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意外的找回了這篇,自己覺得訝異。
重新看了一遍,
先說好了,這是一加一的前傳。
最後是沒有完成,但是心情上的延續流暢得讓我自己都覺得驚訝。
2005年寫的現在大概也沒辦法完成了。
有些設定上太唬爛的東西,寫出來自己都會想笑。

我很喜歡空和陸,喜歡到想讓他們直接在一起算了。
但是沒有辦法,在這兩個人的故事過了三年之後,他們甚至最多只能同床共枕。
這就是人生吧,總是有些無法違逆的事情。
...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2.24 / 小說 /


因為周遭很安靜的關係,呼吸聲相反的變得清晰可聞。
但他不想被武…被眼前的人,察覺到太多事情,於是下意識的屏住了吐息。

2007.10.29 / 小說 /

問了空家裡還有剩下的冷飯之後,陸又從冰箱裡拿雞蛋、番茄,加些醬油跟番茄醬炒起了蛋炒飯。

『飛機上不是有飛機餐嗎?』
最後空還是跟了過來,而且到最後陸炒了兩盤。空一面端著盤子一面笑,說到半夜果然是會餓啊。

『飛機餐太難吃了,所以飯沒有吃完。』
『炒得真好吃、真害。』沒想到在自己依著老師跟老爸煮的菜,以及外食度日的時候,陸已經學會怎樣下廚了。
『只是炒飯吧?』抹掉沾在嘴角上的飯粒,舔舔油膩的指尖。陸看了空佩服的表情一眼又低下頭繼續吃。
『還是覺得很害。』
『每天都吃外面的食物感覺會瘋掉,所以最後就自己買了書回來學。』

2007.10.10 / 小說 /

『洗好囉~』同樣換上一身清爽的短袖短褲,空也頂著一頭濕淋淋的頭髮出現在門口。
『好慢,我都快收完了。』

『那是因為你把地板弄濕了,我在擦乾啊!』空不滿的抗議。
『啊…沒辦法,在外面都沒有浴缸,就不太會注意這些事情了,抱歉、抱歉。』
擦過頭的毛巾被掛在椅背上,因為是很短的關係,陸的頭髮幾乎都乾了。
『好吧,為了陪罪、要我幫你吹頭嗎?』他從行李中抓起一隻電線捆得好好的吹風機。

2007.10.09 / 小說 /

連續三個都猜錯,空決定朝一個霧面的壓克力盒下手。
拉出盒子裡的,是一顆表面畫了一些圖騰花樣的球,球可以從中打開成兩半,裡面固定著一只手表。
『你還真的在拆禮物啊?』
陸披著毛巾,已經換上鬆舒服的睡衣,一臉清爽的樣子。
『抱歉用了你毛巾。』

『沒差啦,不過你也洗太快了吧?』
空聳聳肩膀,又回過頭,將手表放回複雜的包裝裡。
『好漂亮~這是要送我的吧?』
2007.10.08 / 小說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