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今回的21感想,大概是一堆孔雀在抽籤會場上走來走去


以下捏它。
...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2.31 / 其他 /
終於!!
友達S燒給我的28 days later,終於在今天看了。

好棒的電影,當然最發光發熱的還是cillianˇˇˇ
原先我一直以為是一部類似活人生吞之類的災難恐怖片,因此興趣總是不會說很大。
像是這類災難片,通常不會考究疾病的細節徵狀,也不會告訴你,為什麼感染到暴怒的人只會攻擊沒有受到感染的人、目的(單純的暴怒或是飢餓)?
所以說,就不用去計較這種東西了。

從cilli的一出場,就可以馬上了解到,這部片子所要呈現的絕對不是恐怖與絕望的意象,也不是刺激血腥的娛樂(是說,當我聽到原來主角是cilli時就已經不這麼認為了XD)
大片大片的空景,只有凌亂卻沒有血跡,在刺眼的陽光穿透了醫院的落地窗時,Jim(cilli飾演)一面說『hello?』一面走過。
沒有解釋為什麼他可以逃過一劫,或許是因為那間被鎖上的病房沒人進得去的緣故吧?

『hello』,貫串了一整部28 days,打從一開始漫遊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Jim手中抓著塞了飲料跟鈔票的袋子,每到一個地方就會說『hello』。
然後在教堂裡,他驚動了受到感染的人,在追逐的過程中與Selina和Mark相遇。
當他沉浸在被拋下的噩夢當中時,絕望的納喊著『hello?』
Frank說:「這只是個惡夢。」
到了最後,Jim、Selina還有Hannah,用一塊塊的布在地上拼湊出『Hello』,和過往的飛機打招呼。『Hello』,簡單的發語詞,一個招呼。隨著劇情的進展而賦予了不同的意義。

再回到角色們的身上。
Jim是一名送貨員,在工作中被車撞而送進醫院。等到醒來時世界似乎已成為廢墟。Selina和Mark在對他說明事情原委之後,和他一起回到戴福克,讓他找尋自己的家人。
結果當然是他們都已死亡。
Jim是個普通的人(至少在一開始),顯得很純粹。他拿著蠟燭台,閉上眼睛冥想著和雙親的生活。




腦殘了想不出來= =
(或許)下回待續
2005.12.29 / 其他 /
本五題的最初創始人是小新,跟[愉快五題]相同.
http://home.pchome.com.tw/computer/kk2449/index.htm

規則:
1.請說出五位你最想感謝的人.
2.說明你感謝的原因,或者是想對他們說的話.
3.點名朋友(人數不限)接力這份問卷.

咳咳...我必須說,像這樣發人深省的題目,趣味性上是少了一點。
不過有機會認真思考一些正面的東西我覺得很高興:)


1。某M 
 謝謝某M給了我這兩個可愛的孩子,
 雖然他們在昨天的停電嚇到發抖、
 或者大便搞到我的電腦螢幕壞掉等等。
 這些讓人又愛又恨的事情正是生活樂趣所在,我愛他們:P

2。某T
 可能是看到這份問卷之後腦中浮現出的第一個人XD
 不過要我確切的說到底感謝他哪裡,
 老實說我還挺說不出來的(毆)

3。父母(真是老掉牙)
 家庭教育之於下一代是一個重要的場所,
 能肯定的是目前的我的形象,有許多好的部份是從那邊沿襲而來。
 除了他們抽菸抽很大這點使我有些不滿以外.....=V=

4。吳爾芙
 正好我在寫這五題,你的訊息就傳過來了。
 我的GF(good friend...XD),雖然我們碰面的機會不多
 但你之於我可說影響我人生重大啊!
 我愛妳寶貝ˇ

5。大學的學長姊和同學們
 嗯...我必須說,對這個區塊
 應該算是有好也有壞。
 你們建構了我最近的生活
 但是我實在無法誠心的說聲感謝。
2005.12.29 / 問卷 /
想要測試看看捲髮造型如何,於是請同學幫忙用電棒捲燙.......XD

DSC00787.jpg


好嗨!!XD
這誰啊(大笑)
沒有馬賽克版是友達限定,認識的可以跟我要(毆)
2005.12.18 / 其他 /
最近很少時間陪他們,也沒有相機可以照相。

感覺變疏離了,都飛到窗戶上不理我owq
雖然之前每次死黏著我在鍵盤上亂跳干擾都會被我趕走(爆)

可愛的大花二花啊~OWQ
這陣子有空了我會好好陪你們_ㄇo
2005.12.15 / 親バガ日記 /
雖說是個看起來不到30的美青年。
畫出來卻被友人說是哪裡來的性感老頭_ㄇo

對不起Cillian我把你畫老了>口<|||||
上色也上到一半就沒耐性了這樣owq

cilli.png

2005.12.15 / 其他 /
就快殺青了。
算是跟大家合好了。
禮拜五可以回家,可以找個時間打掃宿舍。
沒什麼東西壞掉要修了(除了相機之外)

感覺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但似乎又沒有什麼擲得愉快的事情。

最終最終,我還是失去了某些東西。
我還是打了許許多多不連戲的燈,我還是、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麼。
2005.12.13 / 日記 /
因為天色出乎副導的意料,於是到了集合的時候,還沒辦法拍攝夜戲。
等待天開拍的同時,製片出門買便當,組員各自哈啦聊。
我坐在演員旁邊,看到演員拿著本子塗啊塗啊畫啊畫啊。

我問她:妳在幹嘛?
她說這是她本子裡面的排版設計。
雖然我不知道是要幹嘛的,可是我很羨慕這種可以不停把本子畫滿的人。
能夠自然而然把畫圖融入生活的人,一點都不刻意,卻很可愛。

喜歡她的塗鴉。
她叫做小瑜,是視覺傳達設計系的人。
2005.12.13 / 日記 /
關於口不擇言充滿憤怒的日記,我正在思考是不是需要刪掉。

那是在失去理智底下極度憤怒的言詞(雖然我的腦袋還能夠有一種特別的邏輯在運作思考...)。
是說,當憤怒退去時,就會無法理解言詞之間挾帶的情感是如何。
如此去咒罵一些有緣同班四年的同學,心理上還是有愧咎....

這或許也是我寧願拒絕溝通,也不願意縮小隔閡的原因。
應該大部分的人眼裡看過是也是人的對象,就是靠自己最近最常接觸的那些吧...

不過可以從講解道理到說這些XO到不行的鬼話,不攤牌恐怕是我自己會被自己氣死?
不是能夠接受他們的解釋、不是可以因為道歉就一切釋懷,就算我的臉正在微笑,但我也不願意下學期再度與他們合作。
為什麼不要計較?
只是因為我已經累了,生氣到累。
2005.12.12 / 其他 /
IF
新聞上偶而會報導,由於情感方面問題而自殺身亡的人的消息。
對你來說那只是平均一個月都會聽見2、3則,不到20秒的事件報導。



『欸欸、你知道XX走了這件事嗎?』

某天,你的朋友不經意對你說起這件事。
雖然你的朋友不是故意的,但你還是知道了XX死於自殺。
雖說你並沒有刻意想要記得,但你卻清楚的知道,XX的死期與他和你發生不愉快的那段時間重疊了。

儘管當時的你認為自己不以為意,但是XX說的那句『我死了的話都是你害的』,語尾因為氣憤而上揚的特殊口音,至今仍然在你的腦袋裡迴盪。

你用自若的態度掛掉了顯得侷促不安的朋友電話。
當天晚上媽媽端上餐桌的晚飯你吃得精光,席間你使用像是談論天氣一樣的語氣對著家人提起XX自殺的消息。
雖然這讓大家一陣尷尬,但你卻補充了一句『我又不在意』使全部的人無話可說。

你按照平常的習慣花15分鐘洗完澡,在睡前看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書,然後一夜無夢到天明。
你醒來時腦中第一個竄入的意識是:XX死了。

你將它丟開。
因為當時的你的確巴不得他還是早點死了算,而今他的存在與否無關你痛癢。
在你吃完早餐的吐司夾蛋前,這些念頭已經離你而去。
到了學校,你就像平常一樣的和同學聊。
不知道起因為何,你對要好的同學提到這件事情。你鉅細靡遺的說出了兩人之間為什麼會爭吵、隔閡逐漸的拉大,最終.....

最終....

『我們絕交了。』
你說。

然後你自然的隱瞞了XX真的去死這件事情,你認為到處宣揚他人的死是會遭天譴的。
這像是一種耀,某個人的生命為你而消逝,雖然你根本不希罕。

一整天下來,基於連自己都難以理解的情緒,你逢人就想提起這件事情,雖然到了最後你都用上述同樣的理由將結局改寫。
大概是因為曾經如此接近自己的人,居然也像是新聞上面常會出現的報導一樣自殺死亡,因此你感受到精神上的亢奮(這就像是王建民的鄰居會到處向人家耀自己的好厝邊是旅美棒球英雄一樣)。



to be continued....
2005.12.12 / 編劇情結 /
so tonight I'll sing a song to all my friends
今晚我要為我所有的朋友唱歌
also to those we won't be seeing again
為不會再相見的
to those I knew and those I still adore
為我仍敬愛的舊知
and I want to see once more
為我渴望再見一面的朋友

I just pray that you will love me and trust me
我只求你會愛我並深信我
laugh with me and cry with me
與我一同歡笑 一同垂淚
spend those silent times with me
一起渡過安靜的時刻

love me evermore
請永遠愛我
love me evermore
請永遠愛我

you and I were lovers.
我們曾是愛侶
our dreams will not salve my life
共同的夢想並非因生活破滅
and then my friends betrayal
但朋友的背叛
meant you never will be my wife
卻意味著我們將不再結合

harsh words were said and lies were told instead
無心的殘酷的說話和謊言
I did never mean to make you cry
我從沒想過要讓你哭泣


巖窟王的OP
使用were這個過去式特別的感受到悲傷與無奈

是說,光是從片尾曲就可以感受到
雖然是由阿爾貝為主軸的視點去敘述故事
不過伯爵才真正是嚴窟王最最最終的主角吧
就像アイシールド21(毆)

ヒルマ才是背後大魔王外加主角啊!!(握拳)
對不起我真的很會扯話題_ㄇo
2005.12.12 / 其他 /
幾個...人渣。
就是渣就是渣就是渣。

只會耍心機小心眼搞小團體外加嘴巴賤。
斤斤計較別人不來幫自己的忙,計較自己又要多做事。倒是別人幫的忙絕口不提,自己沒盡到的責任視而不見。

跟低等生物無法溝通,腦袋裡頭都是漿糊的人沒有理解的必要。
如果甘願做一個地上的渣子我也絕對不會反對的。

你們就都去吃屎吧。
2005.12.07 / 其他 /
開玩笑的,這標題。

這幾天的情緒相當不愉快,一方面是覺得對方錯很大,但是更煎熬的還是總覺得自己的雙重標準,或者說是太過衝動的脾氣,或者是很不成熟的合作度低之類。

大概有跟我合作過的人才知道,朋友間可能也不太能體會吧~


對於MSN上面那種口不擇言的狀態,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叫人家打電話來溝通,講到一半變成嗆聲,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至於這副樣子要是被平常已經看慣了她們裝可愛三八樣子的男人們撞見,那又是另外的事情這邊不多費口水XD)<--人身攻擊區

在說別人不該指責,在認為自己做了很多事情之前,先稍微檢討吧?
為什麼要指責,因為你做了很多事情,但是該做的你卻沒做,該不該罵?
ㄧ個導演沒有導演的sence,還要牽托別組導演做得不好。如果你堅持要搞四人組小團體,要替其他人做他們分內的工作,那都是你家的事情。

但是副導排場要每個take的秒數,你擺什麼爛?那本來就是導演要估的。

要看片子,幫剪接;要弄美術,搞道具。你把你自己當導演的時間壓縮,工作做不完,然後哭夭自己做了那麼多事情,還要被嫌。該不該被罵?


沒錯我就是囂張,我區區一個燈光去管編劇進度去管導演工作做了沒去管攝影分鏡畫了沒,美術配置圖出來沒。

對啊我囂張到爆了,我也覺得我很過分,那是我的錯,所以你要說我自以為是很臭屁什麼我想大概也不能反對。而且我也不能夠說,因為你們沒做好,所以我可以管你們,那個是製片跟副導演的工作。

我也不想說因為製片跟副導壓不過你們所以我來壓,我還是逾矩的,因為到業界沒有一個架燈的會囂張成這樣。

老師ㄧ副「你也合作一點好不好」的態度我看到了,我知道脫組擅自跑去找老師商量很惹人厭,因為我沒耐性等你們每次都把我提供的意見扭曲之後上呈,然後再被打回票。

不過我還是想說,就算我超級唱邱,我的態度很差勁,我什麼都要管。
但是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做了我分內的工作,而且也沒有讓作業內容違逆到必須要配合其他人的部份,更重要的是,我不因為自己delay到而使人家的進度也跟著delay。
至於經驗問題,預期外的小差錯是還要再努力的部份沒話說。


光是這點,身為組員的我就有資格嗆你嗆到死,尤其是你打算花一堆錢搞道具,而不願意去用借的時候,尤其是你秒數沒出來還怪副導幹嘛一定要秒數的時候。
錢是大家出的,就算尊重每個職位的主要意見好了,也不表示就可以任意揮霍。

要是我跟副導說我燈要架5個小時,他會鳥我才怪。




其實我自己認為,人際關係中兩方出現問題時,錯誤絕對不在一方身上。
所以我知道爭吵那麼大,必定是我也有問題。
雖然寫了那麼多好像「錯不在我」的事情,實際上可能有更多是關於態度上、關於溝通上面的錯誤。

不過也就是因為知道我有一堆自己不自知的錯誤,所以才會顯得分外鬱悶吧..........(更可能是我視而不見了_ㄇo)


是說,其實我自己比較適合去做發號施令的工作吧_ㄇo
2005.12.04 / 日記 /
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無奈到連抱怨的力氣都沒有。

我沒關係,反正你就看看下學期誰想跟你同一組。
2005.12.03 / 其他 /
「報紙或許不能經常很成功的告訴人們該去怎麼想(What to think),但很成功的告訴讀者要去想什麼(What to think about)。」

這是傳播理論裡頭,關於議題設定這個理論中很有名的一句話。

其實名言當中的報紙已經可以代換成現今社會上泛指的所有新聞媒體。

關於守門人(gate keeper)之所以選擇議題,壓力來自於上司或是組織或是同事...whatever。追究壓力的源頭,為什麼組織或是上司要施壓呢?
跟新聞內容的熱門程度,或是輿論,或者是某權力人士的壓力脫不了關係。

所以說,守門人的議題設定動機,包括了團體利益,個人利益,權力、金錢、輿論,商業價值,但是其中最最微小的元素,大概就是社會公義了吧。

第四權是什麼?為什麼被稱為第四權?
我想大概是因為在這其中混雜了上述所有的東西,而無法歸類在三權當中的緣故吧?
2005.12.02 / 其他 /
朋友這種東西,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人生的導師,可以是苦口良藥。
定義頗廣的。

不過情人的話大概就是像蜜糖一樣的東西了吧。
如果需要補充打氣的話,男朋友果然還是必備物品之一?

什麼。

你不知道我的意思嗎?
我在思春啊,笨蛋。
2005.12.02 / 其他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