止。

慢慢的靠近,於是窗內的形象都變得鮮明。
幾個人?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大約有十個人,還有一隻狗。其中的一個人跪在地上,跪在狗的旁邊。其他九個人就像是圍繞著中間的一人一狗…,或者應該說是包圍呢?
詭譎的氣氛他說不出來。

是坐在人與狗的前方,那個女人開口了。氣急敗壞的樣子,因為憤怒而讓眼角的皺紋猙獰起來。
「居然跟狗睡在一起!」
好大聲的斥責。配合了他站定了腳步的時機,就像這場不知該名為審判或是什麼的重大事情正是為了等待他的到來。

站在窗外窺視的他嚇了一跳,幾乎都快要跳起來。但是跪著的人看起來更是可憐的樣子,張著嘴卻吐不出話。

「不是都替你找好對象了嗎?!」另外一個聲音也跟著冒出,嚴的讓他想要捂住耳朵。

「……」跪著的人,那個男孩,到現在才注意到,他只是少年而已。似乎是欲言又止。
「牠只是一條狗而已啊!」

「如果這樣那狗懷孕了怎麼辦?」

「生出了狗你要養嗎?」

「太墮落了,居然是跟狗!!」

「真丟臉,家裡的面子都被你給丟光了。」

指責交相著此起彼落。男孩的,不知該說是呻吟或是啜泣聲,被掩埋住了。

儘管如此,儘管如此。

站在窗外的他還是聽見。男孩軟弱的無力的尖叫抗議。
「我和牠在一起,妨礙到你們了嗎?!」

於是,窗內的空間頓時安靜下來,而他仍然站在窗外,默默無語。
2006.03.23 / 編劇情結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wramcha.blog15.fc2.com/tb.php/136-cc4ba59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